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香蕉你個芭樂

Share

現在韓劇流行,一天到晚有人把男主角的台詞貼出來,如癡如醉,而我不動如山。

我沒有感情表達障礙,絲毫無動於衷的原因是因為,我身處在一個非常有耳福的行業。自從開始寫作,身邊文化工作者越來越多,大家講話天生自帶撩妹技能,隨便一個人都分分鐘完爆宋仲基。

上週大家在群組裡聊到一個名人,我表示她說話方式咄咄逼人,侵略性太重,我不喜歡。

海云馬上就說,我也不喜歡!

我問為什麼?她立刻回答,因為妳不喜歡;妳不喜歡的,我也不喜歡。

女人有時候就是要聽這種毫無理智的甜言蜜語,瞬間我就化了。

我的另一位作者朋友,那天痛心疾首地發文,說女人不要只顧外表,更要充實內心,免得價值越來越低之類。他振振有詞表是女生該“少發自拍,多讀書籍”,我雖然同意這個觀點,但開玩笑對他說,現在都不敢發自拍了,要發也不給你看見。

他回答,Themis妳盡管發,顏值即正義。

Themis是希臘神話中,一手持劍一手持天秤的那位,是正義女神的意思。

誇獎人還這麼有典故,不愧是寫書的。

我大概也是天生自帶情話技能的那種人,有次一個女生朋友和我約好見面,但她因為最近很忙,本來說好當天要再和我確認時間,後來並沒有與我聯繫。我也沒催她,到晚上她急急忙忙打電話給我,拼命道歉說她忘記了。

我笑說,我知道啊!

她很懊惱,問我怎麼不提醒她,我說這是小事,我們再約就行,妳沒和我聯絡,表示有更重要的事,那就去做沒關係。

她問,“萬一我沒事,只是在家呢?”

我回答,“那更好,妳最近這麼累,最需要放鬆休息了。最重要的是,我想妳知道,在妳不得不因別人為難自己的時候,有件事和有個人,是妳可以任性可以忘記的,而且不用怕誰生氣。”

可能她真的壓力很大,因為她突然哭了,我想如果我是男人,她會嫁給我。

但最奇特的情話,是我有天在一家咖啡店聽到的。

那是一個下雨的周五,我剛結束拍照準備趕下一個行程。經紀人忙著聯繫,助理大包小包,上個工作進度超前,我們還有一點時間,於是一行四人通通去路邊一間咖啡店裡休息。

剛坐下沒多久,化妝師和助理還在研究飲料單,我就聽見隔壁桌傳來一句小小聲的廣東話,“仆街!”

仆、仆街?

以前在溫哥華認識許多說廣東話的朋友,我能聽懂一些,不過就算不懂,應該也明白這一句很通俗的粗話。我微微轉過頭,看到隔壁桌一個斯文的年輕男生,正拿著手機深思,像在打手遊,旁邊坐著一個學生模樣的女孩,兩人大概是情侶。

那句話應該是他說的,因為在我目光停留的時候,男孩冷不防又脫口一句,“丟你老母!”

他有點緊張,一邊說一邊抬起眼來偷瞄女朋友,音量雖然小,但我卻清晰可聞。令人驚訝的是,女孩聽見這句粗口,本來有點害羞的臉,居然笑了。

她笑了,是真的打從心底高興的那種,眼睛瞇瞇地彎著,彷彿男孩對她朗誦的是莎士比亞或拜倫的詩。

我驚駭得連飲料都忘記點,好像準備考試的學生,拿到試卷才發現老師出的題目根本在指定學習範圍之外。

現在年輕人已經變成這樣了嗎?情話都這麼重口味?媽媽啊我想回家,這個世界我看不懂啊!

接下來一小時,就在男生一邊打手機遊戲,一邊時不時低聲爆出一兩句髒話中度過,而女生越聽越開心,還以非常感動的眼光看著男朋友。男孩的音量其實不大,說的都是不太標準的廣東話,大概只有我們這桌人聽得見,但還是令人不太舒服。

時間到了,我們站起來要走,結帳後剛到門口,後面突然傳來一句,對不起!

我轉頭一看,是剛剛那個大男生。

我的臉上充滿狐疑,他不太好意思,“剛剛坐在妳們隔壁桌,說的話不太文雅,真對不起。”

“喔,沒關係,”我有點詫異,又忍不住好奇,“可是...你為什麼要一直爆粗口?”

他臉都紅了,“因為我女朋友是交換學生,自己一個人在台北,她常常很想家,可是沒有人和她說廣東話。”

“我很想學,但語言天分很差,身邊也沒什麼人會講,學來學去都是一些不雅的詞,”他抓抓頭,“她今天又難過了,所以我才想逗她開心,打擾到妳們了吧!真對不起。”

瞬間我就釋然了,不知道是因為溫柔的心意,還是明白這世界還在我的理解範圍之內,鬆了一口氣。

討厭疊字的人,心甘情願叫你寶寶,明明是個音癡,義不容辭陪你唱歌。或許對方沒有宋仲基的顏值,都敏俊的長腿,蘇志燮的腹肌,但那些帥氣男主角們說出來的台詞,都比不上一個在角落打手機遊戲,用發音不準的方言討妳開心的傻瓜。

說到心裡的,才是情話。

我愛你,香蕉你個芭樂。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