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學著自己長大的那些年

看完非常林奕華的舞台劇《恨嫁家族》,從國家劇院離開的時候,手機跳出了好多則臉書聊天室的通知,一看,全是剛剛看戲而關機的那幾十分鐘內,不同群組朋友們的熱烈討論。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原來是我很愛的兩個音樂人,發出了共同聲明稿說,在他們相愛了好幾年,並且終於結婚後的某天,女方告訴男方,她愛著的,其實是同性的身體。

 

新聞標題用了出櫃這樣的字眼,但由女方的留言看來,她似乎還沒確定自己的真正性向(註)。

 

到底一個人,可以對自己多誠實?這個題目,似乎是女生永遠的課題(男生也是嗎?),我們總是會不斷的在生活裡找答案,所以搞得好像很盧。

 

譬如某天,他打電話來,我說:「等等打給你,我還沒好啦…」,他很誇張地大叫:「還在選衣服?不~會~吧!」。

 

是的,我還在選衣服。這是在他第一通電話打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在做的事。之後,他又打了幾次電話、發了幾通賴,我都還在選衣服。

 

但放心,我並不是跟他有約,事實上,我也沒跟任何人約,只不過是要一個人去看電影。

 

站在鏡子前面,穿著昨晚就準備好的衣服,可是今天看著自己,卻並不滿意。

 

很多女生應該都有這樣的經驗,明明幾個小時前才覺得很好看的搭配,怎麼睡了個覺起來後,就已經不是了…。

 

看著自己,聽聽心的聲音,然後放棄原先的設定,立刻挑選出最適合當下心境的搭配,這幾乎是每個女生都得必備的勇敢,我認為這是對自己誠實的一小步。

 

對自己誠實,承認現在的樣子並不好,要找出「是哪裡的問題?」以及「那接下來呢?」,如果發現最終需要改變的,是自己最喜歡的部分,有這個勇氣面對嗎?

 

以我的經驗來說,如果明明知道問題是出在最喜歡的這件洋裝,但卻因為捨不得,或是不甘心、不願意換掉,結果只會在你花了大把時間,把鞋子、包包、髮型、唇色…全都換了一輪後,才不得不承認,還是得要換掉那件你最喜歡的洋裝。

 

早知道,一開始就咬牙換掉不就好了?

 

誠實面對自己,就是類似這種過程。

 

有些女生做得到,她們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聽著心的聲音,接受當下的感覺。好,或不好,就是面對。

 

有些女生不那麼做,她們因為種種原因,騙自己其實不換也沒什麼關係。「沒那麼嚴重吧?」、「別人應該看不出來。」,結果就得到了讓自己非常阿雜的一天。這些女生忽略每一次的感受,然後漸漸的對自己的心再也沒有感覺。

 

《恨嫁家族》是從一個家族裡的大姐為出發,講著媽媽,和自己,以及三個妹妹的故事。角色們的台詞至少有三分之二是內心獨白。這是一齣用「心」,來和你的心對話的戲,它是做來讓你的心看的。

 

被新聞媒體認定是婚後出櫃的女生,在聲明裡說,是自己先向老公提出這個問題的。我覺得這就好像我們每天試穿衣服的過程,只是她花了長長的時間來面對。

 

勇氣,寫來簡單,真要執行,的確不易。

 

這個女生有一個叫做猛虎巧克力的樂團,最新的作品叫做《怡君》。我有一個本名叫做怡君,筆名為「艾莉」的朋友,最新的著作叫做《那些年,我們都學著自己長大》,發行一個月,就已經攻佔各個書店排行榜,甚至曾為誠品網路書店點閱率最高的作品。

 

看來,大家都很想長大。

 

但到底什麼是長大?這好像真的就只有自己知道,也只能靠自己學習了。

 

所有的事情是需要練習的,就讓我們從日常小事開始吧。

 

 

 

 

 

 

 

 

(註)「而是因為我喜歡的,是女生的身體。我的性傾向其實從很小的時候就很模糊,喜歡過一些很棒的靈魂,但對於相遇的異性,始終在身體這關宣告失敗,身體碰觸對我來說是具有壓力的,但因為也沒辦法喜歡很像男生的女生,一直以來吸引我的,都是兼具女性特質與男孩子氣的女孩,而這在當前的台灣社會是罕見的,是比較沒有定位的一種性向模式,所以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確認」/出自鄭宜農官方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