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2016葛萊美獎 (下)

2016葛萊美獎 (上)

 

葛萊美獎的另一個特點,當然是有各種不同類型的音樂人(比起電影類的獎項,葛萊美獎的穿著更為多元,個人特色似乎也更為強烈)。

 

 

Florence Welch的粉紅色晚禮服實在是非常不尋常的選擇,我沒法決定這是真的很新鮮,還是其實他是五零年代家庭主婦的睡袍,(也許都有一點),但Florence Welch的氣質特殊,很能穿這種奇妙的衣服,這件衣服除了她穿,別人大概也不行,上面的細節我非常喜歡,但淡粉色與荷葉邊與亮片,是否有點太多。

 

 

Ciara的衣櫥算件數的話應該跟世上任何的女明星一樣多,但如果秤重量的話大概只有三分之一不到,因為她的衣服都超省布,好比這件屬於大放送型的禮服,一定裡面有神秘的結構來防止走光(至少我希望是這樣),這件禮服無庸置疑的性感,銀色的那部分非常漂亮,但黑色的地方是否有種未完成感?

 

 

 

Justin Bieber不可說這不是一個進步,第一他的褲襠沒有過膝,第二他的衣服十分合身恰到好處,只是這白西裝外套很難駕馭,弄不好就會很像在遊輪上面唱老歌的歌手,我覺得帶小孩當配件十分棒,之前Sia就這樣做過。

 

 

Kaley Cuoco則幾乎從來沒有在任何頒獎典禮看起來對過,他任何一集在the Big Bang Theory裡演Penny的時候都比在紅毯上好看,細想想這是很神奇的事,這個造型從髮型到衣服都徹底的不對勁(白色亮片的連身褲!而且剪裁並不合身),而且最神奇的是流露出一種過時的感覺。

 

 

我非常喜歡Lady Gaga的打扮,她在表演上向大衛鮑伊致敬,紅毯上也是,艷藍眼影(所以其實多年來許純美都是大衛鮑伊的粉絲嗎)搭上鮮紅的髮色,我也喜歡這件衣服,充滿樂趣和強勢感,她一樣的,找到了只有自己能穿的衣服,而且在紅毯上還要表演踩高蹺這種高難度技巧,十分值得讚許。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