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熱血熱到高血壓

最近有很多輸贏,某個週日晚上到現場看高中籃球(HBL)的冠亞軍決賽,打球熱血、觀眾也熱血,像我從入場式就開始激動,因為本屆讓球員帶家人入場,其中南山13號球員牢牢牽著阿嬤,阿嬤從小把他養大、一路支持他打球追夢,看著他們祖孫兩人,心中暖暖的。 

  

        球賽激烈不在話下,松山高中無敗績,隊中明星球員高國豪是眾人偶像,當然想贏,結果全隊都成猛張飛頻往內衝,熱血過頭反成高血壓,讓對手南山獲勝。看完直呼可惜,但就是這些生理狀況、心理狀況混合出的無法預期,讓球賽好好看。

 

另一場勝負之爭就是人腦與電腦的圍棋賽,我覺得下圍棋跟打籃球一樣,場內氣氛最重要,如果都是機器人打機器人,沒有失誤沒有情緒沒有人味,我覺得沒勁!

 

        就像寫小說或劇本,現在流行借重電腦分析各種暢銷作品模式,用大數據來排列劇情,但最吸引讀者的還是作者說故事的方式。最近讀「十四分之一」,作者把各種流派的推理作家關進十四間密室進行競賽,用推理故事對決求生,讀來事件中有事件,興味盎然,就像自己也在密室中與眾人鬥智。

 

 

各行各業確實都需要可敬的對手,因為好的對手會讓人生不寂寞。像賓士最近刊了一則廣告慶賀對手BMW百歲生日,廣告上說,「沒有你們的三十年很無聊!」既捧對手、也捧了自己,這種德式幽默令人耳目一新,這件事有無給台灣藍綠一些啟示?!

 

現在綠遠勝於藍,但是這種輸贏也出現一些現象,就像黃安心臟病回來就醫,許多人視他為全台公敵,有立委在總質詢時公開要求行政院長將黃安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反倒是陳為廷出來反對,他說,這不正是當年國民黨的黑名單!討厭黃安,結果自己卻變成黃安。

 

這讓我想到一則政治老笑話, 兩個囚犯在蘇聯監獄裡聊天﹐老囚犯問新囚犯「你是怎麼關進來的?」新囚犯說,「他們指控我反對史達林!」新囚犯說「您呢? 」老囚犯幽幽的說﹕「喔!十年前他們說我支持史達林!」。政治呀!一堆狗屎!

 

本文出自《今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