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別跟我搶工具人

那天在臉書上,隨意點開了朋友連結的便利商店廣告,全長三分鐘,按照慣例我是沒耐心看超過十秒的,沒想到竟然看完。

 

「這男生長得好可愛喔。」,正這麼留言給朋友時,才知道原來影片已經被罵翻。

 

罵什麼呢?我一頭霧水,開始爬文。

 

爬完恍然大悟:原來大部分的人認為,此廣告傳達了「扭曲的價值觀」(網路評論),而我覺得影片中長得好可愛的那個男主角,就這樣成了「工具人」的代表。

 

結果我竟然只顧著看可愛的男生…實在太丟臉,所以決定來好好想想關於工具人的事。

 

綜合各方觀點,工具人的條件被認定是「喜歡的對象要他做什麼,都會盡力辦到」,並且「不管那個人是不是另外一半」。

 

像廣告中的這個男生,當女方還是自已女朋友的時候,他就甘之如飴的被使喚來使喚去,後來他們分手了,他還是樂意地接受女方的差遣。

 

我趕緊翻閱腦袋中的資料庫,想看看身邊有沒有類似的扭曲現象。

 

邊想著,邊把陳先生家裡的門鎖上,按了電梯準備離開。他到外地工作幾天,要我幫他顧狗。

 

「哇,對他這麼好。」姊妹淘們看著我,臉上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

 

其實才沒多好,「哎,兩邊跑,很煩耶。」我真心抱怨。

 

抱怨完,又有點後悔這樣的抱怨。

 

進入認真維持戀愛關係的年紀之後,偶爾還真是想念以前那種,為了要讓心裡喜歡的人開心,而默默付出的快樂。

 

唸書的時候,我好喜歡的那個男生,也是好多女生都喜歡的男生。每次到他負責的英文會話社上社團,都會感受到整個教室裡,那股強大的粉紅色的空氣在流竄著。

 

有的女生會因為他說沒睡好,想喝咖啡,就立馬衝到福利社買給他。有的女生會因為他要找人修翻譯機,而搶著替他拿去修。

 

「我哥哥的朋友的爸爸是水電的,一點都不麻煩。」某個女生說,然後把自己的塞到男生的手裡,說可以先借他。

 

我則是會在他要收社團作業的時候,第一個站起來幫忙。

 

當時真的覺得很快樂,而且這樣的快樂很單純,只要他能給我個笑臉,說聲:「謝謝。」,就夠了,完全不會去想是否他會因此就多喜歡我一點。

 

我這個樣子,算不算是工具人呢?

 

離開了陳先生的家,照例發了簡訊告訴他狗已經餵好,晚上會再來,冰箱也已經清理好,完全像個瑪麗亞。

 

但才這樣想完,就又開始後悔,像後悔我跟姊妹淘的抱怨一樣。

 

曾幾何時,我們變得那麼愛計較了?

 

從開始會暗戀之後,我們對待何止一個根本沒把我們放在眼裡的傢伙,就像個工具人,任他隨叫隨到、讓他予取予求?

 

我還曾經在某個男生打電動的時候,按照指示,在旁邊念說明書給他聽,喉嚨乾的要命,卻也開心的要命。

 

可是當年紀漸長,談戀愛卻變成了計較大賽。

 

「又要我去照顧狗?那我需要人幫忙餵貓的時候,你都在哪?」這句話聽起來就像是個討人厭的女朋友,但當時我真覺得自己超有理的。

 

 

餵完陳先生的狗,趕著去金馬影展看電影《左耳》。

 

電影是改編中國作家饒雪漫的小說,講幾個年輕人,從唸書直到出社會的青春成長故事。這系列出版有個名字,叫做「青春疼痛系列」,蘇有朋因為這部片,入圍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故事中兩個不同個性的女主角,對待心裡喜歡的那個男生,都是同樣的很「工具人」。其中一個女生,會為了喜歡的人,每天去幫忙打掃髒亂不堪的房子、賺錢給他花用,另外一個女生,甚至還出賣自己,好去滿足男生報仇的快感。這兩個女生都是只要男生有要求,就會想辦法達成其願望的傻女孩。

 

結果我身邊好幾個觀眾,哭得好傷心。

 

離場時還聽到好多人在說,電影真是好感人。

 

咦?

 

顯然他們絕對不是在網路上把工具人廣告罵到下架的其中之一。

 

其實面對愛情,每個人都有絕對捍衛的那個角落,是不容許任何人侵犯和批判的。我們心甘情願想要對誰好、用什麼方式,都是我們自己的事,沒有任何人能輕易地幫我們定義到底什麼是暖男、什麼是工具人或是公主病。

 

在看電影的時候,我想到的,是那個曾經我一通電話,就大老遠被叫來清理蟑螂屍體的陳先生。

 

還有,幫我換個燈泡就趕下南部工作的他、幫我排隊的他、幫我跟賣家據理力爭的他…之類之類的很多很多這樣的他。

 

如果工具人的條件,是現在被公認的「喜歡的對象要他做什麼,都會盡力辦到」,並且「不管那個人是不是另外一半」,那麼我想,在愛情裡,我好像就是工具人,陳先生似乎也是。

 

看完電影,打開手機,看見他的簡訊,是隻流浪貓正在吃著飼料的照片,然後他寫:「謝謝你幫忙餵狗女兒,所以我幫你餵這隻流浪貓XD」。

 

或許我跟陳先生天生就是屬於工具人類型的戀愛者,只要對方有要求,我們一定都會盡力辦到。但重點是,我們好像都還蠻享受這種快樂的。

 

我開始算著他回來的日子,要在他回到家以前,把冰箱再放些食物飲料什麼的,好讓他能一到就有東西可以吃。

 

離開光點電影院的時候,我彷彿感覺到了以前幫喜歡的那個社團同學收作業時,臉上那種藏不住的笑。

 

那種「只要你有要求,我就會盡力完成」的快樂,那種「只要能幫到忙就好」,根本不在意回報的滿足感。

 

這樣的快樂與滿足的感覺,不就是愛情的模樣嗎?

 

而它其實一直都還在的,端看自己願不願意讓自己去感受。

 

★電影簡評:

 

《左耳》/中國/上映日期:中國2015年4月24日,台灣尚未有金馬影展外的上映。

 

我認為蘇有朋是很適合導這種寫法很澎湃的愛情故事的,至少在演員表演的部份,他確實知道該如何拿捏。他早年拍瓊瑤作品改編的電視劇,也是類似這種介於寫實的情節,與非寫實的對白之間,要如何讓整體表現得不至於太過浮誇,又得讓演員自然地講出根本就是文藝腔到爆炸的饒口對白(必須符合原著精神),至少,在本片中,他算是辦到了。

 

小說2006年出版,雖然完全不是我的菜,但這類小說和電影的形式,在中國已經形成某種獨特類型,吸引的族群既廣大又死忠,我想,不管哪個世代,大部分的人,都還是期待撕心裂肺的愛情,好滿足一下自己在現實生活裡無法被滿足的情懷吧。

 

★蔡燦得電影節目@飛碟電台Fm92.1/每週六 中午12:00/飛碟得電影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