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如何與龐大生物相處

從小出了點名,讓我在社會上佔了點便宜,但也有些奇怪的難關,像考駕照。

 

雖然早會開車,但想到跟一群人擠著考試、便一拖再拖,四十歲才硬著頭皮參加駕訓班、考試,終於合法上路。

 

這種心情很複雜,人往往就得硬著頭皮才能跨進新領域。小時候看西部片,克林伊斯威特拿出填裝六顆子彈的左輪手槍,卻能連砰八人,太神!自然想當牛仔學騎馬,就這樣從童年肖想到初老,總算如願。

 

真站在馬前面,發現馬好高大。人與人之間有共同語言,溝通尚且困難;人不會馬嘶、馬不通人語,該怎麼跟馬這龐然大物相處?

 

教練說,緊張將導致肌肉緊繃、重量更重,馬這種膽小、敏感、力量大的草食動物可以從我的肢體察覺情緒,當然跟著緊張。因此馬術的英文horsemanship,追求人馬合一,不靠力量硬拽硬騎、而是順勢而為。感受牠的動作與節奏、配合牠跑步做出挺腰的打浪、壓浪,牠也會察覺我輕微拉著韁繩帶動口銜的方向。當馬「受銜」,代表願意接受我的指揮,我們都可以放鬆而專心的享受這段時光。

 

有位朋友仗著大膽自學,跳上馬後硬騎,馬當然不肯受銜、連連對撞( bounce ),整整摔了四次,人累、馬也累,還是得從頭學起,重新建立人馬關係。

 

六十初老、發現天下萬物都能累積點經驗、啟發點哲學思維。對岸當然是龐大的存在,相處起來更加微妙,該怎麼面對這龐然大物、該怎麼熟悉彼此節奏,都是藝術。千萬不能動輒來個柯氏對撞,bounce到雙方都頭昏眼花。

 

這次肯亞詐騙案的司法管轄爭議,我們還沒跟對岸碰撞,立委跟官員先撞得滿頭包,互不受銜,民粹、官粹都蓬勃發展而且網感強烈,越撞掌聲越多,但大家在這事件上只想討掌聲嗎?聽說羅部長年輕時寫過連環泡劇本,依此推斷,那時我有劇本”管轄權”,而年少輕狂的我愛丟劇本,如果…! 那對不起了…!

 

 

本文出自《今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