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奧斯卡After Party(下)

每年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後,如浮華世界雜誌都會舉辦星光熠熠的派對,得主當然是參加的,許多女星會換衣服,有很多沒參加典禮的女星,也會去參加派對,所以,會後派對非常值得看。(你可能會想看:奧斯卡After Party(上))




 

Alicia Vikander換下了頒獎典禮時穿的黃色禮服,換上這套基本的黑色深V亮片裝,這套當然跟她頒獎典禮時穿的很不同,但實在缺少換上它的意義,因為這衣服也太平淡了吧。

 

 

但看到Brie Larson這套,感覺像是粉色毛巾布之類的禮服,又覺得我們要珍惜人生中平淡的美好(是也沒到那種程度),這件粉紅色的衣服簡直連環災難,不討喜的顏色,老氣的材質,腰間的設計更像是被扯破而不是故意為之,鞋子相當不錯,但這衣服實在感覺不像「我剛剛贏得了奧斯卡的最佳女主角!」

 

 

一向很敢挑戰的Diane Kruger這次也挑戰了,紅色的透明材質加上蕾絲,結果這件衣服看起來像個香豔的燈罩,或金瓶梅裡的蚊帳之類,再結合日常用品和色情感上也算得分(但在時尚上則是失分)。

 

 

Emma Roberts這件禮服會讓有密集恐懼症的人崩潰(沒有的人則會想到好像很多蟑螂在他的禮服上狂歡,也一樣崩潰),上面的黑色部分簡直是伊藤潤二風格,而不是好有創意的不規則裝飾。(草草結束因為我不想再盯著這件衣服看)

 

Kerry Washington心想「到底我把那雙登山鞋的附贈鞋帶擺到哪去了?為什麼怎麼找都找不到?」(其實在你的胸前)這件禮服如果是單純的白色深V其實蠻美的,髮型跟配件也都很好看,但胸前加上鞋帶令人費解。

 

 

Jennifer Lawrence到此已經完全證明她的晚禮服品味需要加強,頸部以上是如此美麗,鞋子也很美,但這件衣服,從短版的上衣到開衩的長裙,在暴露這麼多,還加上搖滾金屬細節,仍然能顯得無趣,也算是一種功力,而且裙子上的細節不太像設計,比較像她把裙子撐裂。

 

 

 

最後Miranda Kerr以上半身的輻射管制區標誌,提醒大家要注意綠色能源的推廣(什麼啦!)。

 

圖片來自Vogue

 

從小希望長大以後,變成一個有深度的嚴肅作者,但人生時常事與願違,發現裝嚴肅的時候多半因為內在很膚淺,有機會談深度的時候又忍不住要增加一點趣味。他本人表示:「我還有一個願望是當花瓶,不過那也不太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