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需要適當的位置。

Share

雖然他已經離開我的生活好一陣子,但現在只要想到那幾年發生的事,還是會一肚子大便。

「你很誇張,他只是個經紀人,又不是愛人,這麼難忘喔?」姊妹淘聚會時,因為一個分手的話題,我又談到這個人,她們終於理智線斷裂。但我還是很堅持要把這造成我人生巨大陰影的事,告訴今天的主角~那個正在跟男友談分手的新朋友。

我的那個經紀人,脾氣不小,曾經我們在山上拍某雜誌的外景,坐的是雜誌社的車,結果拍攝時間超過預期,回程時他在車上全程臭臉,當車子好不容易塞到了市區時,他突然開門下車,丟了一句:「你們真的很過份。」,就甩上車門,走了。

「那你怎麼辦?」我的新朋友果然是有在認真聽故事,還會記得我的存在,不像我的那位經紀人。當時我就獨自被留在車上,跟整車完全不熟的雜誌社工作人員們,繼續塞,直到他們載我到達說好的地方。

他還是個無法被問,卻也不會主動回報的人,如果問他某個工作的後續,他就會說我質問他。而且他晚上會把一切通訊調成勿擾模式,但演藝工作變動多,所以我只好常常在半夜跟工作單位聯絡第二天一早的事情。我拍戲的時候,他也從來不跟現場,頂多開鏡和殺青那天到,中途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只能用電話或訊息找他。

「根本就是在跟《雲端情人》共事啊。」,我說。其實我也很怕他來,因為他都會板著臉玩手機,每次劇組都會偷偷問我,他是不是在生氣。「我不笑的時候也是啊。」另外一個朋友回我,「但你不是經紀人啊。」我回答。

經紀人就是需要幫藝人打通關、找工作、結善緣,但是他連幫我問個工作機會,都會告訴我他不好意思。每次有人跟他交換名片,他也永遠都說自己的名片剛好用完。需要他幫忙拍工作照,他會給我幾張人小到像一粒米的遠照,然後告訴我沒辦法,手機就只能拍到這種。於是,有次我拿了台單眼相機給他,只見他用右手捲著那台相機的掛帶,晃呀晃的,晃呀晃,晃晃晃。而他,最常掛在嘴上的名言,竟然是:「怎麼會有人做得出這種事啊?」。

我的新朋友此時好像有點懂了我為什麼非得跟她說這段故事,因為她那位正在談分手的男友,狀況就很像我的這位經紀人。

她的男友大她幾歲,卻老是以學者的姿態,告誡她為人處事的大道理。若她在工作上受了委屈,絕對別想得到他任何安慰,別被罵就萬幸了。更扯的是,她的狗死了,她哭,還被他唸。「養牠的時候就要知道這是遲早的事,你應該要做好心理準備!」他說。

也就是那天,她連夜打包行李,離家出走,到我們其中一個姊妹淘的家暫住,因此也開始了我們成為朋友的緣分。

然而那個男生並沒有像她以為的那樣到處找她,反而發了兩通簡訊,一通寫著:「你打包的時候,故意摔那些東西,樓下的鄰居上來抗議了。」,另一通補充:「怎麼會有人做得出這種事啊?」。

那些最會把這句話掛在嘴上的人,如果有機會讓他們用第三人的角度看看自己,不知道會不會也會這麼說?

本週我看了果陀劇場的新戲《ART》,劇中三個角色為了一幅找不到適當地方擺設的畫爭執不休,在一來一往的精彩對話中,我們也看見了人對於自己定位的疑惑與放錯位置的傷害。

我的那位經紀人和新朋友的這位男朋友,以人的本身來看,或許沒有錯,畢竟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個性。但如果以身份來看,或許就是另外的答案了。當自己處在不適當的位置上,自己不快樂,也蹉跎了別人,何必?

「《ART》是一場精彩的人性辯證,讓你思考自己的位置,在人生裡的,也在各種關係裡的。」

Advertisement
蔡燦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