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討好,請適可而止

之前在看電影《單身啪啪啪How to Be single》的時候,有一幕把我笑出淚。一個陽光老實男,總是單純地相信著他正在追求的女孩,某天,他經過間婦幼用品店,看見那個避著不見他的女孩,竟然挺著小腹在選嬰兒床,正喝著飲料的他,一口咖啡就這樣噴了出來。然後憨傻的他驚喜的對自己說:「我以為這種反應只會發生在電影裡!」。

 

驚訝到噴出正在喝的東西、看著誰的臉覺得想吐、崩潰時會用手摀住耳朵抱著頭,這些你以為只會發生在電影裡的誇張表現,其實真的會發生在現實生活裡的。我曾經有驚訝到噴出咖啡的經驗,還不只一兩次,前陣子又收集到了「看著某人的臉,覺得想吐」的經驗。

  

那是我的某工作搭擋,觀念八股的可怕,痛恨同性戀者、討厭上街頭的學生、覺得女人不結婚生子就是不正常。有天他又在義正嚴詞的發表高論時,我看著他的臉,瞬間反胃了起來。頓時我跟電影裡的那個男生一樣好驚喜:「原來真的會這樣耶!」。

 

最近,我又集到「崩潰時摀住耳朵抱著頭」的狀況。

 

因為手上的三個節目和兩個專欄都是與娛樂資訊相關,長時間密集的吸收大量當紅影視作品的結果,雖然過癮,但副作用就是太過被服務了以致不舒服。

 

什麼是太過被服務呢?

 

在劇場裡有個好玩的現象,只要台上的演員一模仿政治人物,底下的觀眾就會報以熱烈的掌聲與笑聲,屢試不爽。於是,有些創作者,怕觀眾覺得無聊的時候,就會安排這樣的表演或情節,稱之「服務觀眾」。除了政治模仿,當然還有別的手法,像是讓演員摔跤、嗆到、結巴等等。總之目的就是要讓觀眾覺得不無聊,有事可做。

 

要達到服務觀眾的標準,重點就是「不管當下的劇情發展到底適不適合」。

 

前兩天,我看著即將訪問的某部作品,當劇中男主角再度發出觀眾應該要大笑的哀嚎時,我雙手摀住耳朵抱著頭,跟著他一起哀嚎:「啊~我真的受夠了這些一直在服務觀眾的作品了…」,「只要再讓我看到一部,我就要爆炸了。」當時我跟姊妹淘這麼哀嚎著。

 

服務觀眾,換成白話文或許可以用討好二字來替代。這個世界愈來愈多人習慣用這類速成的「討好」來掠奪屬於你的珍貴資產,像是,好感、笑聲或眼淚。當他們試了一次發現可行,就一而再,再而三的不斷往上加碼,結果世界被他們搞成了這副虛偽的模樣,那些我們珍貴的資產也變成了有形的金錢與點閱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