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我是孕婦,可是我好想出國玩!

孕婦好像是所有 “No” 的總和。

 

把所有想做的事通通列出來:吃半熟牛排、吃生魚片、喝咖啡、熬夜打電動、看恐怖片、蹲著大便、腳底按摩、騎車、刺激的戶外活動,然後再一一把它們鎖進抽屜裡,就是我的懷孕人蔘~~~

 

「什麼算是刺激的戶外活動呢?潛水算不算?」我不知道欸。但只要我一說出來,立刻就會有人瞪大眼睛質問我:「蛤~妳懷孕還去潛水啊!」好像就是不行。雖然我的朋友懷孕時出國四次、坐長途飛機,還跑去潛水:每次一說出來,大家看我的眼神還是一副「妳腦子有洞」的樣子。

 

除了孕婦,看來每個人都有所本,知道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能做。我好想借來看看,只是每個版本又不太一樣。

 

 

§        §        §

 

 

孕婦其實是非常脆弱的動物。記憶力退化得和金魚差不多就算了,智力好像也是。

 

大家總是會拍拍肩膀、好心地提醒:「不要想太多~要學著放鬆~」不過當我說:「嗯!我這幾天好累,有跑去六星集按摩欸。」對方又會用高八度的音域尖叫:「什麼?!孕婦按摩會流產耶!」冷不防的一句話直直戳進心裡,讓妳晚上又煩惱得睡不著覺。

 

我們每天被告知著各種可以、不可以,內心裡上演著黑天使和白天使的兩種不同念頭的拔河;懷孕真是一場沒完沒了的拉鋸戰啊。

 

 

老公是個興趣廣泛的阿宅。和他在一起之後,平時的休閒娛樂不外乎逛街、拍照,偶爾看看電影,一隻腳連外縣市都很少踏出去過。因此,和他交往前,我們就說好,每年都要集中火力出國一次,解放一下我雙子座不羈的個性(握拳)。

 

即使是嘗試懷孕的過程,我們依然保有每年一次出國旅遊的計劃。2013 年 11 月去墨爾本;2014 年 3 月第一次做人工受孕,一個月後生理期報到確認受孕失敗;8 月做第一次試管治療,成功懷孕卻在 10 月流產;2014 年 12 月到倫敦跨年,回到台灣後,2015 年 1 月 30 號做第二次試管植入,八週後確定懷了雙胞胎。

 

懷孕三個月那陣子,看到好多音樂圈的朋友在臉書上 po 出在冰島拍到的極光照片,每一張都炙熱燃燒著我的旅遊魂。某次我趁老公偷買錄音室器材、虛報假賬卻不小心自爆露餡時,機不可失地大喇喇拿出「冰島旅遊卡」當作交換條件。

 

「妳是說冰島嗎?」似乎發現有人趁機揩油嚇了一跳。

 

「嗯。再不去就沒機會了,以後是房貸加上小孩貸的苦澀人森。」說出口時倒是有點不好意思,臉都漲紅了。

 

「可是做試管也好貴耶,我們可能沒那麼多預算。」

 

少在那邊…真空管不貴嗎……「好吧。那去東京。」

 

「蛤?妳不會太委屈嗎?」

 

「那也沒辦法……」哼。我可是抱著沒魚蝦也好的心情跟你商量的。或者你也可以當它是種體貼。「人家好想出去嘛~~~」

 

 

按照人類圖的說法,人體內最誠實的聲音叫做「薦骨」;當妳極度渴望做一件事的時候,妳可以感受到內心深處正發出類似「嗯~」的低鳴。最近薦骨「嗯」到我都快耳鳴了!「什麼骨?在哪裡?」我指著尿尿的地方:「好像在這…(欸我忘記哪裡了亂指一通)附近吧,重點是!它代表著最~真~實~的答案。」

 
 

就這樣,我的東京行得到老公的初步同意,只要產檢時醫生同意,我的東京血拼之旅就手到擒來啦,嗯哈哈哈哈哈!

 

 

 

圖/本人提供

問醫生是有技巧的,咳咳。我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像一個讀書態度很好的新生,用最謹慎的態度在醫生面前慢慢坐下,屁股坐不滿椅子的三分之二,用既擔心又期待的心情,詢問醫生孕婦出國的風險。

 

「醫生,請問像我現在懷孕三個多月,沒有害喜也沒有任何不適的徵狀,可以出國嗎?」狀態看起來很好的孕婦,咳,希望醫生聽得懂我的暗示。

 

果然第一個診所醫生就像和我事先排練過一樣,順著我的話馬上接下去說:「當然可以啊!最好是懷孕三到五個月,中期的時候出去,身體是最舒服的。」

 

太好惹。那再來是情境劇喔!請接招~

 

「可是,好像有人說到東京會有輻射的問題耶,那這樣會不會影響到我的小孩呢?」

 

「呵呵呵,你說輻射啊?那東京每年不是有很多小孩出生,有問題的話新聞早就爆出來了,這麼久也沒聽說過,沒問題的啦!」

 

當下的心情簡直就像保齡球兩球打出 spare 一樣爽快,好想跟醫生來個擊掌啊!但我們還是要沈住氣先把這一齣演完,「那我就放心多惹~謝謝醫生。」

 

「要試著放輕鬆喔,加油!」

 

我像志玲姊姊一樣把手舉起來,誠心誠意的也向醫生說「加油!」

第一次問就碰到這樣明智的醫生,多麼幸運啊!

 
 

走出診所後,老公一付事有蹊蹺的餘慮;他想了又想,忍不住問我願不願意再換一位醫生看看。「去吧去吧~」我像手中握著一百分考卷的小學生,蹦蹦跳跳覺得考試很好玩的樣子。

 

第二位醫師是一位診所的院長。

 

「最好不要啦。」瞇瞇眼醫生笑著回答我。

 

「為什麼?!」我差點從椅子上跳下來。

 

「因為妳懷的是雙胞胎啊!我太太之前也是懷雙胞胎,我每天都好緊張呢!坐飛機有時氣流不穩定,孕婦會受到驚嚇。還有妳在國外不小心走路跌倒了怎麼辦?對不對?懷雙胞胎變數真的比較多。」我好像沒辦法辯駁。「而且啊,我建議妳過了 28 週後就不要上班了,那時候最好天天在家臥床安胎。我上個禮拜才緊急剖腹拿出一個 22 週的小孩,出生時已經沒有心跳了。不足月生產對寶寶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事。」

 

 

沒想到說話笑瞇瞇、看似放很鬆的醫生,私底下對懷孕的太太這麼緊張謹慎,還丟出一個威力十足的不幸事件,炸得我們魂飛魄散。

 

我和老公走出診所後,都沒開口提要出國的事了。

 

 

可是那陣子我真的好不開心。為什麼兩個醫生的意見落差這麼大、而我們卻偏要聽第二個醫生的意見?我能不能用更理智的方法去做判斷,而不是出於恐懼的妥協?

 

老公說:「如果你心裡有答案,那我們就出去啊。我們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決定才選擇問醫生的,你明明也很擔心不是嗎?」

 

「我當然會擔心!」不只是擔心發生意外,我也很擔心被當作是不愛媽媽的小孩。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懷孕出國會和自私貪玩的媽媽劃上等號;難道我不能是愛小孩又能享受生活的孕婦嗎?

 

這時我才發現我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在網路上爬了很多關於懷孕出國的文章,看到很多人對孕婦出國發生意外是很不以為然的。可是我知道,受制於別人的眼光來決定我的判斷,也不是件健康的事,想想決定在回到北醫例行產檢時,順便問問老王對於出國的意見。

 

老王抱持著和第一位醫生一樣的意見。不過老王說話時,我的內心卻不停地轉:其實老王的意見也不是這麼重要了,出國就是怕發生意外,我是怕出意外還被罵。

 

 

§        §        §

 

 

過了兩個禮拜後,我還是遲遲沒有上網訂機票。想來想去,忍不住打了通 LINE 給遠在美國的阿蛋。

 

阿蛋的女兒毛毛當時出生沒多久,生孩子這件事接下來會碰到什麼,她可說是我的Deja Vu。「當然要去啊小妞!妳知不知道孩子出生之後要出一趟遠門有多困難?」阿蛋是我見過最理智且實際的孕婦,當我準備待產包時,她還特別寫備註提醒我記得帶武媚娘和紅高粱(電視劇)去。

 

「這兩天我不過是想從舊金山去一趟加州;以前坐飛機一下子就到了,現在為了毛毛只能開車。帶著寶寶欸,你想時速可以快多少?四五十吧?還要打包一堆嬰兒用品。」

 

「而且妳根本無法想像孩子生出來之後有多辛苦:每天蓬頭垢面連好好整理自己的時間都沒有,半夜不時得起來看看孩子的狀況,奶頭被他們扯來扯去咬破皮還是得撐著餵奶。沒多久奶也垂了、肚子也鬆了,妳要留些 quota 給以後這些苦日子扣啦!」

 

原來阿蛋有成功說服老公的案例呀。(準備筆記)

 

「我只能說還好那時候我們有狠狠砸一次錢去夏威夷玩,住天堂套房、吃好睡好,不然現在半夜被挖起來哪來那麼多的正能量?」接著阿蛋用很低沈的聲音描述她當時走去泳池區的狀況:「飯店的泳池分成兩邊。我第一次發現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一邊是一般的成人池,另一邊是幼兒池;你知道裡面有多擠嗎?擠滿了一群玩到失控的小孩,我猜有的孩子偷偷尿在游泳池裡面了,可是旁邊那些眼袋已經落到水上飄的媽媽們,連拉他們出去的力氣都沒有。」接著阿蛋輕輕嘆了一口氣:「嘿,那就是我們接下來要過的日子。」

 

嗚嗚嗚~說的太好了,我怎麼忘了一開始就轉成擴音給老公聽啊。

 

「還有,妳要知道,連醫生都無法給妳一個確切的建議,代表這件事沒有標準答案,不要自己嚇自己。之後你會發現連路人的婆婆媽媽都可以插上一腳,你要做孩子們堅強的後盾抵抗三姑六婆啊!」

 

 

嗯哼,我承認阿蛋是我理想的黑天使。這不就是好姐妹最適合扮演的角色嗎?幫妳把悶在心裡不敢說的話說出來。超爽的。

 

 

然而,爽完後突然釋懷:我決定不買機票了。

 

因為我突然懂了:其實我從頭到尾就是個比較膽小的媽媽啊。

 

我還是會需要大家的意見,因為我怕;但另一方面,我也只是想得到支持和認同:「妳應該照自己的想法對自己好,因為妳很辛苦,妳值得。」其實我心裡當然有個底啊!只要能讓我覺得有人體恤我的辛苦,我就可以好好地思考:「嗯嗯其實我還是不敢懷孕時出國。」但任何的脅迫,對我來說都會產生反作用力:「你是在說我不值得嗎?我不這樣做就是自私嗎?憑什麼這樣說?」我就會沒有辦法嚥下那口氣,去做我心裡本來想做的決定。

 

是的很不理智,但我回想起來,那時的我就是這麼不理智、這麼反骨呢。

  

 

如果你身邊有孕婦朋友,請不要太緊張地覺得「哎呀萬一我鼓勵她做了錯的決定怎麼辦?」孕婦只是需要你的支持。她的頭殼裡還是有顆大腦可以做決定的。

 

「我站在妳這邊」,就可以囉。

 

 

深白色2人組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媽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生了一對雙胞胎寶寶,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