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太努力

小涵一直是個公認的美女。

 

她的個子不算高,比例卻很好;身材凹凸有致,一雙腿修長白皙。小巧的臉上有一雙大眼睛,化妝之後總讓我覺得像隻貓,還是那種男人呼之不會來,而尚未揮手她已揚長遠去的高級品種。

 

她的社交生活非常繁忙,節日就不用說了,鮮花禮物堆滿辦公室。就連平日,都時不時有人送飲料點心上來,嘉惠所有同事。大家都覺得小涵行情太好,異性對她來說根本不會是問題。

 

但即使是這樣叱吒風雲的尤物,還是會墜入情網的。

 

她不談戀愛則已,一談就身心靈全部投入。小涵非常喜歡對方,溫柔體貼是基本配備,打掃下廚鋪床疊被樣樣都來。兩個人在家都怕男友無聊,還絞盡腦汁負責說笑話解悶。他的朋友就是自己兄弟,對他的家人更是無微不至。

 

小涵收起所有閃閃發光的羽毛,變成一個居家好女人,以大家從未見過的形象出現,做盡了一切大家覺得她不需要也不可能做的事。

 

就在大家尚未習慣昔日的女神變成女僕的時候,他們分手了。正確來說,小涵被甩了。

 

面對一籮筐的關心與問題,小涵無法交代,因為她自己比任何人還錯愕。她努力回想自己哪件事情做得不對,甚至哪句話說錯。沒有,連男友都對她說,「妳很好,是我的問題」。

 

好像這句話是一個符咒,讓不甘心的冤魂就此安息,而受委屈的正義得以伸張。

 

分手讓什麼都變了,連讚美都顯得不單純。好話往往只是伏筆,後面的"只是"或"可是"才是重點,跟隨著讓人心痛或發怒的指控。

 

小涵無法接受男友的理由,她很氣憤地問,「既然我這麼好,什麼都沒做錯,那為什麼還被分手?」

 

說得也是。可惜,這就像面對一個讓人為難的問題,他盡力給了得體的說法,而你還表示不相信。

 

你忘記的是,他只是想讓你下台,不是要你相信。

 

小涵很爭氣,在人前沒有哭,朋友在這時候發揮了最大用處,聽她抱怨傾訴之後,我發現與其說是悲傷,小涵比較像是不甘心。她不斷地說自己對前男友如何如何的好,而他是如何的不珍惜。

或許都是事實,但是戀愛就是這麼弔詭的一件事,它從來就不公平。感情畢竟不是等價交換,並非努力就能考好的試。

 

就像這世界上,大部分的時候都不是天道酬勤。

 

最後她終於從兩人的共同朋友那裡得到答案;據說男方覺得小涵太激進,做得太多,他有壓力。

 

「為什麼你不和她直說呢?」朋友問。

 

這個屬於慢熱型的男生回答,「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抱怨一個人對你太好,好像很不知好歹。」

 

我不禁想到以前讀研究所的時候,升研二的一場口試。我準備了好久,當天非常緊張,最後逐步中翻英沒有過,氣餒得差點哭出來。教授對走出口譯間的我說,妳要更放鬆一點。我沮喪回答,“可是我真的很努力了”。

 

被我們稱為口譯之神的教授,揚起眉毛淡然地說,“yeah, but it’s not effort based.”

 

這句話當時讓我一下醒過來,一直記得到現在。

 

是的,努力不計分,努力是應該的。

 

現在看來,除了能力不足,我的表現不好也可能有部分是緊張的原因。我花了很多時間準備與練習,這個考試對我來說太重要,於是更無法以平常心對待。越看重就越緊張,而越緊張就表現得越失常。

 

這個世界重視的是結果,過程論是拿來安慰自己的;一個選手沒到達終點,誰在乎他訓練多紮實,跑得有多辛苦。有的人盡心盡力只是為了對得起自己,享受付出的滿足,又能站在制高點,證明自己是個懂得去愛的人。可是奮鬥的方向不對,這段關係裡開心的只有你,那麼其實只算自娛自樂。無論多拼命去愛,如果用的全是對方不喜歡的方式,他感受到的恐怕只有壓力;你都付出那麼多了,不感激好像忘恩負義。

 

報恩是很累的,誰喜歡陷入非愛不可的壓力。

 

而給得多的那個人,因為缺乏期待的回應,往往越付出越苦澀。

 

做得多不一定有用,做得對才是關鍵;多去了解他,投其所好。態度放輕鬆,記得所有關係成功的秘訣,就是兩個人都能愉快。

 

埋頭苦愛沒什麼了不起;我們追求的是,愛得更聰明。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