×
淘星聞

Akemi / 一段感情兩年後就會有點無聊

Akemi哭了。

 

一直美得好像一幅墨色山水畫、總是滿臉雲淡風輕的她哭了,

 

封面拍攝現場Akemi一邊連聲向化妝師說對不起,

 

編輯一邊連聲向Akemi說對不起,

 

這麼戲劇化的場面,對Akemi其實並不陌生…

 

 

原本只帶了1個月份量的行李來台灣,結果一待就待了10年;

 

晚上8點才收到12個小後就要起飛前往新加坡參加《亞洲超級名模生死鬥》的機票,這次更慘什麼都沒帶上!

 

(這個美女原來有血有肉喔。)

 

 

中文依舊很差的Akemi,形容自己是屬於很Asian Style的人,

 

保守、大排長龍、無話可說,是她能夠擠出較難的中文用詞,

 

運動卻堅持要穿上超級高調的亮橘色和螢光桃紅色,

 

她計畫未來10年,一定要變成Super MaMa和類安潔莉娜裘莉那般的女強人,

 

她露出大而明亮的巴西式笑容這樣說。

 

 

通常一段感情兩年後就會有點無聊,

但我會創造一個「能想念彼此的空間距離」來維繫愛情的溫度。

 

不要再說Akemi很無聊了,她只是中文不太好,不好表達自己,然後她也確實真的性格很單純。在巴西出生,5歲搬到日本名古屋旁邊的歧阜縣,那個地方非常鄉下,Akemi的父母維生很辛苦,但這個樸素而美好的土地,使她擁有內斂良善的老實性格,所以望上去總是靜悄悄的,過度內斂。拍攝封面這天,一個不小心我們讓她內心激盪了一下,意外地弄哭了她,因為她想起內心那股深層的不捨…

 

 

愛—就是想看著他們慢慢變老


我們請Akemi描述一下她心中所謂「奢華的人生」藍圖是什麼樣子的﹖她說來想去,答案就是希望能夠守護在家人和狗狗旁邊。一方面是她中文理解有限,一方面她真的是很愛家人和狗。

 

「我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LOVE,對家人的愛放在第一位,其他的不知道怎麼排了。但家人他們在日本…沒辦法常常陪伴他們是我最大的遺憾。如果在台灣比較沒工作行程的時候,就會盡量回去一個禮拜。

 

回日本都在做什麼喔﹖我們住在很鄉下的地方,那裡非常像台灣的台東,有山、有河、空氣很好,喜歡一起去烤肉,冬天會去滑雪,如果他們在工作的話,我就在家陪他們的6隻狗狗。」Akemi說自己只能盡量陪伴,她說「I am in love with LOVE」就是她的日本生活。但其實她真心比較喜歡熱鬧的台北,覺得日本家那邊生活蠻無聊的。

 

「跟家人之間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分隔兩地,內心真的很難過,覺得很可惜沒辦法陪著爸爸媽媽慢慢變老。但是我沒辦法,我需要工作,這樣子以後才可以給他們舒服的生活。我要努力在這邊工作賺錢,幫助他們。」說到這裡,Akemi不太能夠說話了,我們都以為她只是沒字了。

 

「說真的,做模特兒賺的錢比較快。爸爸媽媽他們在日本真的很辛苦,年紀很大現在還是在工廠裡工作,工作是為了糊口,我希望可以賺到那個錢然後幫到他們。我15歲時一開始是去東京工作,過了兩個月,很想回家,一直哭一直哭跟媽媽說想要回家,然後媽媽說…如果妳想要回家,妳可以回來,我們一定會繼續照顧妳,但是妳應該會去工廠工作,這樣子會活得比較辛苦……」想到父母辛苦地生活著,流了眼淚的Akemi壓制一下澎湃思緒,馬上用很輕的聲音、有點俏皮地跟化妝師說對不起、對不起啦,很努力地想讓大家和自己趕快笑起來。

 

剛剛才哭糊了眼妝,Akemi說自己接下來的人生藍圖是10年內,一定要結婚,一定要有兩三個BABY,然後也想要走自己的狗狗生意(她自己在設計和縫狗狗的衣服,11月預計開始販售)。

 

「我希望能夠活得像安潔莉娜裘莉。她很美嘛,這不需要說;她很會演戲,在自己的工作上很成功;她也有很多BABY,是個SUPER MAMA,也幫助了許多需要幫助的孩子。她就是一個很厲害的女強人。」很難想像Akemi與安潔莉娜裘莉是同類型的女人,但她語氣很自信地說:「我要變成一個Successful Woman And Super MaMa!」

 

 

挑戰—讓我開始更相信自己

 

個性有70%日本人的內斂保守,兼具30%巴西人的熱情甜美,Akemi覺得最棒的愛情是哪一種呢﹖

 

「我心中最棒的愛情,應該是我的男朋友可以成為我的好朋友,什麼話都可以跟他聊,無論辛苦的事還是工作都可以跟他分享聊開,他可以聽我說,可以給我建議。我喜歡像朋友一樣感覺的男朋友。特別是喜歡愛講話的男生,我是比較喜歡聽人家說話的人,所以他要比我更愛講話才好。」她也認同一個再棒的愛情,通常過了一兩年就會漸漸沒了味道,「剛好我們都是很斯文的個性,不是浪漫型的,所以浪漫的事比較做不來,但我們喜歡一起去些不同的地方渡假,Enjoy那個與平日生活不同的moment,因為一起體驗不同的事情,關係就可以變得有趣。」Akemi很認真地說她認為兩個人如果真的要在一起地很開心,一定兩個人都要有自己的空間。「比如說有時候我需要回自己的家,有時候我需要一整天是自己的時間和空間,互相給對方空間,不要每天膩在一起,要製造一個…會想念他的空間距離。」

 

愛情裡並不主張狂熱風格的她,工作上倒是做了件很瘋狂的事,四年前她突然發現中文很重要開始學習,「以前原本一句中文都聽不懂,工作時不知道要害怕什麼,反正就笑一下就好。後來我開始學中文,慢慢聽得懂之後,本來不是應該要比較放鬆嗎﹖卻反而變得很緊張,開始在意別人說什麼。」怪不得過去的Akemi真的活像是一幅很美的畫,原來是完全活在別的世界裡,隔絕了聲音的世界。開始去注意那些中文聲音後,她說自己變得非常緊張焦慮,突然決定要去報名《亞洲超級名模生死鬥》。

 

「這件事是我自己想做的,我是比較害羞的人,所以我知道我去的話一定可以學到很多,畢竟攝影師會一整天都跟著我們。當時我自己偷偷去報名,公司都不知道,因為節目的人說絕對不可以告訴任何人,要寫一個祕密合約。報名表寄出3天後,沒想到他們通知說可以參加,然後下個禮拜要飛過去,那時候我開始有一點後悔(哈),『為什麼要報名這個東西呢﹖』的聲音在心裡大叫著。」

 

抱著非常不確定的心前往新加坡的她,在那裡總共待了3個月,她說現在如果有5個攝影機放在她前面,她都沒有關係,完全可以很自在。「那段時間他們會一直批判我們很多不好聽的話,一直說妳不好!妳不好!妳不好!想不到,一陣子後我反而產生了一種想法是:我沒有不好啊!我沒有你們說的那麼不好啊!自信的那面開始跑出來,變得更相信自己。

 

參加比賽後,並不是不怕鏡頭和鏡頭後面的聲音,而是我知道『克服緊張』是一件可以被訓練起來的事。」Akemi是一個很誠實的人,她說這是這輩子做過最瘋狂的事,但如果重來一次,她是真的不會去報名啦。

 

「但是,我畢竟去做了。以後我可以跟自己的孫子說:你看你們奶奶這麼勇敢!參加過模特兒比賽哈!」

 

 

 

更多精彩內容,只在BRAND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