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微溫的半圓

寫字的人,不是自己故事多,就是身邊有些經歷豐富的朋友。通常這些人分兩種,一種和我說完,會叮嚀我別寫出來,另一種興致勃勃,期待能出現在故事裡。

 

妮娜屬於第三種,當我問她能不能寫的時候,她笑笑說隨便妳,要寫的話記得換名字。

 

妮娜在公關公司做事,主辦現場活動。一個小主管,一堆大責任,她的生活充滿齊天大聖般的甲方,一天七十二變,她的手機就像八爪章魚的吸盤,隨時黏在手上。

 

我和她去參加過一場婚禮,結婚的是她的女同事。妮娜提早到場替新娘打點,只見穿著婚紗的女主角一邊化妝,一邊還豎起耳朵聆聽場外的動靜,像個犯焦慮症的患者。她數度提起有如蛋糕的大裙襬,衝到會場指點音響人員,大喊不行不行,這邊不是這樣弄的。

 

我看著職業病深入膏肓的新娘子,覺得誇張又心疼,笑著和妮娜說,“以後妳結婚,拜託答應我一定要冷靜。”

 

她攤了攤手回答,“我答應妳到時候一定放開手,好好當一次公主,但沒有人要和我結婚。”

 

妮娜並不是單身,她有個男朋友叫做大維,兩個人在一起也有幾年了,但還沒有步入禮堂的打算。大維的條件很好,在一家代理進口酒的公司做事,人站出來風度翩翩,神情有點冷,笑起來卻像個大男孩。

 

世界很大,他們一起到去過很多地方,照片裡走遍四季,地圖上撰寫日常。職場上叱吒風雲的妮娜,每次站在大維旁邊,都會露出小女生的神情,他是她心中的王子,是她缺少的那塊半圓。

 

“還沒有表示嗎?”我問,心裡也知道答案。

 

“沒有,”妮娜苦笑,“我也暗示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不鬆口。”

 

我不覺得人一定要結婚,畢竟幸福有很多種面向,知道自己要什麼就可以。可是痛苦卻只有一種,就是太強求。

 

最幸福的事都是水到渠成的,相愛尤其是。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天氣正好,他曾經想要存錢買跑車,現在覺得四門才方便穿裙子的妳上下;妳想到他心頭一暖,以前迷戀雜誌上有人魚線的男模,後來發現躺在他的鮪魚肚上刷手機比較舒服。

 

人生已經充滿太多不拼就得不到的事,甚至有時候努力也無法獲得;感情就該輕鬆溫暖,起碼不要像撬開一顆緊閉的蚌那麼辛苦。

 

想結婚的人,在對方也明白的情況下,兩個人還沒走上紅毯,答案只有一個。

 

他知道你要什麼卻不給,因為那不是他要的。

 

你要的如果不能給,那就不是對的人,那些優點再夢幻,與你都沒有關係。

 

那天的婚禮很溫馨,充滿焦慮的新娘後來終於被安撫,因為大家威脅她再不專心打扮,就要把她的進場曲換成let it go。新娘的父親牽她出來的時候,我看見妮娜留下眼淚。

 

我想她不是為了同事哭的。

 

後來妮娜就與大維分手了,大家都覺得有點突然。

 

過了一年多,妮娜說她要結婚,對象是自己公司的同事。她喜孜孜地約大家出來,說要親手送喜帖給我們。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