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所有的任性都得由自己承擔

我的一個女生朋友,今年冬天公布了一件喜事:交往兩年的男朋友,終於和她求婚了。

 

朋友都很為她開心,紛紛送上祝福。有的人問她婚禮是什麼時候,女孩子們更關心的是求婚方式以及鑽戒大小,大約希望聽到浪漫的情節,讓自己也被粉紅色的氣氛包圍。

 

可是她一點也不高興,當晚在群組裡沒好氣地說,男友什麼都沒安排,在路邊喝奶茶的時候就求婚了。整個過程結結巴巴,鑽戒也不體面,一切讓她非常錯愕,而且不是好的那種驚訝。

 

“沒關係,心意比較重要,妳還是答應了呀!”我安慰她。

 

“可是這種求婚方式也太差勁了,”她憤憤不平,“一點都不用心。”

 

“不然妳要他怎麼樣?再求一次嗎?”我開玩笑。

 

“算了,”她悶悶地說,“不過我要他跪了十分鐘。”

 

“妳什麼?”我大驚失色。

 

“我讓他在街上跪了十分鐘啊!”她很無辜地回答。

 

有上台經驗的人都知道,在吸引群眾注意力的狀況下,台上的一分鐘要尷尬起來,感覺能有十倍那麼長,更別說是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逢年過節拜祖先也只是幾十秒的事,我想不出有誰比長輩的地位更崇高,需要以如此大的禮數伺候。

 

群組裡大約有七、八個老朋友,都是認識了十年以上的那種,大家聽完都傻了,紛紛和她說這樣不妥。

 

“妳男友本來就是個特別老實木訥的人,妳現在突然要求演一齣偶像劇情節,他當然做不到啊!”有人這樣分析。

 

“下跪求婚只是一個型式,意思到就可以了,讓一個大男人在大庭廣眾下沒面子,這樣未免太過分,”同為男性,有朋友這樣批評。

 

“還好吧!當時很晚,街上又沒有什麼人,”她為自己辯解,說自己只是試煉一下對方。

 

可是,考驗與試鍊本身就很殘忍,它能將原本美好的初衷,扭曲至兩個人都無法直視的角度。人生很長,生活中充滿大大小小的難題,實在不需非必要的考驗來證明愛有多堅定。

而且,一個人是不是真的喜歡你,和跪多久有什麼關係?

 

求婚應該是一件充滿甜蜜與溫馨的事,現在莫名其妙變成了罪與罰。

 

天可憐見,這個男人只是想與所愛共度一生而已,誰知道有這個念頭的瞬間,女朋友變成了麥加,要求他一步一跪,完成朝聖的過程。

 

簡直比西天取經還悲壯。

 

如果這個女生並不想結婚,所以才會這樣為難對方,那或許還有一絲絲似是而非的理由。但是我認識她很久,知道她多年來感情磕磕絆絆,很想找個人定下來;或許就是因為太渴望,導致期待值過大,才會這麼極端。

 

這種心情雖然能理解,但喜歡一個人,最重要的,不應該是為對方著想嗎?

 

同樣的道理,我從不相信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追求方式;要嘔心瀝血才能得到的感情太累了,也少了一點憐愛;而兩個人要走得長遠,這種體諒是很重要的。需要心疼的不只是女人,男人也該被珍惜。

 

真正喜歡你的人,不會為難你,不想浪費過多時間在追求的過程上以自抬身價,因為他明白,這個世界說大不大,遇到喜歡的人卻也沒那麼容易。

 

陽光溫暖,春風正好,謝謝你在這個時節發現了我;而我除了真誠,無以為報。

 

一個月之後,這兩個人分手。在女方已經答應的狀況下,男方反悔,據說不太體面的戒指都不要了,留給她當賠禮。女生錯愕不已,追問對方為什麼,這個不花巧的男人拙於言辭,最後只擠出了一句話,“我覺得我配不上妳。”

 

她百口莫辯,回來和我哭訴,反反覆覆一直說著,“我不明白,我只是賭氣,那時候街上根本沒人...”

 

有的,那條看似空無一人的大街上,還有妳和他。

 

那跪下的十分鐘已經深深映在彼此的腦海裡,成為未來生活的背景,處處提醒著互相:這是我求回來的,這是你求回來的。

 

感情這條路,本來就只需要兩個人走;所有的作,沒有誰可以替誰開解,最後都得由自己承擔。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