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心甘情願

Share

2015年金馬獎頒獎,侯孝賢導演上台領獎時說,「拍電影這麼久,整個過程,只有一個念頭,心甘情願。」

當導演是個苦差事,一部片拍完,成了、大導演,敗了、爛導演,壓力都集於導演一身,不會有人罵製片、出資人、宣傳,點點滴滴必須自己面對。像侯導這次拍「聶隱娘」,十年磨一劍,好評惡評都要承擔,票房好不好、能不能得獎,不可能不在意。但侯導是幸福的,快七十歲,還在電影路上堅持走自己的路,而且一個目標走到底,走得心甘情願,令人感佩,同時也是非常大的福分。(妳可能會想看:2015金馬獎《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侯孝賢:「拍電影這麼久,整個過程只有一個念頭:心甘情願。」)

像我(舉自己為例與侯導相比,什麼東西呀!),從小喜歡喜劇,知道自己會演會畫會編會說、也愛演愛編愛畫愛說,但沒什麼機緣如此,為養家活口、必須管東管西管許多閒事;有時覺得我輩是宋家三姊妹的總和,又愛錢、又愛權、又愛國,什麼都愛,結果往往無法心甘情願。

但世間真能心甘情願的人,應該不多。

像最近在上海看舞台劇「戰馬」,這是由英國舞台劇的原班團隊進入大陸訓練當地演員的演出,中央戲劇學院的四位年輕學生分別以操偶的方式飾演馬頭、馬身、馬尾,花了許多功夫學習如何當馬,而且四人同步呼吸、喘息,真是栩栩如生。我曾靠近戰馬想撫撫鬃毛,馬兒立刻別過頭,敏感一如真馬!真是演什麼像什麼。

問他們從馬的身上學到什麼?四個年輕人回,「簡單!」演馬之後,也像馬一樣安靜、沉潛,連話都少了。

馬兒生性敏感又膽小,上了戰場卻能跟著領頭馬衝鋒陷陣,從不知辛苦為何物,心無旁鶩只看著前方衝刺,不會瞻前顧後,這就是戰馬精神。

這種專注,就像心甘情願,很難。試問多少人能如此?就像這次各政黨的不分區名單開出來,列名者不知有多少人真正心甘情願為民服務,真正知道自己職責與國家處境,真正明白我們面臨內政外交的危機,明白之後還願扛起責任,即使面臨網民抹紅抹黑也義無反顧、勇往直前。如果不是心甘情願,想必會做得異常痛苦;但若是另有圖謀,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一直想學騎馬,除了心中有個約翰韋恩的牛仔夢,也覺得馬很有意思,眼睛長在兩側,是防守型動物,不像人類、獅子老虎這類「猛獸」可以炯炯盯著獵物,但馬卻又有很高的服從性,再危險的地方也敢去,既膽小又勇敢。只是這心願一說二十年,當年想騎的小馬,早成識途老馬了,當年想騎馬的小王,變成光說不練的老王了!

本文出自《今週刊》

Advertisement
王偉忠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