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6葛萊美獎 (上)

葛萊美獎一直以來都有很多瘋狂打扮,珍妮佛羅培茲的大開口Versace禮服,Lady Gaga從蛋裡出來,呈現與其他頒獎典禮不同的風味,但這次的葛萊美獎,音樂人似乎比從前冷靜不少。

 

 

 

Adele因為從來就不是走奇異路線的女星,所以這件黑色的衣服挑選得宜,而且非常大器,在黑長袖長裙上面有精緻細節,強調腰身展示了不同體型也會有不同的曲線,但我對肩頭的小開口有點疑慮,當然本意是讓衣服不要一片黑,顯得輕盈一點,但有點是否裂開的嫌疑,除此之外,她非常美。

 

 

Ariana Grande的紅色晚禮服呈現一種長大的氣氛,但又不是那種過度的成熟(比如忽然大裸露或者穿得像要領終生成就獎),我覺得這件衣服剪裁合身,氣勢驚人,搭配的首飾也很恰當,但我不喜歡她幾乎參加什麼都是這個素還真的高馬尾髮型(好啦素還真有瀏海),我現在想想還真想不起她沒綁高馬尾的樣子。

 

 

 

Zendaya以一襲中性的西裝出席,我很喜歡中性西裝穿在女星身上的效果,尤其是剪裁恰當的時候,她的中性打扮也有像大衛鮑伊致敬的意思在裡面,但即使少掉這層意思,我也覺得這身衣服的剪裁非常完美,而且突出。

 

 

Selena Gomez這身打扮很眼熟,性感的合身閃亮禮服有腰間挖空,還有披散下來的髮型,跟那對大圈圈耳環,包括這個站姿,仔細想想她是打扮成碧昂絲來參加。

 

 

Taylor Swift的Versace禮服再度證實Versace是個很難相處的品牌,這件紅色平口上衣搭配桃紅超高衩裙子實在很像韻律體操與舞台簾幕的結合,她的新髮型則讓她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大。無論如何上衣和裙子都屬於兩個世界。

 

 

補上一張兩人合照,我想Selena Gomez的內心獨白應該是「不要看那邊,不要看那邊,天啊那是她的內褲嗎?我的天啊,這人是誰?」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