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好朋友的男朋友

Share

相對起一個友情堅固的團體中「好朋友的女朋友」這個角色,「好朋友的男朋友」似乎就沒那麼需要經過眾人的批准才行進入,不但如此,他似乎還比較能獲得大家的體諒,不管做出來的事情有多瞎。

「對啊,到底為什麼?」繼上週我們因為近年來,朋友圈裡終於多了個大家都好喜歡的好朋友的女朋友加入後,本週我們的話題轉移到好友的男伴身上。起因是在某次慶生的時候,好友的前男友,留了生日祝福在壽星的臉書,壽星大叫:「天哪,我不是刪他好友了嗎,為什麼還能留言?」,瞬間,眾人興奮,紛紛傳閱那好久沒消息的傢伙,到底寫了些什麼。

壽星說:「我發誓已經刪他好友了。」那男生的前女友則是笑著說:「沒關係啦。」。對大家來說,當然不可能沒關係,這人做出來的事情,如果不是我們這麼的縱容,最後也不會變成如此這般的八點檔。

他們在一起好久之後,她才把他帶來參加聚會,因為她很久沒談戀愛,擔心我們會嚇到他。所以朋友們說好,一定要呵護這得來不易的「家眷」,千萬別太瘋狂。

果然,那男生一來,就滿臉害羞,我們對他就更是小心翼翼。

聚餐完,要大合照,一直都不太說話的他,自告奮勇幫大家拍。「不行啊,這樣你就不在裡面了。」大家說。其實主角就是他啊,不拍到怎行。不過看他一臉堅持,我們也只好由他。拍完,要他說把照片傳到臉書,再標示我們就可以了。但他堅持要用line傳。

「其實我沒怎麼在用臉書啦。」他木訥木訥的解釋。

第一次的見面就這樣結束,後來幾乎只要聚會,他都會到,雖然席間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玩手機。「到底你是在忙什麼?」比較熟了之後,敢開他玩笑,他也一如往常報以木訥的笑容,一切讓女友替他解釋。「他工作很忙啦。」她說。的確很忙的樣子,好幾次他都會離開座位到外頭去講電話,講很久很久。「現在都那麼晚了耶。」有人不死心的想要問到底。「哎喲,他們剛剛創業,大家都很拼啊。」她繼續說。

結果他在我們心目中的好感度反而大幅提升,忙成這樣還抽空陪女友出來玩耶!真是好男人。從此由著他愛怎樣講電話就怎樣講電話,即使有時出去外面講完長長的電話回來後,會拿了東西就說要先離開。

「那要不要乾脆一起走,我們也差不多了啊?」大家提議,畢竟他女友住在相當偏遠的地方,一個人回家怎麼會放心。「沒關係啦,我等下再自己回去就好。」女友相當識大體。好久好久之後我們才知道,原來他們並沒有像她以往的戀愛那樣,住在一起。

「他的工作常常忙到半夜,他說會影響到我的生活品質。」她又解釋。我們似乎看見渴望家庭生活的她,有一絲絲的落寞。

於是,一個從來不和女友或女友的好友們一起拍照、互動,出來玩總是自顧自忙著手機、離席許久講私人電話、不接送女友、不和女友過生日、永遠不投入聚會的「好友的男朋友」,就這樣在我們的團體中,持續了五年。這當中,我們從來沒有跟她提過對這男生的半點質疑,雖然他們的互動真的很不尋常,走在路上連手都沒牽,看電影也不會坐在一起。

「他個性就是比較害羞啦。」他的女友總是趕在大家提出疑問前,先幫他解套,或許也是在幫自己解套。

五年後的某天,有個女生找到了她,說自己是這男生交往了十多年的女友,而我的好朋友,是他在這些年中,兩個劈腿對象的其中之一。他們現在決定結婚了,所以要來把事情說清楚。

那陣子大家也都輪流陪著她,希望她能早日度過這讓人難堪又憤怒和傷心的過程。而我們也都在心裡問著自己,這男生明明就那麼的不討喜,那麼詭異,為什麼我們會對他那麼寬容,連一絲絲的問號都捨不得丟出?

到底為什麼我們對「好朋友的男朋友」會比對「好朋友的女友」更能忍耐呢?我們對男性朋友往往會直接明講到底他帶來的伴侶有多瞎、有多詭異,但對女生朋友的另一半就顯得寬容許多,是不是女生們對自己都太沒自信,太過呵護自認得來不易的愛情?我不知道。

我訪問聞天祥老師介紹《金馬奇幻影展》的時候,他對其中大師單元的班偉特利導演推崇有加,他的電影都在講人生的荒謬。「那這跟奇幻有什麼關係?」,聞老師開始講述他的電影裡那些瘋狂的故事。

「最奇幻的就是人生啊!」聽完聞老師精彩的介紹後,我說,這讓他大大的贊同。

所以剛剛那個問題,答案到底是什麼,已經不是重點,很多事情我們一輩子都不會知道正確答案到底是什麼的,只能記得提醒自己,人生超出邏輯跑道的事情或許才是應該發生的事,這些事會讓當事人得到他其實真正應該得到的那份禮物。

譬如,我的那位好朋友,她後來終於發奮完成了她一直突破不了的事業擴展,以及在職進修,至於男朋友,現在可是三個人在排隊等著她點頭呢。

圖說:「女生要對自己有自信,不管有沒有另外一半,都要好好過日子!」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