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與你聊到天荒地老

前幾天我和幾個認識多年的女朋友一起吃飯,因為健身教練要我多攝取蛋白質,於是我喪心病狂地在大熱天裡提出吃火鍋的要求。她們索性一不作二不休,請認識的老闆開放平常不招待客人的頂樓天台。

 

爬上最高樓層,還沒看到位子,我問服務員桌子在哪裡,她笑瞇瞇地帶我到一個角落,讓我鑽進一個類似送餐的詭秘小電梯,按了按鈕之後,我冉冉上升,從電梯裡探出頭,迎接我的是三百六十度的美景,天台正中央只放了一張桌子,簡直感覺像求婚。白天的熱氣已經消散,夕陽把木造地板映得金光閃閃,偶爾傳來幾聲夏末蟬鳴。我們脫掉鞋子,毫無禮儀地盤腿窩在椅子裡,叫了一大堆不可能吃完的食物,然後真的把它們一一消滅。

 

不得不說,有時候和姊妹們在一起的自在,真是什麼異性約會都無法打敗。

 

我們抱怨吐槽吹牛罵人,分享最近的江湖傳言,安安是時尚雜誌編輯,負責定期貢獻最新帥哥照片讓大家補眼睛。我們對不認識的人津津有味地評頭論足,活像百貨公司關門後在櫥窗前瞎逛的少女。小琪羨慕又哀怨地問,怎樣才能找到這麼幸福的工作,沒錢她也願意上班。

 

「這麼多天菜,妳的男神是誰?」小琪非常好奇。

 

安安笑一笑,秀出一張照片,我們探頭一看,都有點驚訝。

 

照片上的男生帶著眼鏡,雖說斯文白淨,但長相普通,身材和剛剛看到的八塊腹肌猛男們,中間的差距不只一百條人魚線。

 

「他?!」小琪不可置信,「這個好在哪?」

 

安安側著頭想一想:「他能和我聊天。」

 

我點點頭,小琪臉上滿是惋惜與不以為然。

 

無獨有偶,有個男神朋友最近也和我感嘆,說自己找不到女朋友。

 

「連你都有這個煩惱,要其他人怎麼活?」我想到平常圍繞在他身邊的正妹們,給他一個大白眼。我最討厭言若有憾心則喜之的抱怨,讓人想起那種明明考了第一名還無辜地說自己都沒讀書的學霸班長。

 

「妳不知道,現在找個能說話的人有多難。」

 

我頓時明白了,不由得同意。

 

會聊天,能說話到底有多重要,讓肌肉帥哥和性感尤物都失色?

 

我的答案是,看你要的是什麼;如果只想滿足視覺與生理需要,那有沒有交流真的沒關係,但若進一步提升到心靈層面,兩個人是不是有話講,絕對成為一段關係長久與否的關鍵。

 

我不是要很虛假地說外表無所謂,內在美更重要之類;事實上能不能聊和品德沒多大關係,兩個人可以八卦偏頗,可以持不同意見,但得能互相接話,也就是指兩個人頻率是不是相同,彼此能明白對方想表達的點。

 

小時候我也是外貌協會,好啦起碼我覺得我自己是外貌協會,後來不得不承認,無論男女,若是沒有話講,長得再好的人也有看膩的一天。我自己很喜歡各式各樣的冷門知識,會被有才華,能隨時丟一些特別想法,或是知道我不懂的事那種人吸引。回顧過去,我長期交往的對象,也都是和我能聊很久的男生。

 

這種人在小時候或許好找,因為自己懂得也不多,但長大後就明白這看似簡單的要求越來越不容易,因為我們變得更聰明。

 

現在哪個行業都不乏外型好的人,這個優點已經漸漸變得沒那麼稀缺,只能算是加分,而不是主要答題項目。而外表的比重在一段關係裡也是如此,如果兩個人的興趣愛好毫無交集,想的事說的話都不在彼此的理解範圍內,對方長得再好都沒有用。

 

生活那麼枯燥,一個人如果只有外表而無法聊天,日子根本過不下去,因為功能性太少。

 

人終其一生,不過是找個旗鼓相當的對手,在同樣的波長裡互相享受旗鼓相當的快樂。

 

然後在任何熱鬧或寂靜的場景裡,與一個能侃侃而談的人,沉默而舒適的相對無聲。

 

那一刻,空氣都是滿足的。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