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裝傻的幸福

《STAR WARS:原力覺醒》上映了,這是整個星戰系列的第七部。

 

約好去看電影的那天,我整個呈現放棄又擺爛的狀態。既沒做一到六集的總複習,也沒去管到底第七集是要演啥。

 

「哎,算了啦。」我和姊妹淘們互相打氣。

 

「就算複習了也還是看不懂吧?」我們相當勵志。

 

就在前一個晚上,我們幾個女生,逼著群組裡要同去看電影的男生們,交出星戰系列重點來。

 

「請十個字以內說完。」她說。

 

「好人用藍劍,壞人用紅劍」他回。

 

「天哪,好有用喔!」我們驚呼。

 

「黑武士是主人,白的是屬下。」再補充。

 

「耶,太好了。」女生們很開心。

 

「然後就是打來打去,對吧?」女生做了個總結。

 

「哈哈哈哈,我要被笑死啦。」那個男生送出了平常總是女生們對他的發言所送出的對話。

 

這就是星戰的奇妙之處,它能扭轉局面、翻弄情勢,它能讓人得到自己想要的,這就是原力!

 

幾個月前,我就立下宏願,這次非要看懂不可,於是開始嚷嚷:「我要複習前六集。」。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許多平常根本不會鳥我臉書貼文的朋友們(百分之九十九是男性),紛紛留下他們的意見。

 

發言非常踴躍,但我其實不太記得全部內容,總之,重點就是「至少要看四五六集」,不然就「看第六集就行」。

 

「你就只選你想看的,偷懶!」,啊,被罵了。

 

「哪有可能只看第六集就行的道理啊?」,星戰迷都好嚴格喔。

 

直到約好看電影的前三天,我不管是第四五六集,或僅僅第六集,都完全沒開動。

 

看維基就好了吧?

 

點開維基,然後關掉維基,只用了三十秒的時間就決定放棄。

 

終於時間來到了約好看電影的前一天了。

 

「那個…明天是第幾集?」群組裡,姊妹淘開始發問。

 

「誰能來做個重點整理嗎?」她發下指令。

 

這時,某個平常總是潛水,不太多話的男生,狀態顯示為輸入中…。但這個狀態持續了挺長的時間,那個女生趕緊補上:「請十個字以內說完。」。

 

然後那個輸入中的顯示就停了。

 

這時,另外那個平常說話老是不正經的男生出現了,留下了他的十個字:「好人用藍劍,壞人用紅劍。」

 

這之後的故事,就是剛剛男生的哈哈大笑。

 

平常都是我們對他的笑話哈哈大笑,因為他總是說話沒個正經,從來不說內心事,永遠用玩笑帶過。

 

是什麼樣的力量,可以讓這些平常懶得多說的人,如此積極的參與?

 

或許,終於有件事情,是他們說了,不會被給意見的吧?我想。

 

我也是很懶得解釋的那種人,每當有誰對我的決定說出:「你為什麼不…」的時候,我就會很想抓住對方的肩膀,猛力搖晃,然後大吼「因 為 我 不 是 你 !」。

 

但偏偏「你為什麼不」卻是很多人的基本用語,就像那些會寫在英文課本裡的標準題型。

 

在星戰的吸引力之下,這些從小就習慣把自己丟進外太空世界裡的朋友們,終於可以在保證沒人會反對他們、教育他們的狀態下發話了,多幸福。

 

相對於發問者來說,我們這些早就是姊字輩的女生們,也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不敢放心大膽的丟出蠢問題了。

 

「我每次開會都聽不懂那個數據分析是在幹嘛,只能用臭臉假裝自己聽懂了,而且還聽出這個數據不ok。」身為總經理的她每次跟我們講到這個,大家都笑到不行。

 

「對啊,拍戲現場聽到人家講黃色笑話,如果說自己聽不懂,就會被虧是在裝傻,那些年輕的妹聽不懂,就會被說好可愛耶。」我也是滿肚子大便。

 

但是,現在這些大便,都在星戰電影裡獲得了救贖,不管是懶得多說的他們,或是只能裝懂的我們。

 

平常懶得多說的男生們,憑著他們對星戰的熱衷與熟悉,在女生們連串的笨問題中,獲得毫無質疑的相信。

 

而平常只能裝堅強的熟女們,在星戰的笨問題中,重新獲得了當年還是妹的時候,在男生群中能得到的呵護。

 

看完星戰的那天,我在臉書上寫下這樣的感想:

 

「今天過了很奇特的夜晚。

 

早就打算複習以前每集星戰,

 

想說至少靠自己的力量看懂一次也好。

 

卻拖到來不及,而且還連維基懶得看。

 

不是開玩笑,我真的完全想不起來曾經看過的任何段落。

 

這麼不熟星戰的我,在電影開場,熟悉的音樂響起時,竟然還是感動到哭了。

 

這真是相當莫名其妙的事。

 

原力好強喔,驚。」

 

是的,原力真的好強。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她說,這是星戰電影裡,多年來她僅存的印象。

 

電影看完,所有的事情恢復原樣。

 

我的朋友中,懶得對世界解釋的星戰迷們,依然用玩笑對抗著現實,而我們這些無法再裝傻的熟齡女生們,就繼續把懂事一個一個放回肩膀上。

 

 

 

STARWARS,我會繼續不懂下去的,希望第八集早日出現。

 

 

圖說:看星戰的Dress Code是黑色,結果我和林孝謙(左)兩隻金牛撞衫也撞帽(都是動物)。很開心能有一起幼稚的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