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第一次你不在身邊,那之後呢?

本週發生了件讓人很心碎的事,那是我的一對朋友,B和Y的故事。

 

B和Y從認識開始,世界裡就幾乎只有對方,喜怒哀樂只和對方分享,身體健康或病痛也是,多年來感情好到讓人羨慕。「天哪,又這樣抱在一起了。」我老是在旁邊如此嘲笑。

 

那天再見,Y身邊總是跟著的B竟然沒有出現,我好奇的問了問,沒想到聽見很意外的消息,「B早上到別的地方去過生活了。」,我很訝異:「那還會回來嗎?」他們笑笑的說:「應該是不會啦,這樣也好,終於可以認識新的朋友了啊。」

 

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不可思議他們怎麼還能笑得出來,不可思議他們竟然如此稀鬆平常的面對這殘酷的分別。

 

當晚,睡不著,總是想到已經無法再互相依偎的B和Y,總是忍不住去想像兩方的心情和處境,這樣下去真的太盧,於是決定來看看新朋友牛沛甯的新書,轉移一下注意力。

 

牛沛甯的《倫敦,藝遊未盡》,被視為是「台灣第一本倫敦文藝之旅專書」,她曾經是影劇記者,後來進入精品界,現在是時尚雜誌的特派,和好友共同創了「NON-TWINS」,介紹時尚相關,也有自創品牌「by NON-TWINS」。

 

TWINS對我來說,一直是個浪漫的概念,是種怎樣都無法分開的命定,即時兩人或許並不在一起。有個說法是,在這個世界上,就是有與你一模一樣的人,只是不知道今生何時會遇見…,好了,到此,我又想到已經分開的,形同雙胞胎的B和Y。

 

我翻開書,第一頁就是感謝文,在「僅以此書獻給」的底下,她寫著「我的靈魂伴侶和人生夥伴,能有幸一同分享苦樂、陪伴彼此的偽雙胞胎伊」(註1)。是的,再次,想到已經分開的B和Y。

 

你們不覺得很悲哀嗎?雙方互為唯一熟悉的生命體,沒想到說分開就分開了。

 

其實B和Y是兩隻貓,B是黑色的,Y是黃色的,牠們被愛心媽媽撿到後,就一直養在動物醫院的三層大籠子裡(註2)。Y有腎臟病,只好讓牠住在醫院,B原本是要等待認養,但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主人,也就這麼住下了。我每次去,都會看見籠子內的牠們倆,抱在一起,互相舔毛,或是依偎著呼呼大睡,醫院裡人來人往的朋友們,都對牠們的好感情津津樂道,這幾年來,牠們從未分開過。

 

 

但就在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終於讓愛心媽媽信任的新主人出現了,就這樣把健康的B帶回去生活,留下Y獨自在原來的地方待著。

 

我相信,部分的你們,不會因為知道這是兩隻貓的故事,而覺得不傷心,反而會更難過。因為你們會想,動物更不懂世事,凡事都只能交給人類做決定,而人類怎麼可以這樣,說奪走就奪走,連好好道個再見的機會都不給牠們呢?

 

分離的故事對我來說,從來不曾因為對象的不同而稍減唏噓,這天,陽明山下雪了,好冷好冷的寒夜,Y將第一次無法與B互相依偎著取暖,牠只能獨自在空蕩蕩的大籠子裡,而B,在異地又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動物醫院的醫師跟我說,B被帶走後沒多久,Y在空蕩蕩的籠子裡叫了幾聲,這些年來,牠是根本不叫的。

 

第一次的不在身邊,當然悲悲戚戚,但第二天、第三天、然後…呢,然後或許就不一樣了吧。

 

或許有天,黑貓會回來,或許有天,黃貓會離開。他倆誰都不知道原來昨天的相擁是最後的相擁了,就像我們也不會知道身邊的這個人,還能陪伴多久。替貓著急?或許想想自己該怎麼珍惜比較實際。最後,面對無常,我只能對自己這麼說。

 

 

 

 

(註1)《倫敦,藝遊未盡》p.5

(註2)當醫院有空擋的時候,會讓貓們出來走走晃晃,曬曬太陽,舒展舒展。

 

 

 

圖說:每次看著家裡的毛孩,就會提醒自己也是等待命運安排的一份子,人類真的沒多了不起,很謝謝我們能有緣互相依偎取暖,珍惜每個相處的時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