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老公是人工受孕的良伴,不是涼拌

去北醫請王家瑋醫師做試管的準媽媽都知道,老王的時間是寸秒寸金的,多搶到一分鐘都是妳前世修來的福氣。

 

進入試管療程後,看診時間取決於當天早上報到的順序;八點電梯門打開的那一剎那,往往生殖中心的門口已經大排長龍。「不是八點才開始嗎?」大概比看到天的盡頭還難吧!我永遠不知道第一個報到的人是幾點來的。那陣子每兩天就要回診確認卵泡和子宮內膜厚度,每次都必須事先排開所有的工作等三、五個小時,老王看診外還得隨時到手術房做取卵手術或到植入室植入。一看老王開門時,身上穿著手術服,就知道又要再等半個小時了。

 

這段時間,老公一早就調好鬧鐘,把我們兩頭愛睏的驢子趕上車,然後讓我先上去排隊、他去停車買早餐。碰到老王穿著手術服出現、所有媽媽心裡齊嘆「啊……」的時候,他會陪我玩數獨,或是陪我聊天、看手機。候診區擠滿了等待的夫妻,拿筆電辦公的辦公、看韓劇的看韓劇,大家似乎都有備而來,真是不可思議的場景。

 

而記憶中最害怕的,要算是取卵手術了。一個人躺在冷冰冰的手術檯上,等待麻醉發揮藥效,彷彿才聽到身邊的護士扯著嗓子問我:「妳怎麼心律不整啊?」一眨眼便沈沈睡去了。那時候還沒有什麼母性支撐著我要多麽正向地面對這一切,只有任人擺佈的恐懼,結束後扶著微微腫脹悶痛的肚子朝產房外走,印象中那條走廊走了好久好久。

 

走出自動門看到老公,有氣無力地趴在他身上說:「一個人在裡頭實在是太恐怖了,我再也不要一個人了。」老公摸摸我的頭髮,沒有說話。

§        §        §

人工受孕是一連串茫然等待的日子。因為要放鬆心情啊,生活的小確幸是躺著看老公拖地曬衣服。醫院給的注意事項,老公比我還要在意:不讓我提重物、不讓我蹲下來撿東西。

「打針那天可以吃穆記牛肉麵喔!」

「那我可以不吃麵不打針嗎?」

當然不行,打完針後抽抽噎噎地跟老公說:「嗚嗚嗚,去吃牛肉麵喔~~~」
 
任性是最好的止痛藥。老公不僅得想出許多花招吸引我,還要隨時當我的心靈導師。比如打排卵針那陣子,因為卵巢過度刺激引起嚴重腹積水,老王苦笑著安慰我:「腹積水懷孕的機率通常比較高喔。」老公欣喜若狂地對我狂使眼色。誰知接近驗孕那幾天,腹積水和不舒服的症狀開始消退。

「我是不是沒有成功啊!為什麼腹積水退了!」我說。

「這個不能反推的吧,不要亂想!」老公回我

「給我腹積水!給我孕吐!」我像示威者一樣在家來回跺腳。老公又能馬上生出解套的說法:「網路上也有很多媽媽是沒腹積水,照樣懷孕的喔!一定是北鼻不想讓妳太辛苦啦,真是個體貼的乖寶寶!」

深白色2人組端端

創作團體「深白色二人組」主唱。中廣音樂網ihappy DJ。雙子座媽咪,買菜舉棋不定,老公捉摸不定。出過兩張專輯,生了一對雙胞胎寶寶,並擁有職業花藝設計師證照。專長是旁敲側擊、左右逢源地亂用成語,得出個人專屬的後現代解構文字趣味;搭配連任教美術老師三十年的父母也望塵莫及之素人扭曲畫風,跳躍性地分享小女孩太太天馬行空之新手主婦的大無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