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失戀病毒

人生有各式各樣的活法,我們不見得都會結婚生小孩,但不可避免的,到了一個年紀,都有曾失戀的經驗。

 

小時候失戀是大事,因為衣食無憂與時間多,可以專注地沉溺在情緒裡。長大了失戀像無事,在生活壓力與自尊心面前,悲傷超過某個時間,就是軟弱與無能的表現。

 

什麼?你還沒忘記那個人啊?還在為這種小事難過啊?太沒用了。

 

可是,大人也是人,心仍然只有一顆;或許稍稍變硬了一點,但還是會受傷。

 

我最常被問到的,就是失戀了該怎麼辦,其實這是最好回答的問題,卻也最難。

 

如果失戀的心像是哪裡空了一塊,低頭還能看見胸口一個血淋淋的洞,那麼對付失戀,就是一個填補的過程。

 

填補空出的時間,填補消失的對象,填補低落的自尊。

 

以前兩個人一起共度的時間,現在重歸自己,你或許曾抱怨一點獨處的時間都沒有,現在發現原來不喜歡落單。好在習慣雖然代表舒適和省心,但並非不能改,你有大把時間做一直想做的事,學一直想掌握的技能,去一直想旅遊的城市;而且說走就走,不用顧慮誰的行程和喜好。

 

孤獨或是自由,在於你怎麼看。

 

失戀另一個讓人討厭的,就是少了分享喜怒哀樂的對象。以前看到什麼有趣的感動的氣憤的,都有人與你一起笑一起哭一起罵,現在只能貼在社交軟體的介面上,默默數著誰來留言點讚。我不建議在心慌的時候迅速投入下一段感情,如果覺得缺乏談話的對象,朋友或家人都可以派上用場。畢竟友情和親情是很治癒的,也比較不會讓我們失望。

 

可是,天下這麼大,我並不稀罕貼近人群,我只想找一個懂我的人,一個就好啊!你說。

 

真是太對了,所以現在單身的你又可以找新的對象;去認識、去體驗、去感受、去小鹿亂撞、去忐忑不安、去兵荒馬亂、去又甜又酸。

一切都是新的,可能性那麼多,簡直該歡天喜地。

 

失戀最大的打擊,是自我懷疑與失去自尊,這就是我覺得對付失戀最難的地方。很多時候,失戀和感冒很類似,都是病毒的一種;雖不見得致命,卻帶來太多的不舒服與不方便,兩者都難以避免,不論你多麼完美或是多麼健康。

 

最像的地方是,失戀與感冒沒有特效藥,都是挨時間,一切的對策只能舒緩症狀,無法藥到病除。找再多陪伴,學再多專長,去再多地方,白天的你再瀟灑堅強,還是免不了在黃昏降臨時心慌不安,在蔓延黑夜中軟弱哭泣。

 

可是像感冒一樣,往往就在你放棄抵抗,決定與鼻塞喉嚨痛一生共存亡的某個瞬間,你發現自己突然好了。也許是無意經過以前常去的餐廳,或是收音機裡正撥放曾經都很喜歡的歌曲,你的第一個反應不是椎心的刺痛,而是啊的一聲。有點悵然,但不阻礙你繼續往前的腳步。

 

低頭看,胸口的那個洞已經消失,凹凸的痕跡摸起來有點麻痺感,但畢竟是痊癒了。

 

如果你正失戀,我最好的建議是,撐下去,你能挨過一小時,就能挨過一天,一天過得去,一個禮拜也沒問題。一個月,一年,你總會接受沒有他的生活,並且發現那並不是世界末日,也沒什麼了不起。

 

另外,時間最好的是,它雖然不會治癒傷痕,但會還你公道。

 

不不不,我不是指有天哪方神明會降雷劈死負心人那種公道;那畢竟太虛無飄渺,也很難實現,我們在心中偷偷期待就好。

 

我指的是,或許現在正難過的你無法想像,可是有天痊癒的你會發現,那個曾讓你掏盡心窩都想得到的人和感情,你一點都不想要了。

 

我狠狠地失戀過,那是很多年前的事,對方現在還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偶爾會聯繫,即使能坦然承認仍然像朋友一樣鍾愛著彼此,但我每次看著他,心裡都不由得感謝命運,還好我們當時沒繼續走下去。

 

他過得很好,我也不是嫌棄他,而是後來我遇到更適合的,讓我明白感情雖然不是天道酬勤,但也不會太不公平。

 

畢竟大部分戀愛只有三種結局,結婚、分手、同歸於盡。這樣看來,失戀真的不算太差了。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