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為你留一顆糖

最近為了工作,我長期住在酒店裡。節目錄一天休一天,工作日從下午開始妝髮,晚上開錄,收工是凌晨,除了路燈,整個城市都睡了。白天裡永遠堵車的大街,在太陽出來前空無一人,我換上拖鞋,卻沒有趁機在路中間大搖大擺;這條馬路平常那麼忙碌,我們不要打擾它休息。

 

等整理好睡覺,差不多都三四點了,第二天基本只剩下處理事情的時間,新書馬上要出版,還有會議和宣傳要塞進這可憐的日程,然而我還要寫作,專欄和公眾號都要更新。

 

在同一個房間待個天荒地老是很悶的,我盡力營造家的氣氛,除了旅行一定要帶的精油蠟燭,我在酒店附近發現一間小花店,夾在一個咖啡廳與餐館中間。有空的時候,我會帶著電腦去喝一杯咖啡,一邊碼字一邊假裝悠閒,離開前在花店挑一些花帶回去,當作犒賞自己的禮物。人啊,一定要時不時摸摸自己的頭,才有走下去的動力。

 

看店的是一個小女生,她並不認識我,不過也很正常。去幾次熟了,她看見我老是拿著電腦,就叫我「寫字的姐姐」。我們也會閒聊,尤其在她包花的時候,她有一個男朋友,兩個人年紀差不多,說好再努力存幾年錢,兩個人就結婚。

 

“那很好啊!兩個人有共同目標,走得更穩更快,”我很為她高興。

 

她笑笑,把紮好的花遞給我,上面打著漂亮的蝴蝶結。

 

那天我有一個下午可以休息,在健身房泡了兩小時,心滿意足往咖啡廳出發,經過花店,見到她在櫃檯埋著頭,仔細一看,肩膀還一聳一聳。

 

“欸,怎麼啦?”我走進店裡問她。

 

她抬起頭,一見是我,眼淚更是急急地流,“姐姐,姐姐...”

 

接下來的一小時,她抽抽噎噎地告訴我,男友最近行為古怪,不但找不到人,還老是心事重重,昨天是她生日,他都忘得一乾二淨,什麼都沒安排。

 

“我問他是不是有別的女人了,他就暴怒罵我胡思亂想,”她非常委屈,“我一急,問他是不是不想結婚了,他居然說他要想一想!”

哇一聲,她又埋頭大哭。

 

我這個人見不得女生哭,一流淚我就慌,有次一個朋友懷孕,超音波掃描是男生,一心想要女兒的她在診所嚎啕,在一旁的我急得不斷道歉,好像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

 

“妳別哭啊!別哭!”說完這句話,我突然靈光一閃,跑進隔壁的咖啡廳。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我捧著咖啡廳買來的切片小蛋糕,一邊唱一邊遞給她。

 

小女生愣住了,暫時止住眼淚。

 

“太好了!”我心想,終於不哭啦!

 

“哇!!!!!!”才停了幾秒,她又哭成淚人。

 

我好像一個手忙腳亂的人,妄想用OK绷封住一座堤壩的裂縫。

 

“妳怎麼又哭啦?”我急問。

 

“一個陌生人都會買蛋糕祝我生日快樂,”她抽噎,“他卻連這都不會做!”

 

我默默不語,可是情侶與陌生人怎麼會一樣,對於愛人,我們要的並不是街角咖啡店賣的一片現成蛋糕。

 

女孩與我坐在一片繽紛芬芳的花海中,身邊有點心有飲料,造成一種在花園喝下午茶的錯覺,但我想她看不見任何顏色,也聞不到絲毫香氣。

 

“姐姐,妳說妳是男人該有多好,”她一邊擦眼淚,一邊喝咖啡。

 

好?好在哪裡啊!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