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在塵埃中愛

1.

 

因為主持美妝時尚節目,常常見到許多漂亮可愛的女孩,那天錄影,一個與我比較相熟的小女生安琪,委委屈屈地坐在一邊。我正想過去關心,她的經紀人對我擺擺手,悄聲說:“現在別和她講話,會哭的。”

 

“怎麼了?”我有點擔心。

 

“還不是男朋友,分分合合幾百次,”經紀人無奈,“剛剛又和她吵架,說再也不要聯絡了。”

 

我點點頭,不再說甚麼。錄影的時候她心神不寧,身體坐在棚內,意識卻在天邊,鼻頭和眼睛都紅紅地,像一隻可憐的小兔子。我盡量不丟話給她,錄完影她第一個往外衝,匆忙收了東西就要走。經紀人在後面想拉都拉不住,苦著臉說:“熙妍姐妳看看,本來大家說好一起去吃飯,現在她說不行,她要殺去那男生家樓下等他。”

 

“等他幹嘛?”我瞠目結舌,心想難道要上演荊軻刺秦王?

 

經紀人攤攤手,“天知道,她說她不想被丟掉。”

 

原來只有我那麼暴力,好吧。

 

2.

 

麥麥和男友遠距離兩年了,從一開始她就嚷著要結婚,一年後好不容易和男友取得共識,她開始準備去對方的城市生活,除了收拾東西,還辭了工作。

 

她辭職的時候,我們都投反對票。倒不是因為生活的問題;麥麥的爸爸早就替女兒買了一間小公寓,於是她仍住在家裡,把房子租出去,靠著一點租金也不會餓死。可是我總覺得為了感情過於義務反顧很危險,勸了幾句她聽不進去,我再說下去就像個見不得她好的惡後母,只好閉嘴。

 

散席的時候,一個朋友對我笑笑,“妳對麥麥好像母雞護小雞。”

 

“大概是我太悲觀了吧!”我聳聳肩,“這樣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萬一結不成婚怎麼辦?”

 

一年前的話還猶言在耳,昨天清晨,剛與男友通完電話的麥麥打給我,邊哭邊罵:“這渣男,既然不想結,為什麼浪費我那麼多時間?這兩年我一直等,什麼都不做,他一直拖著不肯辦手續,最後被我逼急了,才承認自己還不想結婚!”

 

我明天就去把自己這張烏鴉嘴給封了。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