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青年路易的煩惱

我認識路易這個人有八年了,他是個有趣的人,在台灣出生,一歲時搬去美國東部某小鎮,整個學校只有兩個亞洲人。英文是路易的母語,中文不太靈光,台語倒是很溜。

 

他說起中文的語氣像小學生,活到三十多歲,他都一直管「膝蓋」叫做「七蓋」,因為膝關節彎起來像數字7;把「裝潢」說成「裝房」,因為是在房子裡進行。每當我恥笑他的時候,他就會冷笑用閩南語把我罵得體無完膚,語速和語感都像電視購物廣告。

 

最近我日夜顛倒,社交生活幾乎降為零,路易找了幾次我都沒時間回。昨天凌晨開完會,人已昏昏沉沉,他的電話立刻追到。

 

這年頭通訊軟體這麼方便,誰還打電話,因此我想一定是大事。

 

“救命!”他在電話那頭哀號,“妳一定要救我!”

 

“幹嘛?”我嚇了一跳。

 

“我發給妳的截圖看了沒?”他問。

 

我這才想起,這幾天他找不到我,但發了一堆照片來。

 

“還沒時間看,你直接說好了。”

 

“小雨要和我分手!”他悲慟萬分,接下來花了半小時,鉅細靡遺地描述事情的經過。

 

“所以妳覺得怎麼樣?”他問,“喂?哈囉?妳還在嗎?”

 

“嗯,在呀!”我連忙回神,不好意思說剛剛差點睡著。

 

是這樣的,任何感情問題除了當事人,朋友很難真的感同身受,尤其是當對方已經累成狗的時候,如果想要傾訴,請簡單扼要,盡量控制在二十分鐘內。

 

“所以妳覺得我該怎麼辦?”路易聽起來很焦急。

 

“想挽回就去追,想放棄就失聯,”就為了這麼點事,果然是小學生,我心想,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這有什麼難的?”

 

“我當然想復合,可是現在她傳訊息給我,我不知道該不該回。”

 

“既然想復合,為什麼不該回?”我疑惑。

 

“人都稀罕得不到的東西,”他振振有詞,“如果我已讀不回,她一定會覺得奇怪,然後更想抓住我吧?到時候談復合,不就更有立場嗎?”

 

我不出聲,這次不是打瞌睡。

是的,人性本賤,所以有人高冷,有人矜持,有人若即若離,有人故作神秘。大部分的時候這些招數的確能起一些作用,會增加一個人的珍貴感,營造“本人很忙,要不要隨意,我可不是每天閒著沒事在等你”的印象。

 

可是對最親密的人,也要這樣高來高去嗎?

 

“等等,”我從一灘泥的姿勢起身,“讓我搞清楚一件事,你現在是想把小雨追回來,還是單純想贏?”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