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果我死了,最後悔的事會是什麼?(2)

如果我死了,最後悔的事會是什麼?(1)


文/宥勝

 

◆ 對死亡有什麼感覺

  

這個電影角色,是一個刑警,但因為他非常怕死,所以他決定退出、並且帶著所有知識與裝備變成一名私家偵探,而故事,就是從他接到的一個大案子開始……

 

  「好,開始來研究角色吧!」這是我每次拿到劇本之後覺得最有趣的部分。

 

  「這個角色為什麼會那麼怕死?只因為他的兄弟死在他面前?」

 

 

  「那為什麼導演會給死亡邊緣的男主角這麼多鏡頭?這一定很重要吧?」

 

  「記得以前的表演訓練說過,在研究劇中角色前,一定要先研究自己。」

 

  「好,那為了這個角色,我也來問問自己到底會不會怕死……」

 

  於是我打開了手機的錄音功能,然後開始進入冥想,因為通常在這種自問自答或是喃喃自語的過程中,我可以為自己解惑,也可以為角色解惑,甚至還能為彼此找到連結,所以或許我只是享受那種自我挖掘的過程,而不是在研究角色本身?但不管怎麼樣,今天的這則冥想故事,竟讓我像醍醐灌頂一樣,突然從人生的濃霧之中看到了一條清楚的道路……

 

    我進入了一個白色的空間。

 

    我遇到了一個白種人,然後他問我,我知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我說並沒有,因為我還很真實地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我問他現在是什麼狀況,以及他想對我做什麼。

 

  他說其實我已經死了,現在只剩下腦電波,所以只要回答他們對人類行為研究的抽樣問題,我們就可以繼續對話,不然,他就會直接把我的腦波做消磁動作……

 

  這不知道是哪裡看來的故事,但或許就是我看過所有故事的綜合體?總之我非常地投入,而且全身的毛細孔都很有感覺。

 

  「你對自己的死亡有什麼感覺?」這是他一直問我的問題。

 

  但我根本無法回答,因為我並不認同這件事,所以我決定隨便應付,但卻被他識破。他淡淡地說,如果我不想認真,其實我們就不需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我當下就直接抱怨,說我根本就不相信,那怎麼可能認真?所以他就決定先帶我回到我死前的狀況,然後再繼續接下來的問答。

 

  冥想到這一段時,我整個人傻眼了,因為那死前的過程太真實、也太可怕,而且它並不像看電影,而是一種完全主觀的全面感受,只是失去了操控的自主性……

 

 

 

那天是個一點都不特別的上午。我上班快要遲到了,可是蕾媽還在因為蕾蕾的事跟我吵架。我講了一些狠話後出門,心情不是很好。助理已經在車邊等很久了,於是我說,我來開。我的車速並沒有到極速,因為我本來就不是開快車的人,時速大約一百四十公里,車子也沒什麼問題,但就在出交流道、我踩煞車減速之後,輪子爆胎、車子打滑,然後在一陣不知是什麼的強烈撞擊以及一聲巨大的聲響後,就什麼都沒了。

 

  就什麼都沒了。

 

  所有的記憶,都只剩從白色房間開始。

 

  「後來呢?」我全身無力地問他。「都不重要了。」他淡淡地回答。我怒吼他,我問他妻女、家人、朋友,甚至助理後來的狀況,因為我終於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我竟然是真的死了!但他卻像個葫蘆賣藥的王八蛋一樣想要釣我胃口!……

 

  但他最後只平靜地回我一句:「那些,真的都不重要了。因為死亡,就是你沒辦法再回到那個世界,而且你也沒辦法再為那世界做任何事。」

 

  「所以,你對自己的死亡,有什麼感覺?」

 

  這長達一小時的冥想,最後就停在這個一開始就出現的問題上,然後我整個人淚流滿面,癱坐著無法動彈……

 

  因為我非常後悔死前的一切決定。

 

  死前的我,因為害怕已經當父親的自己不再受粉絲喜愛,所以想要遵照過去的經驗,封鎖一切與妻女有關的消息,假裝沒有這回事。我汲汲營營地接觸更多的戲,也更急迫地想證明自己的專業,以免自己被圈子淘汰。我放棄我熱愛的旅行、熱愛的寫作、熱愛的家人、熱愛的夢想,只是一心一意地想要賺更多的錢,來支撐我未來的生活、來填補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恐懼:為了退休、為了未來,一定要放棄現在、放棄享受,甚至放棄所有與賺錢無關的熱情!我因此變得麻木、冷漠、易怒、害怕……這就是我死前在做的事。

 

  結果最後,我卻死於一場車禍意外,然後什麼都沒了。

 

  我真的,真的太不甘心了……

 

  於是我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蕾媽,然後一把抱住她。她雖然覺得莫名其妙,卻沒有推開我,因為她知道,我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皮,妳知道如果我現在就死掉,最後悔的事是什麼嗎?」我抱著她說。

 

  「嗯?是什麼?」她輕輕地拍著我的背,然後等我說出答案。

 

  「我後悔沒有帶妳去看我曾經看過的美麗風景,關島、奧地利、澳洲,還有好多好多……所以我不想演這部電影了。我想要,先做這些事。」

 

 

 

菜鳥老爸問

 

 

 

如果我死了,最後悔的事會是什麼?

 

我想不想像修行者一樣試試看冥想?

 

那阻止我去做這些事的原因是什麼?

 

它們真的,有那麼重要嗎?

 

 

 

 

 

 

 

本文出自《因為妳,夢想啟動:菜鳥奶爸追夢記》大田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