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王偉忠/不一樣的天空大戰

 

 

最近看了兩部在空中打來打去的電影,一部是「星際大戰」,另一部是紀錄二次大戰時期空軍的紀錄片「沖天」。

 

問家中女孩們要不要一起看「沖天」?她們默不作聲,其實身為空軍第三代,該看「沖天」,但我還是陪他們先看了星戰。

 

去電影院的路上,身為唯一看過1977年版本的資深代表,我有責任與義務說明這系列作品,於是從「那年我大二…」開始講解當年科技特效以及光劍與日本武士道的關聯,結論是,同年代的ET與第三類接觸都比這絕地武士好看。

 

進了戲院、坐定位,片頭音樂與片名標準字一出來,奇怪,一堆影迷開始極度興奮,看到某些呼應首集的畫面,深覺必須即席解說好讓他們知道原委,才開口,卻得到我家三個女人拋來六枚白眼以及三聲「嘖!」「嘖!」「嘖!」,大有叫我閉嘴之意,不能給點空間講講歷史嗎?

 

當我獨自一人看「沖天」時,遇到另一老人家覺得某段畫面太重要、必須即席講解,便大聲地談起筧橋精神,音量大到讓我這空軍子弟深覺遇到知音。

 

 

 

 

記得小時候很忌妒空勤的孩子,他們是貴族、住大房子,爸爸薪水又多,我們地勤則像貧民窟。看了紀錄片才能體會當他們的爸爸不回來時,就是回不來了;而我們的爸爸沒回家,若不是加班、就是喝醉了!原來他們也忌妒著我們的安穩。

 

一樣在空中打仗,星際大戰的天空看不到「沖天」的感情。片中有個女孩,空襲警報時,大家都躲進防空洞,她卻在自家陽台仰首天際,她能清楚看見機身編號,知道先生劉粹剛正與日本戰機纏鬥而緊張到雙手幾乎捏壞了欄杆。另一個女孩陳難則寄信給敵機駕駛的太太,告訴她自己哥哥與她的丈夫在空中相撞墜江,她看到日本飛官遺體口袋中的信件寫著美惠子,便寫信來,告訴她兩人的心情一樣悲痛與無奈。

 

時代不同、天空不同、戰場也不同,當年女孩在陽台上揪心看著二十四歲的愛人開著飛機與敵人纏鬥;現在的女孩則在車上尖叫、看著男友為了擦撞這些小事與陌生人互毆,而且新聞還大篇幅報導。兩相對照,令人感慨。

 

至於星戰好看嗎?38年之後,與公主、路克再相逢,公主變成太后、天行者恐怕不良於行,讓我大嚇兩跳,想起大陸羅輯思維主持人所說,「未來不疑、當時不雜、過往不戀」,有時候歲月如梭,感謝影迷卻不一定要出來謝客,做明星的過往不戀,確實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