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魂的養成

前陣子出差到上海,抽空看完「戰馬」舞台劇。上回初看是擔任"我要上春晚"評審,只欣賞片段;全貌果然更驚人、更震撼,見識到英國式舞台精簡卻深遠的功力!光靠放煙與聲光就模擬出戰爭場面。當戰馬死亡,三名操偶師從牠的腹部、頭部側身而出、離開舞台,三人的動作像鞠躬、也像告別,原本神氣活現的馬,秒成皮囊。這就是魂啊!瞬間落下淚來。

 

我一直很喜歡看偶戲、操偶,對一輩子受明星氣的幕後人員來說,偶、就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他們不軋戲、不要錢、髒了擦擦就好,從不鬧情緒;不像主持人說不做、節目就不能做了(暗諷康熙?!我慘了!)

 

像「嘎嘎嗚拉拉」的孫小毛,當他躺著,就是隻偶;一拿上手,瞬間活了,成為五六年級生共同回憶。當年孫小毛奪得紐約電視銀牌獎,讓我得以申請美簽到美國領獎,還記得一落地、在機場看到美國工人,訝異不已,原來白人還要做工!我真沒有民族魂!

 

那次美國行除了朝聖「偶界天王」芝麻街,還拜訪在洛杉磯、紐約的大學同學,他們已在當地定居,我卻連打通電話用英語確認機票都還心驚膽跳,一撥通,嚇得魂不附體,趕緊掛掉,覺得還沒準備好。

看完"戰馬"那一刻,我突然覺得人說穿了也就是皮囊加上某種操偶師,我們稱之為靈魂,魂讓我們有精氣神、有自己的性格,在過世那一瞬間,陪了我們一輩子的操偶師離開,留下煩勞終生的肉體,其實,人生真是一場戲。

 

人有魂,創作也有魂,而且每個編劇的魂都不一樣。創作魂必須有個性。目前最熱門的劇多半由受歡迎的網路文學(IP)改編,但不能硬湊,絕不如阿里巴巴影業副總裁所說,弄個比賽請受歡迎的IP格鬥,勝者為王,當場成了「復仇者聯盟」,各色英雄全搞成一團體,乒乓一陣亂打,不知道是救地球,還是聯手毀地球(暗諷美國)。當創作少了七魂八魄,只剩行屍走肉。

 

各行各業各種組織,都有魂,政黨也如此,一個政黨沒了魂,整個都完了(暗諷⋯你知道的!),去!至今我還括號暗諷什麼呀?什麼時代了,大家都知道我說的是誰,不過我也無需人云己云、落井下石,詛咒該黨消失不見,台灣就有救了,這也太極端封建和太不民主了吧。哎呦!不錯喔,我的魂又回來了!⋯失魂落魄好久了!

 

 

本文出自《今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