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熱臉與冷屁股

我爸爸很重視禮貌和道德教育,從小我和妹妹被他訓練的就像兩隻美好的拉不拉多,見人就笑、呼之即來、沒事就滾,待人接物的宗旨是絕對不能失禮,凡事要站在對方的立場著想。

 

隨著年紀漸長,社會閱歷漸多,我其實對如此拉不拉多的道德觀有了質疑,但又實在被制約的相當徹底,所以常常陷入兩難的掙扎。我納悶的點是,為人著想到底有沒有底線呢?

 

以我的工作性質來說,工作夥伴們共事的時間其實都不會太長,拍一部連續劇頂多三~四個月就會結束,主持節目更是不可能天天相見,舞台劇的彩排時間最長兩個月,一旦開始巡迴演出,那就更是一個月裡面見不到幾場的時間,所以即使在這些工作中,遇見了與我被制約的「拉不拉多待人處事觀」有所違背的夥伴,通常我頂多就是尾巴搖得不那麼情願,但還是選擇忍耐,畢竟牙一咬,時間也就過了,並且我總是謹記:要替別人著想。

 

當遇見那些做事不顧別人死活的,我就想,或許他只是沒想到。

 

當遇見那些做人自我要人配合的,我就想,或許他只是沒注意。

 

當遇見那些要人捧著才會高興的,我就想,是的,還是只能告訴自己:『或許,他只是神經比較大條吧。』。

 

前些日子被類似的事情再度困擾,拉不拉多於是又使出眼不見為淨法,想說先看場電影再說吧,於是滿心期待的去看導演好友林孝謙和編劇呂安弦再次合作的第N部作品《五星級魚干女》的試片。這片的預告真的太可愛,而這兩個好友也是超級卡漫思維的傢伙,每次跟他們練肖話都會笑到肚子痛的那種,於是我期待著可以在電影院大笑一場,應該可以忘記那些討厭鬼和討厭事,出了戲院又是一條活龍。噢,不,是一條全新的拉不拉多。

 

電影真的非常好笑,完全超出我的期待,幾個點我笑到噴鼻涕,當然啦,我的笑點很怪也很低,不過不管笑不笑,劇中演員的表演絕對會讓人感到不虛此行。

 

鏡頭前一向漂亮到可以用冷豔來形容的柯佳嬿,飾演一個為了要籌錢去美國,可以不擇手段的溫泉旅館窮二代,雖然這是齣喜劇,但她依然用慣常的冷臉在應對,冷冷地笑、冷冷的說,即使故事發展到需要她刻意討好某些人(旅館秘密客)時,她還是選擇皮笑肉不笑的演法,對上劇中從美國來台灣打工換宿的熱情青年(周厚安飾演),兩個人的化學效應十分驚人,清新舒適,詼諧討喜,在台灣電影裡,難得一見。

 

這兩個角色,一個是冷屁股,一個是熱臉。電影中,只見那熱臉一直在找冷屁股貼,根本我。喔不,根本拉不拉多。而我相信,或許也是大部分看這這篇文章的你們。

 

熱臉與冷屁股在社會上的人際關係裡,長年在拔河。身為熱臉的拉不拉多們,看到那種描述「冷屁股終於被熱臉感動而融化」的電影,瞬間就會被激勵,然後相信終有一天自己也能達成這美好的目標。然後帶著拉拉的傻笑,走出戲院,繼續對著冷屁股搖尾巴。這當中又有多少人冷靜下來好好想想,當初之所以成為一隻拉不拉多的最初動機?

 

我的火象星座好友聽到我的困擾,一句話就把我抱怨的嘴堵住,他說:「你覺得不舒服,為什麼不當下跟對方反應呢?」,我還傻傻的:「蛤?」,他繼續面不改色:「當下就處理啊,你是在怕什麼?」。

 

對啊,我到底是在怕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