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們來試試

日前到美國參觀製作電影特效、虛擬實境的「數字王國」,跟他們一同開會,頗有感觸。

 

        以前認為工程師沒有藝術細胞,像程式一樣思考,但這次看著他們面對從沒做過的挑戰,不說「技術做不到啦!」而是「我們來試試」,接著投入創作,互動習慣截然不同。而藝術出身的編導也合作中理解新科技,進而挑戰極限。雙方對彼此都是外行人,但透過相互學習、左腦右腦合作,迸出新火花。

 

        在今日的資訊社會裡,當專家已嫌不足,必須學會另一項專長,像要生出另一副頭腦,跨領域撞擊,才有機會突破僵局。

 

        好比以前認為華人沒法拍像007這種大場面的槍戰,但杜琪峰導演做到了;以前認為華人寫不出好科幻小說,大陸的劉慈欣靠「三體」拿下科幻界諾貝爾獎之稱的「雨果獎」,這部作品講天文、物理與外太空,不好懂,但已經改編為舞台劇,票賣得超級好!電影版也正在製作中。

 

 

 

 

        創作人天性好奇,什麼都想試試,不喜歡大家都走的路。台灣影視近年來有兩大主流,一是懷舊、二是校園輕喜劇,這兩個領域百發百中,如果仰賴大數據分析,所有老闆都會選擇照舊,但影視產業重創意,不能老懷舊;有創作力,才有未來。

 

        在「光陰的故事」、「同學會」之後,請合作團隊開發新題材,這次「瘋狂伸展台」 過程苦煞編導,但是nice try!看崔震東做驚悚片"樓下的房客"也是努力尋找新題材, 而陳玉勳的「健忘村」更是拭目以待!

 

        創作人除了好奇心,還天生反骨。好比老人院大火,輿論罵安養院黑心,但在大家紛紛打落水狗之際,有人卻想著:開設養老院吃力不討好,業主為何還要經營?是否本意存有佛心?而眾人紛紛幹譙養老院人手不足,那試問你有耐心長期照顧家中老人嗎?有!那為何又要送養老院?當然,某批評者也太有"創意",連歐陽妮妮沒跟鄰居打招呼也被記上一筆,真.....!

 

 

 

 

本文出自《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