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多些Fancy多些瘋狂

最近看導演楊力州講台灣電影的紀錄片「我們的那時此刻」,片中電影除洪一峰演的沒看過,王哥柳哥、街頭巷尾、教忠教孝、瓊瑤、黃梅調、武打片、新浪潮、新新浪潮,我都在觀眾席無役不與。重走一次台灣電影路,發現電影與社會緊密貼和,像以前的愛國電影、後來的「女朋友男朋友」、「不能沒有你」,都跟當代氣氛有關。

 

        踏實,是台灣特色之一,但不夠浪漫,少有fancy的空間。像新任總統蔡英文高舉五大產業,說穿都是科技,其他的呢? 難怪需要奇想的電影人也實事求是,不天馬行空。這樣的環境下忽然出現「一日雙塔」柯P市長,他還拆掉高架橋重現北門,這些奇思妙舉讓太實際的台北變得很有趣。

 

        有人問,Fancy有用嗎?能吃嗎?不必喪志,還真能吃。像馬拉松就不只是跑步,牽動太多產業,東京馬拉松早成全球觀光盛事,今年有3.7萬人參與, 選手加上親友團,跑完能不吃一吃、買一買 、逛一逛嗎?台南最近推出藝術博覽會,地圖上除了標示展場、還畫出知名美食,藝術加上巷弄美食,太fancy、太誘人,立刻安排台南一日行。

最近好友兒子學成回台灣做極限運動行銷,帶成員上山下海挑戰超高難度活動。我說,這不就是虎嘯戰鬥營! 雖然男生都怕當兵,可是包裝成救國團活動卻秒殺,移植到今日還能成為熱門休閒活動。即使累死人的「一日雙塔」,稍加包裝,結合文化、美食或其他創意,鐵定秒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