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猜…妳是雙魚座的?

朋友車上的廣播節目在討論搭訕的十大必勝方法,其中一條是,如果男生想要向女生搭訕,只要說出:「我猜,妳是雙魚座的?」,女生就會非常開心,搭訕就會成功,不管她到底是什麼星座的。

 

「真的嗎?」廣播主持人和來賓,以及車上正在聽著節目的我和朋友們,開始各持己見。首先,開車的男性友人說:「女生都喜歡聊星座啊,如果你猜她是天蠍座的,一定也會聊得下去。」。但我不認同,「如果被當成是金牛座,我看沒幾個女生會感到喜悅吧?」身為金牛座的我說。畢竟金牛座與浪漫和夢幻這兩個很女人的代名詞,實在相差太遠,但雙魚座的女生就是。

 

就這樣,廣播裡的人,和聽著廣播的我們,都開始討論著雙魚座的女生。

 

我承認,女生真的會暗自開心自己被當成是雙魚座,即便或許很多女生都討厭雙魚座的女生,因為她們太完美,又太受歡迎,但被當成是雙魚座就不一樣了,形同被稱讚,當然開心。

 

「哎,交女朋友好難喔。」開車的朋友又在哀嚎,這個問題,從我們看完電影《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之後,他就一直唸個沒完。他單身了四年,很努力地想要交女朋友,但就是找不到,半個也沒。

 

電影《單身動物園》The Lobster某部分來說,就是個搭訕大賽。這個由希臘導演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編導的故事,虛構了某個單身有罪的社會,一旦從有伴變成了單身,不管原因為何,都要趕在法定時間45天內,找到能與自己配對的人。他們被關在同一個園區裡,穿著一樣的服裝,參與一樣的社交活動。於是,搭訕大賽開始,計時倒數四十五天。

 

到底該如何讓人在還來不及感覺愛或不愛、喜歡或不喜歡的時候,就能找到適合的伴呢?電影裡那些單身的人們連找個對象搭訕都無法繼續,因為要符合自己內心期待的滿足感,實在太難了。

 

「你們女生好難搞喔。」他繼續哀號。「難搞的人根本就是你自己啊。」我對他完全不留情。一如在他大概第二十次失戀的時候,我說:「其實你根本只能愛著自己耶,你沒發現嗎?」。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也是和他一樣的人,當知道《單身動物園》的規則是如果沒來得及在45天內找人配對成功,就得變成你自己選擇的動物時,我和他都忙著在想到底要變成哪種動物。我們都對電影裡所描述的那種,一旦配對成功,就得要和另外一半,過24小時都在一起的生活覺得毛骨悚然。

我認為,這個故事諷刺真實社會的價值觀到了真是尖酸刻薄的地步。我偶爾會想,如果要每個人摸著自己良心問自己,這麼汲汲營營的想要找個伴、生個孩子,成立一個家庭,到底是因為社會價值觀就是這樣,還是真心希望的話,到底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其中又有多少人會放棄自己苦心追求成家的想法,進而承認其實寧願愛自己就好。

 

「這樣人生才完整啊。」我知道這是標準答案之一,但,完不完整是你這麼認為的,還是誰告訴你的?而完整的定義到底又是什麼呢?

 

《單身動物園》的劇本很奸詐,它一層一層往下走,當你自作聰明地以為你可以假裝愛上一個誰,和那人假裝配對不就好了的時候,故事就會走到讓你發現假裝是行不通的地步。同樣的,當你以為你可以單身一輩子的時候也是。它一層一層剝掉你的皮,讓你認清楚自己,看清楚腦袋中那到底是誰裝進去的價值觀。

 

我一直鼓勵的是思考,人不管最後做出什麼決定,都必須先徹底了解自己、明白自己,而不是抱持著人云亦云似是而非的曖昧,快樂與悲傷都無法痛快。

 

不說別人,就來說說我自己。雖然羨慕雙魚座的女生,總是給予人浪漫又夢幻的形象,感覺會是個非常好的談戀愛的對象。但摸著我的良心來回答,如果真的讓我當個雙魚座的女生,異性緣因此變得非常好,然後可以一直談戀愛、為另一半奉獻在所不惜…

 

當雙魚座?我看,我還是當隻魚就好了,多省事!

 

 

 

 

圖說:看完試片,電影公司讓我們選一樣動物帶走,到底大家想要成為哪種動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