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說愛你,在末日來臨之前

1.

 

我曾看過一個統計,據說十年是友情的劃分點,每個人約隔十年就會換一批朋友,現在社會步調快速,該數字可能降低為五年。這個統計一定沒有把像我這樣的懶人計算在內,我身邊超過十年的朋友很多,連幼兒園同班的同學現在都還有聯繫,能隨時出來約吃飯的那種。

 

一鳴就是這種人,他四歲的時候我就認得他了,一路以來都是同班同學,一直到我出國讀書。最近我在北京工作,有天暴雨,他剛好來出差,約了兩人的中間點見面。

 

他是個急性子,我換好衣服後就接到他的訊息:「好了沒?我再15分鐘就到餐廳了。」

 

我回覆:「我可能沒那麼快,起碼還要半小時。」

 

「有沒有搞錯?老朋友見面,妳什麼樣子我沒見過,不用打扮了!」

 

我靠著窗,發給他一張自拍,上面的我馬尾素顏,外面狂風暴雨,水成四十五度角潑灑,這種場景如果是拍戲,一定是男女主角裡有人犯了滔天大錯,不得不上演苦肉計,發大招追回真愛。

 

那不是一鳴和我。

 

「為什麼非要在這種天氣見面不可?」我很委屈地問。

 

「少囉嗦!」一鳴回覆,「你老說我們是生死之交,今天就是你證明赤膽忠心的時候!」

 

應該有個人來告訴他,作家的話都是賺錢用的,千萬不要相信。

 

我低頭看手機,叫車軟體相當幽默,把平常黑色的小車子變成船隻,在偌大的城市裡悠哉航行。誰說在機場等不來一艘船,今天的北京,我擁有一整個艦隊。

 

2.

 

千辛萬苦趕到餐廳,一鳴前面的啤酒杯已經空了,我的鞋子全濕,頭髮扁塌,見到他的時候,不是不想撲上去掐死他的。

 

「說吧!幹嘛了?」點完飲料,我沒好氣地問。

 

他沉默一陣,像是在找合適的字眼,最後才回答,「我和娃娃可能差不多了。」

 

我心頭一驚,娃娃和一鳴在一起很久了,大家都以為他們會結婚的。

 

「她說我們太像老夫老妻,我對她也和以前不一樣,她無法想像結婚之後的生活,」一鳴苦笑,「我不明白,像老夫老妻有什麼不好?」

 

我喝著熱茶不說話,他半開玩笑問:「你戀愛都談那麼久,有沒有讓戀情永遠新鮮的方法?」

 

我瞪了他一眼:「有,保持乾燥,暴雨天待在家別出門。」

 

他傻呼呼地笑著,活像個神經病。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