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青年路易的煩惱

Share

我認識路易這個人有八年了,他是個有趣的人,在台灣出生,一歲時搬去美國東部某小鎮,整個學校只有兩個亞洲人。英文是路易的母語,中文不太靈光,台語倒是很溜。

他說起中文的語氣像小學生,活到三十多歲,他都一直管「膝蓋」叫做「七蓋」,因為膝關節彎起來像數字7;把「裝潢」說成「裝房」,因為是在房子裡進行。每當我恥笑他的時候,他就會冷笑用閩南語把我罵得體無完膚,語速和語感都像電視購物廣告。

最近我日夜顛倒,社交生活幾乎降為零,路易找了幾次我都沒時間回。昨天凌晨開完會,人已昏昏沉沉,他的電話立刻追到。

這年頭通訊軟體這麼方便,誰還打電話,因此我想一定是大事。

“救命!”他在電話那頭哀號,“妳一定要救我!”

“幹嘛?”我嚇了一跳。

“我發給妳的截圖看了沒?”他問。

我這才想起,這幾天他找不到我,但發了一堆照片來。

“還沒時間看,你直接說好了。”

“小雨要和我分手!”他悲慟萬分,接下來花了半小時,鉅細靡遺地描述事情的經過。

“所以妳覺得怎麼樣?”他問,“喂?哈囉?妳還在嗎?”

“嗯,在呀!”我連忙回神,不好意思說剛剛差點睡著。

是這樣的,任何感情問題除了當事人,朋友很難真的感同身受,尤其是當對方已經累成狗的時候,如果想要傾訴,請簡單扼要,盡量控制在二十分鐘內。

“所以妳覺得我該怎麼辦?”路易聽起來很焦急。

“想挽回就去追,想放棄就失聯,”就為了這麼點事,果然是小學生,我心想,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這有什麼難的?”

“我當然想復合,可是現在她傳訊息給我,我不知道該不該回。”

“既然想復合,為什麼不該回?”我疑惑。

“人都稀罕得不到的東西,”他振振有詞,“如果我已讀不回,她一定會覺得奇怪,然後更想抓住我吧?到時候談復合,不就更有立場嗎?”

我不出聲,這次不是打瞌睡。

是的,人性本賤,所以有人高冷,有人矜持,有人若即若離,有人故作神秘。大部分的時候這些招數的確能起一些作用,會增加一個人的珍貴感,營造“本人很忙,要不要隨意,我可不是每天閒著沒事在等你”的印象。

可是對最親密的人,也要這樣高來高去嗎?

“等等,”我從一灘泥的姿勢起身,“讓我搞清楚一件事,你現在是想把小雨追回來,還是單純想贏?”

“這不是一樣嗎?”路易疑惑反問我。

當然不一樣,戀愛又不是比賽。

“我還是簡單回覆一句就好,不超過三個字,”路易深思熟慮一番後決定,“過幾天我想去旅行一個禮拜,不辦漫遊,這樣就能理所當然地不讀不回了。”

“妳覺得這樣小雨會不會擔心緊張我?”他很興奮地問。

我不知道耶路易,我比較為你的智商擔心緊張。

“隨便你吧!”我有氣無力,實在沒精神再教育他。

“謝謝!”他心滿意足,“妳真是個好朋友,意見超有幫助。”

喂!我什麼也沒說,都是你自己的想法好嗎?!

過了幾天,路易果真踏上旅程,他沒和任何人聯繫,半個月後回來,說帶了禮物給我。

我問他計策有沒有用,小雨有沒有如他預期的焦急想挽回,他點點頭表示有。

“那不是很好嗎?和你想要的一樣。”

“可是我們沒有復合。”路易苦笑。

“為什麼?”我傻了。

“原本我是真的想把出走當作一個招數,結果沒聯絡的這陣子,反而給自己機會好好想一想,”他低著頭,“後來發現這樣下去沒意思,我們真的不適合,現在勉強追回來也沒用。”

我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

“要走那麼遠才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你說我是不是很蠢?”

“不會啦!”我安慰他,“你只是呆而已。”

落下風的感覺很不好,誰都想要被稀罕被秒回,可是兩個人既然走到分手這一步,無論是暫時還是永久,一定是因為有問題。那麼,最先該思考的是還能不能該不該走下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要怎麼解決矛盾。

用什麼手段過招,以什麼姿態回應都只是套路;千方百計把對方追回來,只為了自我滿足,如果依然不適合,那兩個人都輸了。

別想著怎麼樣能讓他回來,先決定你要到什麼地方去。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