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宋芸樺 / 我很幸運 但我也很努力

 

 

圖片來源

 

連演兩部電影都是億萬票房,還被提名為本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二十三歲的宋芸樺,演藝經歷順遂又幸運,開朗樂觀的她,從來不放大自己的拼勁和犧牲,對外總把票房的美好歸給團隊和個人幸運,但了解她拍戲時的堅強和付出後,妳就會知道,她的成功真的不只有幸運而已。

 

出道近三年,只演過《等一個人咖啡》和《我的少女時代》兩部電影,前者票房破新台幣二億元,後者光是台灣票房就超過四億元,還讓二十三歲的她,與舒淇、張艾嘉、林嘉欣、趙濤等國際知名女星並列在第五十二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的入圍名單裡,很多人都說宋芸樺實在太幸運了。但她擁有的真的只有「幸運」嗎?

 

坦白說,宋芸樺進入演藝圈是幸運的。高中熱愛音樂,不僅加入熱音社,甚至自組樂團,念輔仁大學時,她算是校園風雲人物,還被同學封為「輔大之花」。

 

提到這件事,宋芸樺笑著說:「其實我不是校花,我比較像『管家婆』,因為我喜歡交朋友,不管男生還是女生朋友都很多。我的爸爸是學校主任,所以我還滿中規中矩的,平常不太喜歡穿裙子,都是穿褲裝,只有工作時才會打扮的比較女性化一點。」

 

正因為活潑開朗又喜歡交朋友,大學時,她參與了「那我懂你意思了」樂團的《所以我停下來》MV演出,劇情裡的宋芸樺是個正妹,能嗆能打又能舞,精湛的演出,也因此被導演陳玉珊物色為《我的少女時代》女主角林真心的不二人選。

 

抓住機會 努力做到好


正式進入演藝圈後,沒有其他藝人需要面對家人反對壓力的難題,「家裡的人很支持我去追求我想要的東西,媽媽則是很支持我的作品,看到我的報導都會馬上拍給我看,永遠是看過我最多次作品的人,很謝謝家人的支持,他們是我很大的力量。」宋芸樺笑稱,爸爸直到現在還常常睡在客廳為她等門。

 

「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不單指入圍金馬獎,我覺得最幸運的是,我在很年輕的時後就找到了自己的志向,然後參與了很好的作品。」不過,宋芸樺除了很幸運獲得機會,其實她也非常努力的在爭取。

 

在這個極需命運和機會的娛樂圈大富翁遊戲裡,宋芸樺不是屬於那種靜靜等待機會憑空而降的人,她從一千多人中爭取到《等一個人咖啡》女主角李思瑩的角色;她也不是機會降臨後輕易讓它溜走的年輕人,拍《我的少女時代》時,在寒流來襲的冬天,她得在攝氏不到五度的泳池裡拍一整天的戲,身上還得綁著十二公斤的鉛塊才能沉到水裡,從日出拍到傍晚,冷得她眼淚撲簌簌地直掉,讓導演陳玉珊和監製葉如芬看了都心疼。

 

另一場在溜冰場跌倒的戲,她在溜冰場裡摔超過三十次跤,摔到工作人員不敢看,每一次都是真摔,工作人員不忍心,甚至打電話給她的經紀人,希望不要再讓她摔成這樣,「但對我來說,我知道工作需要,就會希望做到最好,不想辜負大家的期待。」

 

內心戲最辛苦卻很值得


在拍最新電視劇《唯一繼承者》時,她還在幫《我的少女時代》跑宣傳,常常每天工作十八小時,在山區拍攝時,全身都會被小黑蚊叮,腫一大塊,又癢又難受,每天睡不到四小時……「但因為這些都是我選擇的,我會全力以赴。我很幸運,但我也加倍的努力,謝謝給我機會的人,也謝謝曾經質疑我的人,我雖幸運,但不是只有幸運!」

 

細數短短二年多的拍戲時光最辛苦的時刻,宋芸樺回憶,拍《等一個人咖啡》最辛苦的橋段,是發現自己喜歡的人是阿拓,但阿拓卻已經出國的那場戲,為了那場戲她整整拍了十四個小時,也哭了十四個小時,隱形眼鏡都換了三副,哭到後面她都覺得眼睛要瞎了。

 

《我的少女時代》則是天台上發現徐太宇跟敏敏在一起的橋段,不僅虐極了觀眾,也是她整部戲裡情緒最重、最複雜也最難演繹的部分,偏偏這場戲前前後後拍了三天,「我好像也被凌遲了三天,後來電影上映後,很多人說全片最喜歡的就是那場戲,我覺得很開心,也很值得。」

 

非常下重本的《唯一繼承者》,拍攝場地目前光已知的就有澳門、南韓濟州島、中國張家界,整個劇組都在當空中飛人,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以上,扣掉往返的交通和卸妝時間,實際睡眠時間不到四個小時,讓宋芸樺身心很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