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讓人,非你不可吧。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天生就」特別喜歡的那些什麼,就是上天要讓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好好發揮的那一些什麼。

 

「天生就」的事情,是後天怎樣努力也移不走的。我從小就喜歡字,窮極無聊的時候,連公車站牌都可以盯著看。看什麼呢?就看那些站名,也沒啥大不了的想法,但光看著字,就會讓我有安全感。現在即使網路看片盛行,但有空的時候,我還是習慣拿出實體書本來閱讀。

 

再大一點,有機會接觸更多娛樂文化時,我就發現,我喜歡的作品,通常大部分的朋友都聽都沒聽過,當我興致勃勃地介紹給他們的時候,即使有人耐著性子聽完,最後還是告訴我,他們完全沒興趣。

 

有的時候我像們這種人,就只能開開自己玩笑,說:「啊我就是市場反指標你要怎樣?」,我承認因此被貼上文藝青年的標籤時偶爾是蠻驕傲的,但其實,這樣的人生卻讓我充滿挫折。

 

譬如,造型會議上,造型團隊們找來的數套號稱最流行的服裝穿搭,看著它們,我知道肯定是漂亮、美麗的,但我內心卻對它們毫無感覺。或是,當我在節目裡,精挑細選了播放的音樂,結果卻看見我的製作團隊皺著眉頭。要不就是,當我在臉書上,分享某部自認好看到爆炸的電影時,得到的讚數遠遠不及我嘟個嘴道聲早安、晚安、吃飽沒的照片時,我是認真的懷疑自己是否適合繼續做娛樂,懷疑自己未來應該遲早會因此餓死吧。

 

早安財經文化出版的《小眾,其實不小》這本書,帶給這樣的我,相當大的救贖。我是在2015年知道這本書的,但自作聰明的狀況下,以為:「啊,又是一本安慰不受大眾歡迎的我們。」的書,今年逛網路書店時又見它,因為出版社老大是我好友,便順手買了下來。當時另外買的那本,是寶瓶文化出版的《假牙詩集—我的青春小鳥》。

 

詩人假牙在名為《童話後遺症》的詩作中,寫道:「多年以後 她吻他時的感覺 仍像吻一隻青蛙」,這麼迷人的作品,當然要搶,是吧?但這本詩集的部分內容在網路上流傳許久,我已相當熟悉,但卻早就絕版,買不到了。這回因應眾多網友請命,好不容易再版,就當作收藏用,不急著閱讀。

 

於是我先讀了《小眾,其實不小》。一讀之下可不得了,原來這並不是安慰人的書啊!我大大的感動著。

 

作者詹姆斯.哈金(社會趨勢觀察家)整理了這些年來的市場觀察調查,用數據以及實際案例,來說明何謂「小眾,其實不小」。

 

如果我說,原來那些中型至大型品牌之所以會在這些年要不就倒閉、歇業,要不就風光不再而必須縮減,全是因為小眾的力量,你會覺得我自我感覺太良好了嗎?但這樣的事實就擺在眼前,而且從很久之前就已經出現。

 

 

 

 

作者從1999年的Gap和對手品牌A&F的較勁開始說起。當A&F擺明著不歡迎中年以上的族群時,Gap還覺得他們是瘋了。但沒過多久,一直以來都在討好所有年齡層消費者的Gap,竟然被只鎖定年輕族群的A&F打趴。你以為重點是年紀?並不是,重點是網路世代的消費者已經對「想要討好所有人」的做法厭煩了,不管是幾歲的人,都不再願意接受毫無特色的東西。

 

所以,可以買到所有生活所需的英國百年老店Woolworths歇業了,比照賣座電影辦理的《致命武器2》票房失利,星巴克的老闆在2007年時向媒體抱怨,因為開了太多分店,失去原先的特色,也失去了眾多元老級的顧客。

 

但卻有許多主打某單一族群的的品項卻成了金雞母,譬如風格十足的諾拉瓊絲,和所有大家現在所想得到的任何那些炙手可熱的品牌或個人。

 

上面那些例子,都是作者告訴我們的。「無論哪個行業,中間消費層都在快速凋零」(《小眾,其實不小》P.024)。網路崛起,改變了人們消費的方式。網路實在太自由了,人們可以完全自在地按照喜好來選擇,再也不用受限於店家的餵養。

 

想想,當你身上充滿著到處都可以輕易取得的品項時,人們又何必非得花錢在你這裡呢?網路這種特性,讓現在的市場上需要的是某種專業,是那種只有在你這裡可以找到的獨一無二。

 

而我認為,我一開始所說的那種「天生就」,就是上天賜與每個人的,獨一無二的禮物。上述的詩人假牙,也正好就是一個例子。

 

知道嗎,雖然我老是開玩笑說自己是市場反指標,但每當我節目播完那些精心挑選的,我好喜歡的歌曲們,詢問歌單的聽眾,甚至過了好幾天都還會跑到我的粉絲頁去留言詢問。當我的電影節目介紹完所謂的冷門電影,沒想到不止一次在路上遇見路人告訴我,他們都是聽我節目在選片,而且:「都很好看耶。」他們這麼說。再來,當我介紹生活娛樂的節目《飛碟得玩美世界》介紹那些稀奇古怪的穿搭之後,詢問度成了數集以來的第一,我真的懂,小眾,其實不小。

 

 

這就是文中所說,我在網路書店買的兩本書,但其實還訂了《誰說經濟一定要成長?》。我的這種消費行為,正是《小眾,其實不小》一書中所說的,屬於「完全無法預測及討好的消費者」,而像我這樣的人,已經是大眾了。這三本都很有趣,推薦可以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