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河智苑:關於我愛過的男人們…



關於演員/專屬祕密技巧

 

演員這個職業的其中一個好處是,可以看著喜歡的人的眼睛很久。對我來說,看著對方的雙眼,比一百句話語更令人悸動。

 

這種時候,我覺得當演員很幸福,因為可以看著充滿愛意的瞳孔很久。不管是任何作品,第一次見到男主角的時候我總是會呈現陷入愛河的眼神。

 

有時候某些角色在第一次見面時並沒有立刻愛上對方,有時候則是以冤家的身分相遇。但是不論在什麼狀況或是什麼表情,我都會表現出充滿愛意的眼神,因為這種眼神可以讓女演員看起來更可愛,而對戲的男演員也會看起來更帥。

 

 

河智苑/我愛過的男人們

 

初戀  張城伯

 

他是一個頂著一頭亂髮、穿著破爛衣裳,身上總是有血跡和傷口的男人。他雖然強悍,卻時常流露出悲傷的眼神,偶爾也會露出溫柔的微笑。回想過去愛過的男人之中誰是我的初戀,無須懷疑地,我想起了他—《茶母》的張城伯,總是存在於我心深處、讓人心好痛的初戀⋯⋯

 

為了隱藏身分而偽裝成聽不見也沒辦法說話的人,待在他山寨的某一天,他說:「希望我們可以相互扶持,生活在一起很久。」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心臟就像是要停止了。我害怕撲通亂跳的心跳聲會被他聽到,整張臉都紅了。只要看著他,心就會猛地一沉,我這下才發現原來那就是「悸動」。

 

「啊,我戀愛了。」

 

之前我以為自己只愛從事官,然而我對這兩個人的感情其實是不一樣的,從事官是我想保護的重要的人;張城伯則是想要跟他一起互相扶持和生活的人。因為沒辦法這麼做,所以我的心好痛。我把張城伯當成一個男人來看,他是我必須抓住的愛,也是明知道他是我必須拿刀對著的敵人,卻還是無法停止,任何人都阻擋不了的愛。最後,當我拔劍與他相向,刀鋒不知不覺地顫抖著,會這樣不是因為害怕要殺他,而是因為喜歡著他的心在顫抖、從他看我的眼神感覺到這是一段無可奈何的愛。

 

毫不遲疑地奔向他,讓我獻上一切的熾熱愛情,那正是我的初戀。

 

 

炸彈般的愛  李在河

 

那如果是《愛上王世子》的在河呢?我想,應該說是像炸彈一樣的愛吧?說不定正是因為南北之間的關係取決於他們,使得他們必須在周圍的緊繃狀態和外部壓力之下守護彼此,所以這段愛情就像不知道何時會爆破的炸彈一樣危險。愛在河的時候,我好像成熟了很多。他如果抱怨自己很辛苦,我總是會先聽他把話說完,包容地與他站在同一陣線。

 

恆兒是一個聰明又有包容力的人,她會在一段時間過去後才靜靜地告訴他什麼方法比較好;她非常有魅力,讓我覺得自己以後要是有老公,也要像恆兒一樣去愛人。不過就算再怎麼聰明和大愛,我也想拍像一般人一樣甜蜜的愛情戲,每次見面就得分開,這真的讓我覺得好可惜。

 

《愛上王世子》劇本每次出來的時候,我都會跟昇基抱怨:「既然扮演情侶,至少要拍一些溫柔的感情戲,我們為什麼老是一見面就被分開?」拜託就讓我們相愛吧,好嗎?

 

 

永遠的現在進行式  祖沅

 

《祕密花園》的金祖沅一直都是現在進行式,他對我疼愛有加,要感受到他的愛非常簡單,只要看著他的眼睛就可以了,那種被愛的感覺讓人幸福得就像在雲端漫步。

 

雖然一開始他很刻薄,但是自從他認為吉蘿琳是自己的女人以後,就付出一切去愛她,這不就是所有女人們夢想中的男人嗎?曾經有一次採訪,要我從目前演過的電視劇或電影中選擇一種人生,我一秒都沒有猶豫就回答了—我想當《祕密花園》的吉蘿琳。

 

 

 

現在也一樣,只要想起吉蘿琳,就覺得她好像正在某個地方與祖沅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雖然像是童話故事中常見的結尾,但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至少對他們來說,就像是真實存在的故事。「吉蘿琳和金祖沅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演員生活對我而言意義是什麼?

是接到的作品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

 

不管是什麼角色,

我都努力想成為「那個人」,

因為對我來說,

演戲就是「以那個人的身分生活」。

演戲時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

始終保持至精至誠的精神,

那是沒有一絲虛假的「真心」,

也是全力以赴的「盡心」。

 

 

 

本文出自河智苑《此時此刻:河智苑的時光之書》大田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