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有點想念那些年

地震!

 

2016年5月12號星期四的十一點多,我還賴在床上,微醒,看著三隻會跟我睡的貓咪們在旁也賴著,覺得幸福,閉上眼睛繼續享受這難得的悠閒。突然,床顫動了起來。

 

對貓奴來說,家裡不管發生什麼不尋常的狀況,都是尋常的,因為貓會開窗、開門、開一切,會拖拉抹布、衣服、鞋子,會把一切物品掃到地板上,所以跟貓躺在一張床上的時候,床會顫動根本沒什麼,肯定是牠們在抓癢。當時,我這麼想。

 

直到發現貓怎麼一隻隻從我床上跳開,而床還在動,喔不,是整間屋子都在晃動…

 

地震。

 

我趕緊衝到客廳把門打開一個小縫,據說這樣可以預防萬一震到門框變形門會打不開。我蹲在門邊緊抓門把,以免貓咪藉著小縫開門跑出去,然後我才想到準備好的地震包和可以求救的手機竟然遺忘在房間床上。

 

這個時候,我想到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其實,自從看了這部電影之後,每到地震,我腦海中都會自動跳出電影裡那個地震的場景。這個改編本片導演/編劇九把刀自己半自傳小說的故事,從1994年男女主角的高中時期講起,一直到2005年女主角結婚為止。1999年的921大地震時,柯景騰和沈佳宜已經分隔兩地,各自擁有新生活了,當地震發生,所有人都驚慌的從室內逃出,大家拿著手機,拼命地尋找有訊號的地方,好聯絡心裏那個最重要的人。

 

人群中的柯景騰拿著手機的手,因為要遷就微弱的訊號,高高舉起在半空中,這個畫面,讓我每到地震,就會想起。

 

一定很多人想,ㄟ,這片我太熟了,還需要你這樣詳細的介紹?我想說的正是這點。遇到地震我就會想到這個畫面,而在這部片之後,還有多少國片能讓大部分的人如此倒背如流、印象深刻?能在講到它的時候可以對劇中情節朗朗上口,發生日常中的小事,像是遇到馬尾女孩、遇到有心愛的人罵你大笨蛋,甚至遇到高中小屁孩,你都會情不自禁想到它。拿出片名舉例的時候,你知道大部分的人都會知道你在比喻什麼。

 

雖然大部分的人也不認為這是部多麼專業的電影,但大部分的人都熟悉這部電影,並且也被感動過、被逗笑過、被想像不到的分鏡驚喜過,它成了某一世代的觀眾,唯一擁有的共同話題片,光是這點,我就覺得很了不起了。

 

2016年的台北電影獎入圍名單公佈後,許多電影人都發文檢討與深思,共同擔憂的是「台灣自製電影未來怎麼辦」。而我想到的,是1999年的柯景騰。那個年代,我們拿著手機尋找著訊號,想著的是愛、是牽掛、是飽滿的傾訴,但是在2016年的我們,拿起手機忙著在臉書發地震文。柯景騰忙著找他的沈佳宜,而現在的我們忙著在網路上尋找樂子。

 

在這個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再奇怪的2016,還有多少人專心的生活,專心的感受,專心的書寫?九把刀是那麼拼著命的留下他的文字,我曾說過我並非他的書迷,但研究過幾本他的小說後,我不得不佩服他說故事的功力。

 

電影,到底要怎麼樣才可以感動大多數的人?每個人都會說:「需要一個好故事。」,但現在到底還有多少拍片的人真的在意故事大過演員的顏值?

 

我想,現在回想起那份真摯的牽掛,一定還是大家都會心有戚戚焉吧?真實的情感是不會變的,只是大家現在都不相信罷了,寧願相信繽紛的視覺特效與華麗的美妝美服。

 

我開始想念那些年了,那些我們曾經素著臉,樸實著生活出屬於自己故事的年代,那些不用忙著虛張在各式社群網路上的日子,快樂是如此深刻的讓人久久不忘。現在呢?Po出貼文的那一瞬間,喜怒哀樂就隨之淹沒在網海裡了。哎,時代。

 

 

 

圖說:穿著華服,演著主打高顏值的偶像劇,提醒自己別被淹沒在虛幻裡,戲歸戲,真實情感才是最能打動人心的地方。(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