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愛是猝不及防

Share

我去過很多海島旅行,有的很近有的很遠。工作時間長,度假時間短,休息的時候就想躺在沙灘上曬太陽,喝酒不論地點,吃飯不看鐘點,啥都不想,啥也不幹。

只有一次,是身負重任去的。

好朋友沙皮想要和女朋友毛毛求婚,地點選在東南亞的旅遊勝地。他很緊張,拜託我們陪他一起去,大約覺得沙灘海浪椰子樹會提高獲勝率,再加上一群智囊團,沒道理不成功。

是這樣的,如果想執行一件秘密任務,首先要把最蠢的人瞞在鼓裡,沙皮最初就走錯第一步,把事情告訴了最大嘴巴的Jason,導致所有人一路上提心吊膽,因為他隨時可能會說漏嘴。

才上飛機坐好,Jason就興奮地舉起手機,“哇!這麼有紀念性的一次旅行,沙皮你一定要和毛毛多拍一點照片!”

毛毛一臉疑惑,沙皮心驚膽跳,大頭連忙接口,“哈哈他們一起出門好多次了,我才是第一次和你旅行,我先拍我先拍!”

於是兩個大男人,硬生生地對著相機,歪嘴斜眼自拍了好幾張。

接下來,Jason的手機響了,沙皮傳來一個訊息,“管好你的嘴,傻逼!”

到了下榻的旅館,面對著潔白沙灘與蔚藍海洋,大家忍不住深呼吸,誰都還沒來得及講話,Jason先開口,“太美了!真是個互訂終身的好地方!”

毛毛大約還沒睡醒,但沙皮聽得一清二楚,他睜大眼睛,手刀在脖子上一劃,我立刻接腔,“什麼鐘聲啊?沒聽見!你以為還在上學,還打鐘呢!”

這次大家的手機都響了,依然是沙皮傳來的訊息,“不管是誰,現在就把傻逼推進海裡!”

就這樣過了兩天,大家吃吃喝喝,該游的都游了,該逛的也逛了,沙皮還沒有動靜,大頭終於忍不住,問他什麼時候要執行,因為Jason一開口大家都頭皮發麻,幾天下來累都累死,沙皮再不開口,我都要和毛毛求婚了。

“我…我還沒想好,”沙皮很忐忑,“你知道,毛毛有點少女心,憧憬華麗的場景,每次看到什麼煙火求婚唱歌跳舞的,都大喊好浪漫好感動。要不然你們幫我想想該怎麼辦?”

“這還不簡單,找一堆蠟燭,沙灘上擺個心,你拿著戒指站在中間不就好了?”大寶聳聳肩,一派輕鬆。

“那不行,你沒注意到嗎?這幾天黃昏都刮風,火一下就滅了,”大頭皺著眉頭遙望遠方,若有所思的神情,把自己當諸葛亮。

“啊!海邊不是有賣風箏的嗎?你就把戒指綁在風箏上,然後遞給毛毛一個望遠鏡讓她看,你覺得怎麼樣?”Jason很努力的樣子,大概想要彌補一下。

沙皮看著他,一臉不可置信。

“這樣好了,我們幾個假扮成歹徒去嚇毛毛,然後你衝出來英雄救美,最後對她說,想這樣保護她一輩子,如何?”大頭擺出一個帥氣的姿勢,得意洋洋。

“你們要怎樣讓她認不出來?”沙皮忍著火氣,試圖以邏輯反駁。

“這…”大頭顯然沒想到這一點,頓時語塞。

“互換衣服不就得了!”Jason一拍大腿,“你扮成我,我扮成他,他扮成你!”

大家的啤酒噴了滿地。

有些朋友的存在,是為了證明我們既善良又聰明。

只有沙皮沒有笑,他瞪著我們,眼神淒涼而絕望,“我一輩子單身對你們到底有什麼好處?”

很快到了最後一天,從中午開始就感覺得到沙皮的緊張,裝戒指的小盒子塞在他的褲袋裡,始終沒有拿出來的勇氣。

接近黃昏的時候,我們坐在一個面海的酒吧,氣氛山雨欲來蓄勢待發。沙皮顯然已經放棄大家的建議,生性害羞的他,不知道要使出哪一招。

夜色漸漸襲來,只見他毅然決然站起,拉著毛毛的手,往海邊的樹林裡走。大家都很疑惑,因為那裡一片昏暗,什麼都沒有。

兩人過了很久都沒回來,夕陽漸漸落下,剛出沒的昆蟲將大地喚醒,不知名的星星被夜色點著。海風也從帶著鹽香的潮濕變成混和花香的涼爽。

“該死!”Jason憂心忡忡,“沙皮是不是來硬的,毛毛不答應,所以挖個洞把她埋了?”

又過了一會兒,沙皮終於和毛毛回來了,兩個人牽著手,其中一隻手指上,閃爍著一點亮光。

我們跳上跳下,爆出歡呼。

回去的班機上,大家睡得歪七扭八,我醒著看電影,轉頭想和經過的空服員要一杯水,發現毛毛醒著。

“怎麼不休息一下?”我問她。

“大概是震驚過度,還沒反應過來,”她看了一下手上的戒指,“沒想到沙皮會在這裡和我求婚”

“對了,”我突然想到,“他到底是怎麼求的?都沒聽你們說。”

“他呀!”毛毛大笑,“他就把我拉去海邊,說要散步,我們兩個從沙灘頭走到沙灘尾,再從尾走到頭,太陽都下山了,他還沒開口。”

“最後我實在好累,問他是不是有話要和我說,他一急就結結巴巴,掏出戒指之後,臉都漲紅了。”

“我從來沒看過那樣的他,覺得好可愛,趕快說我願意,”毛毛摀著臉,動作十足少女心。

“啥?”我失笑,“虧大家還給他出了好幾個主意,雖然都蠻糟的…..因為沙皮說妳喜歡華麗浪漫的場景。”

“對喔!我都忘了!”她像是如夢初醒,“我不知道,當時我只覺得好高興。”

“沒辦法,誰叫我喜歡他,”毛毛的臉上帶著笑容,比手上的戒指更燦爛。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之後我們都經歷過許多,戀愛分手得到失去。最難過的時候,都沒有對愛失去信心,因為我始終記得當時毛毛的臉,與她的答案。

我們都會在心裡刻畫藍圖,列出種種條件,外型個性習慣偏好,但最後會愛上的人,很多時候和想像的不同。

不是我委屈,而是你值得。

符合期待的安排的確討人喜歡,可是讓人感動的,不是你活成我要的樣子,恰如其分。

喜歡或許能按部就班,但愛是猝不及防,

銘記在心的時刻,往往是出乎意料的,甚至不合常理;我描繪過千百種幸福的側寫,可都比不上你的一個影子。

喜歡是你說了我想聽的話,愛是我在你還沒開口之前,就搶著回答。

沒辦法,誰叫你喜歡他。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