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我才不會一直在這裡

1.

江寧有一個喜歡很久的男孩子,對方條件很好,但她也不差,兩個人做了多年的朋友,但總維持在朋友階段,沒辦法更進一步。

 

兩人平常的對話很正常,有時愚蠢有時溫馨,互損起來也絲毫不留情。出來喝酒的時候會彼此照顧,生病失意也能互相安慰。我們都覺得對方肯定知道她的心意,兩個人看起來也很匹配,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差一點點。

 

無奈的時候,江寧也會苦笑:「大概是緣分還沒到吧!」

 

她的桌上,放著一個小小的旋轉木馬音樂盒,是他送她的禮物,上發條之後會響起叮叮咚咚的音樂聲,三匹彩色小馬輪流追逐,轉來轉去都在原地。我總覺得這個禮物是有含意的,對方可能在暗示她:妳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江寧聽了大笑,說他才沒這個心眼,送這個禮物是因為她曾告訴對方,說自己膽子小又怕死,遊樂園裡的過山車海盜船都不敢坐,唯一能挑戰的就是旋轉木馬,還總被朋友恥笑。

 

第二天,她就收到這個禮物,還有一張字條:「以後我陪妳坐,笑的時候,我答應妳會小聲一點。」

 

江寧心裡一陣暖,隨口一句話被記得的心意,將她溫柔地擊中。

 

她陪他走過失戀的日子,事業的低谷,親友的衝突,在所有他需要她的時刻,都扮演一通電話就能趕到的角色。有一個晚上,對方喝醉了,凌晨三點半要她過去擋酒,江寧不顧自己第二天一早的飛機出差,帶著解酒藥就出門支援,又拖又扛地把男生送回家,自己只得到兩個黑眼圈。

 

我很不以為然:「妳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生了,熬夜容易老知不知道?」

 

她一邊保養,一邊和我視訊:「我也不想去,可是他說他需要我。」

 

「他不是有女朋友嗎?」我很生氣,「哪個有女友的男人,喝醉了會找別的女人?」

 

江寧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面膜,很久不出聲,後來才回答:「他女友不喜歡他喝酒,她去了兩個人肯定吵架。」

 

原來是個顧全大局深明大義的男人,失敬失敬。

 

看得出來她是鐵了心要等,讓對方一回頭就能看見,所以我不再多說。前幾天日本澀谷的忠犬八公像換了,我特別把新聞發給江寧。

 

「???」她回復我。

 

「妳看忠犬八公都等到主人了,妳還執迷不悟。」

 

江寧丟來一個翻白眼的表情。

 

我沒敢說出口的是,八公還比妳好一點,狗狗可以不求回報等待,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人類怎麼可能那麼情願,喜歡與付出得不到回應,心意終究會化成心灰。

 

2.

或許這樣說是不公平的,對方不是沒給她回應,每當江寧不開心,表示自己也想找個對象談感情滾床單,男人就會或真或假的著急,「那我怎麼辦?妳是我的靈魂伴侶」。於是她又心軟,暗暗覺得自己比較優越,和他身邊那些鶯鶯燕燕不一樣。

 

她對自己說,無論如何,靈魂都比肉體高級一點。

 

希望的力量是驚人的,能讓人懼怕生理的危險,卻在心理上開發無盡的潛能。這個嘴上說膽小又怕死的女孩,卻在感情中花盡所有的勇氣與毅力,守在同一個地方等待,說什麼都不走開。

 

那天江寧突然來電,問我有沒有空,能不能陪她去一個地方。我問她是哪,她卻不肯說,只要我跟著走。一路上,江寧都看著窗外不出聲,我看著她面無表情的側臉,什麼也不敢問,只是偷偷發了一個狀態,說明自己現在前途迷茫,隨時有可能被賣到深山野嶺,眾親友若有緣再見,人肉市場請出高價之類。

 

到了目的地,我抬頭一看,是一個遊樂園。

 

江寧二話不說,買了門票就拉著我進去,她目標明確,一手拿著地圖,一手拖著我,筆直地朝某個方向前進。我們在五彩氣球與絨毛玩具中間穿梭,四周都是香甜棉花糖和奶油爆米花的氣味,我看見賣烤雞腿的小販,想到自己還沒吃飯,但看見她臉上堅毅的神情,只能吞了吞口水。

 

終於她停了,聳立在我們面前的,是我這輩子見過最巨大的過山車。

 

江寧轉過來看我,我搖頭,退後兩步。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