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進擊的肉包

1.

 

我有個如妹妹般的朋友,叫做肉包,人其實長得很可愛,眼睛明亮笑容甜美。這個綽號是她高中同學取的,當時她人如其名,圓圓臉上的嬰兒肥怎麼按摩都消不掉,上了大學,男友和朋友都交了新的,只有這兩個字仍舊陰魂不散。小時候肉包很討厭這個別名,出社會之後才知道膠原蛋白的珍貴,從此不再介意。

 

肉包是我朋友的助理,平常跟著老闆到處出差,打理他生活大小瑣事,從訂飯店機票餐廳,到排服裝訪問造型,包子鉅細靡遺,毫無錯漏。我常嘲笑朋友沒了肉包就是個廢人,他會邪魅一笑,“牙能夠自己刷,妹還得自己泡。”

 

無恥之徒。

 

肉包心裡有個喜歡的人,不是她的老闆,是她以前的大學同學,和她不住在同一個城市。她的男神在我們眼中,就是一個普通的、高高瘦瘦書生型的大男生。這件事讓我朋友忿忿不平,不知道是因為沒被小助理肯定,還是有著霸道總裁情結,每次說起那個男生,他總是喃喃抱怨:“就是一隻弱雞,到底哪裡好?沒有人魚線,也好意思來吃我們家肉包。”

 

我給他一個白眼,“吃肉包的人,能練出人魚線嗎?”

 

女主角笑倒在一旁,眼睛瞇成兩道橋。

 

2.

 

肉包認識男神很多年,一直不敢表白,遠在不同城市的兩個人偶爾發訊息互相關心,交集僅此而已。我們也習慣她的暗戀,直到有一天,肉包在狀態上發了一張照片,那是兩隻牽著的手。我在點讚之前,看到底下她老闆打的一百個驚嘆號。

 

知道自己不是唯一被瞞在鼓裡的人,感覺還蠻好的。

 

後來肉包害羞地和我們交代過程,上週她生日,男神發來祝賀的訊息,最後加上一句:“其實我和妳的生日很接近。”

 

肉包傻了,她記得男神的生日是秋天,那晚自己算好一過十二點準時送上祝福的,肉包是金牛座,怎麼也搭不上邊。

 

男神隨即補充:“妳不是512嗎?我是十月二十四,剛好是妳的一倍。”

 

胡蘭成曾對張愛玲說,我願意和妳發生一切可能發生的關係,肉包和張愛玲的差異,大概是太陽與冥王星的距離,可她也知道如果一個人盡力把相隔快半年的兩個日期連在一起,大概就是喜歡的意思。

 

於是她鼓起了全世界的勇氣問對方:“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對方正在輸入訊息”,肉包的心撲通撲通跳,時間好像突然靜止了。

 

最後男神終於傳來四個字:“好的好的。”

 

“好的”和“好的好的”,看起來相同,其實不太一樣;前者是願意,後者是表示不能更願意。

 

3.

 

男神從此變成男友,肉包也開始遠距離的生活。本來手機就不離身的她,一開始也不覺得有什麼差異,戀愛只是多了定位與視訊,早安與晚安,其他和單身的時候一樣,日出伴隨日落,季節照樣更迭。

 

每隔幾個月,兩人也會見面,本來說不介意分隔兩地的肉包,漸漸覺得不滿足。有人說異地戀就像是養手機寵物,你冷落他不行,重要時候卻也派不上什麼用場。

 

肉包終於和暗戀對象在一起,內心充滿小女孩的夢幻,渴望更多的糖,更美的情話。可距離擺在眼前,兩個人就是隔著幾千公里,天氣預報都不一樣。

 

於是肉包開始鬧脾氣,計較小細節,像是男友不記得紀念日,情人節沒收到花,誰和誰長假又去了哪裡旅行,他們卻永遠只能在對方的城市相聚。

 

等到好不容易見面,她又處處留心男友的一舉一動,希望從蛛絲馬跡裡得到證明,確認自己在對方心中的重要性。

 

她退化成了一個幼兒,想去哪吃什麼都不知道沒意見,許多小任務都賴在男友身上。以前一肩扛起大小瑣事,任勞任怨的她,在男友前面變了一個人。她的老闆嘆為觀止:“這年頭,吃個肉包也不容易,咬一口才知道裡面是什麼餡。”

 

我很沒好氣:“這是少女心,你懂不懂?太善解人意的女人只不過是不喜歡你。”

 

其實我明白的,肉包只是想被在乎的人照顧,讓自己充滿安全感,平常硬撐著堅強的時候,才有消耗的能源。

4.

 

可惜,肉包的男神不明白女生這點小心思,努力配合了一段時間,他終於吃不消。在一次小爭吵之後,他向肉包提出分手:“我以為妳是獨立自主的女生,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肉包在我們前面大哭,怎麼勸都止不住,我很心疼,不停遞紙巾給她:“別哭了,再哭妳就要變湯包了。”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