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時機

我在加拿大讀中學的時候,台灣很流行長短期的遊學,許多父母把孩子送到國外去住一陣子,報名語言學校,住在當地的白人住宿家庭旅遊加學習。有的為期一個暑假,有的長至半年一年。

 

我移民前讀的學校很小,班級也少,一個年級只有四班,加起來人數大約就一百多人。但那個學校奇特的地方是,能從幼兒園一路念到高中,因此整個學校幾乎都是熟人,充滿著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或是同學的兄弟姊妹。有個夏天,以前同校的一批學長姐來溫哥華遊學。他們雖然沒和我同班過,但我多少都認識或聽過他們。我媽很開心,她是廚神,對烹飪也很有興趣,在餐館裡吃到什麼好菜,回家試個兩三遍就能煮出差不多一樣的味道。這項技能讓她得到無數的讚美,我們家也因此常常宴客。

 

雖然這些高中的大孩子不缺吃穿,可是她總覺得要負起照顧大家的責任,因此那個暑假,周末都有很多人在家裡進出。

 

其中有個學姊,讓我印象很深,因為她長得很漂亮成績又好,那個時候就是我們心中的女神。

 

學姊姓蔣,一直很多人追,但從來沒有人成功。即使在國外遊學短短幾個月,從台灣寄來的信和電話據說也沒停過。我對於能靠近曾經遙不可及的學姊有點興奮,可是女神與大家同進同出幾個周末之後,就不再出現了。

 

我媽有點擔心,順口問了幾個學長姊,大家支支吾吾地,最後才透露是因為她交男朋友了,所以多半單獨行動。我媽有點遲疑,大概也是隱約覺得有點責任,那天晚上在她端出醬烤肋排之後,終於忍不住問“對方是誰呀?”

 

大夥兒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最後才有人回答,“是一起來遊學的陳xx”,這不說還好,說了我媽更驚訝,因為那個姓陳的學長個子瘦小戴副眼鏡,沉默內向存在感不高,與蔣學姊一直都是同校但生活圈迥異的兩人。

 

等等,聽我解釋,我並沒有歧視近視患者的意思,只是學姊的行情太好,追求者眾多,怎麼也沒想到會是他。

 

“噢。。。很好啊!”我媽如此表達了她的詫異,看起來很鎮定,還帶點英國人的禮貌,但我知道她只是還沒反應過來,震央尚未傳到大腦,沒辦法把這兩個人的樣子拚在一起。

 

後來我們才知道,據說這對情侶的火花,是在散步中培養的。本來大家都是一起行動的,夏天的加拿大太多事可以做,採櫻桃捕龍蝦划船露營,連吃完飯到海邊散步都是好節目,還不用花錢。漸漸地兩個人步伐墮後,等到其他人發現,他們已經是並肩欣賞飛鳥游魚,攜手笑看湖光山色的關係了。

 

大家為他們取了外號,叫做陳落日與蔣斜陽。

 

斜陽學姊被才貌均不驚人的落日學長追走了的這件事,跨越了太平洋,被我遠在台灣的一個女生朋友輾轉知道了,她居然直接來電,迫切地問我是不是真的。她哥追了女神學姊很久,據說條件比陳學長好很多的哥哥無法接受,頻頻問為什麼。

 

我媽當時笑著說,哪有為什麼,不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嘛!

 

後來我才明白,其實我媽說的,就是時機。

 

這兩個人認識不是一兩天,為什麼是彼此,為什麼是這裡,為什麼是現在?如果你問斜陽,落日到底有什麼好,只怕她也說不出個了不起的所以然。但也可能,什麼都是答案。

 

身處在異國,氣候如此宜人,風景那麼美好,不談個戀愛都對不起自己。離家千萬哩,孤獨感油然而生,熟悉的面孔變得更吸引人,共同話題一下子多了起來,身邊原本透明的人突然有機會向她展現,平常沒時間也沒機會注意的優點。

 

於是就是他了。

 

這種原因或許令人扼腕,但也非常真實。有時候喜歡的人不喜歡我們,並不是因為我們哪裡不好,而只是出現的時機不對。在奮鬥期的男生屬意的或許是氣場滿滿意志堅強,能和他一起打拼的同志,可是對功成名就的男人來說,他需要的可能是美麗大方溫柔體貼,以能帶得出去為主的女伴。

 

我們把時機統稱為緣分,沒有緣分,什麼都不能成。

 

那麼是不是也別費力爭取,還努力幹啥,什麼都靠緣分就好了嘛!

 

不是的,緣分只是一個機會,就像一張握在手裡的入場券,能不能走到終點,還是要經營的。

 

因為最後,落日和斜陽像是經歷了一場美夢,醒來還需各自生活,遊學結束返鄉就分手了。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