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王以路 / 從一開始就認定這個人 在他面前,可以完全做自己…

 

王以路從認識、交往到決定要和他結婚,他只覺得「這個男人很適合」:「他不是有錢人,但每天和我聊天,可以讓我笑得很開心,我甚至可以傻笑,我們彼此接近白癡的動作和言語,生活很自在。」或許兩人交往就是以要結婚為前提,有了共同追求的目標,相處起來自然就多了一種契合,「我們的大前提沒有改變過,即便交往過程中免不了有一些不開心的事情,但我們從沒有想過要分開,我也從沒有想過要換人,對他始終沒有懷疑他在我心中的去留,就是我一開始認定的這個人。」

 

王以路笑說:「當朋友介紹我們認識後,其實彼此都不是對方的菜,或許有一些冥冥中注定的事情。有天聊到死後的事情,我說要埋樹葬,他跟我說樹葬不是用埋的,而是用植的。再聊著聊著,他的爸爸和我的叔叔,竟然都選擇樹葬,而且最巧的,兩位長輩竟然還葬在同一區,也算是滿有趣的因緣,我還說兩位長輩當鄰居,我們也在一起。」

 

 

 

 

或許這只是一個因緣際會的巧合,但他讓王以路感動的,則是狗的故事。王以路說,我們都很愛狗,他養的狗還都是流浪狗,有天他主動幫我的狗洗澡,卻找不到擦狗的毛巾,於是就拿自己的毛巾幫狗擦乾,看到這點,「一個會照顧狗、尤其愛流浪狗的男人,絕對是好男人。」也正因此,打動了王以路的心。

 

「他讓我很舒服,我在他面前,可以很完全的做自己,而他還是原來的他。他的善心、愛心和愛狗,加上有了小孩,讓我覺得他就是我的男人,也更因為有了我們的小孩,改變我不少習性。我以前不會規劃事情,也不會為別人多想一點,甚至我的人生中沒有買保險這件事,覺得人走了就走了,自從有了小孩,想法改變了,除了替小孩買保險,也買自己的,因為不想拖累對方,或許心態上變得溫柔了,但這都是心甘情願的自己付出,自己也多了責任感、溫柔和包容。」

 

 

 

 

圖/本人提供

大倉良一
小時候追明星動態,長大後跑明星新聞,退休了寫明星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