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穆熙妍 / 輸得起

Share

祐又最近失意,晚上睡不著,白天總恍神,一週瘦了快三公斤。

我知道為什麼,但無從勸起,只能在有空的時候陪她吃飯。她抽菸的時候比挟菜多,常常一個小時下來,一句話都沒有。

「妳說,到底為什麼?」她沒頭沒尾地問。

「誰為什麼?」我悶頭苦吃,這個問題在預料之內,並不值得從美食中抬頭。

我會這樣反問,是因為祐又喜歡的人,和她的閨蜜在一起了;前者明白她的感覺,兩人之前還頗有些曖昧,眼看離正式宣布就差一點點,而後者,一直也是知道的。

現在閨蜜這個詞被濫用的簡直可恥,任何稍微見了幾次面的女孩,合影過,都能被稱為姊妹或閨蜜。天知道有人就是喜歡認識新朋友,顯得人面很廣,又愛自拍上傳,問題是人家拿著手機靠過來說要拍照,就算明知道會被修圖軟體磨皮得慘不忍睹,但難道還能把對方推開?

可是祐又和這個女生不一樣,她們是真的好朋友,一個喝醉了在車上吐,另一個能伸手去接的那種。

我不確定她想知道的答案,是有關誰的背叛。

「誰都可以,為什麼?」她低眉垂眼,看著手中燃燒的紙菸。

我停下筷子,腦中閃過一百種答案,像是因為他三心二意,因為她無視與妳,因為他們是真愛,因為他們不懂尊重,因為他們沒有坦白的勇氣,因為你沒自己想像的重要...

但最後我只回了一句,「哪有什麼為什麼。」

是的,人生就是這樣,糟心事那麼多,不是每次都能有答案。

「妳知道我對他多好,想盡藉口送他禮物,連軍人節都不放過,」祐又苦笑,「他爸媽來,我特別找人訂了最難訂位的餐廳,安排車安排人,上次他趕企劃熬夜三天,我也三天沒睡幫忙,最後兩個人攤倒在客廳,睡到他助理來敲門。」

我默默地邊喝湯邊聽。

「和我做姊妹五年,她失戀過三次,每次我都陪她喝,為她出氣,打電話痛剿過她的前任。」祐又偏著頭回想,居然帶著一絲笑意,「我們一起旅行過六次,逛街撩漢血拚殺價。她有次食物過敏,臉腫得像豬頭,我拉著她滿城跑,到處找藥。我在路上被扒的那次,她二話不說衝上前,硬是把包從歹徒手裡搶回來,還被我罵得好慘。」

我默默喝著湯,突然發現有東西滴在碗裡,我抬頭看,以為下雨了,電光火石之間才明白,是自己的眼淚。

「妳說為什麼,為什麼啊...」祐又終於崩潰,靠著我嚎啕大哭。

她的哭聲像受傷的小動物,嗚咽著委屈,我的肩膀濕成一片,原來真的下雨了。

人生就是這樣,糟心事那麼多,不是每次都能有答案。

所以要記得少數幾次有解的瞬間。

有時候愛是放棄,是原諒,是犧牲,是成全。放棄本來就不屬與你的,原諒或許不是有心的,犧牲因為你失去的起,成全因為誰也不能阻止誰。

「要我也去罵人嗎?」我想逗祐又笑,「幫妳問候他們祖宗十八代?」

「不要...除非他們不幸福,」祐又一邊哭一邊說,「把人弄得那麼慘,還不好好在一起的話,那我不更像個傻逼嗎?」

there.

你會更好的,我保證。

就憑這句話,我知道你是個輸得起的好姑娘。

Advertisement
穆熙妍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