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茵茵 / 瘦身只是過程,健美才是最終目標

Share

文 / 康茵茵‧圖 / 如何出版

Advertisement

雖然我不曾爆胖到八、九十公斤,卻曾經胖到成為北藝大舞蹈系一夕成名的肥天鵝,才當上大學新鮮人,外籍老師就搖頭相對,然後立刻換角—因為他沒想到寄予厚望的芭蕾女孩,才經過一個暑假竟變成胖甜甜。

我再也不要當,讓王子懷恨的肥天鵝

學芭蕾舞的人當中,我算很晚才開始,國中一年級才正式學習芭蕾。為什麼會去學舞?這跟我的體重有關。我是那種會讓媽媽為了煮三餐傷腦筋的小孩。胃口不好、身體也很差,膚色偏黑,臉色卻很蒼白、嘴唇也乾乾的。媽媽每次餵我吃飯,兩個小時還吃不完一碗飯。其實我並不挑食,也不忌口,只是不喜歡吃東西,真的讓媽媽煩惱不已,深嘆這孩子怎麼這麼難養!

一直到我上國中時,剛好有個同年的朋友在學芭蕾舞,她跟我說:「如果介紹朋友去舞蹈教室學跳舞,服裝免費喔!」

比起學音樂,學舞蹈的費用並不高,但是會花很多錢在衣服上。我聽到這個消息後,眼睛為之一亮—「可以穿可愛的蓬蓬裙耶!」但我沒想到的是,媽媽的眼睛也為之一亮—「女兒去跳舞、消耗體力,就會吃得多、睡得好。」所以,可以說為了讓我能吃、能睡,是我學習舞蹈的開端。

當年還沒有雪隧,宜蘭到台北的距離遙遠、城鄉差距大;然而我們頭城居然出現了一間高雅時尚的芭蕾舞教室,真的太讓人驚喜了!如果能成為這間教室的學生,穿上漂亮的蓬蓬裙,像個公主一樣地跳著芭蕾舞……光是想像就讓我雀躍不已。

因為這樣,我開始學習芭蕾舞,也因為跳舞運動的關係,我的身體真的比較好一些。一直到高一,因為眼睛開刀,身體不舒服導致食欲差,就又開始爆瘦,當時身高已經有 166 公分,體重卻只有 37、38 公斤。



怎麼可能?!我居然變成一隻胖天鵝

高一是我人生最瘦的時期,當時舞蹈班上每天都要量一次體重,就怕學員們太胖跳不起來。但只有我一個人不用量,老師光看我外表就點頭過關了,大家可想而知,我那時候有多瘦了。

北藝大的舞蹈系是7年一貫制,也就是高中3年加上大學4年。那一年我也報考了北藝大,結果沒有考上。沒考上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過瘦。太瘦讓我失去機會。受挫之後我逼自己一定要作息正常、調整身體,而且運動得更勤,芭蕾舞也跳得更好,連帶地胃口也變好了,所以到了高三時就恢復到應有的健康,體重也增加到 49 公斤,畢業時居然還增胖了 4 公斤。

會突然這麼「福態」是有原因的。高三那年,我如願考上北藝大。北藝大是獨立招生,也是最早放榜的學校,300 多名考生只錄取 10 名,我是那一年全國十分之一的幸運兒,夢寐以求的學校都考上,我還需要認真練舞嗎?!

於是,惰性就來了。在例行的練舞時間找各種藉口偷懶,「老師,我腰痛!」「老師,我那個來!」……因為運動量下降,食量卻沒有減少就開始發胖了,而且還從免秤重 VIP,變成舞蹈教室唯一的胖天鵝。

天啊!沒想到我居然有發胖的一天!

生活不正常,胖到皮膚都抗議

記得剛考上北藝大、到學校報到時,老師因為看過我的資料,所以看到我很興奮地說:「哇,來了個這麼厲害的人!」結果經過一個暑假,再到學校上課時,老師看到我發福的身材,居然冷言地問我: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老師的嚴厲和不悅,我看在眼裡。我了解他希望我能用最好的狀態入學,開始好好地練舞,因為舞者最精華的練舞時間,就是高三到大學這段期間,萬萬沒想到我竟然肥著進來了。

這名外國籍的老師對我說:「原本有一個舞蹈角色是要給你的,但是你這樣很不尊重自己的舞者身分,我只好換角了。」

這番話讓我嚇出一身冷汗,當然馬上減肥。

通常光是學校的課程一天大概要跳四到六個小時,甚至是八小時,但是為了減肥,我連下課都主動做皮拉提斯、繞操場跑,練舞時也比其他同學多繞幾圈,想盡辦法快速瘦身。在這股毅力下,大約 20 天左右,我就瘦回 47 公斤。

不過,老實說,大學生活真的太精采了,豐富到讓我肥胖連連。同學們經常相約上陽明山看夜景,然後夜衝、夜唱,活動一籮筐,尤其在練舞空檔,大家玩得更起勁,常常玩到早上六點才回學校,連上床躺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就直接上課。

那段日子,幾乎第一節都有排課,而且是太極課;整夜嗨翻天,一早哪有體力打太極啊?!所以,我的太極課被當了。不只如此,長期作息不正常,我的身材開始走樣,久久未見的蕁麻疹又大爆發,我這才發現「代誌大條了」!趕緊恢復正常作息、勤加運動才慢慢恢復。

本文出自《茵茵的ㄦ字腰扭扭操》如何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如何出版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