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彭佳慧 / 愛,趁隙闖入

文/彭佳慧

 

那個時候,她已然結束一場長達多年的愛戀,在愛裡苦苦泅泳,也曾潸然淚下、有過歡欣喜悅⋯⋯每一天,她總是竭盡心力去愛、享受愛與被愛,能如此痛快的愛過一場,她覺得無愧於自己,即便痛,也概括承受,不過也因為傷得太重,對於愛⋯⋯有那麼點猶疑。

 

那段時間,她再度回到熟悉的PUB 駐唱,試圖找回對唱歌的熱情與悸動!

 

那是她尚未成為唱片歌手時的舞台,有長達兩年的時間,每當華燈初上,她在那一方小小的空間,聲嘶力竭的燃燒自己的音樂魂,台下的人隨著她的歌聲唱和,澎湃激昂的情感,往往教人筋疲力竭又暢快淋漓。那時候的她,很快樂!無比快樂,因為可以自由無拘的唱自己喜歡的歌,還有喜愛她的忠貞粉絲,總是經常為她加油打氣。之後和唱片公司簽約,成為歌手後四處奔波,讓她暫時中斷了PUB的演唱,然而午夜夢迴,她總隱約以為自己又站上那方舞台,盡情的熱歌勁舞,耳畔彷彿還聽得見,群眾激昂哼唱的聲音,感受到身上汗水淋漓的舒暢⋯⋯她這個來自南部的鄉下女孩,北上,無非就是一圓自己的夢想;她想唱歌,希望每個人都可以聽見她渾厚嘹亮的歌聲,幸運的,約莫兩年的時間,她如願美夢成真,發行自己的唱片,擁有屬於自己的歌曲,激昂的情緒,教她數度夜不成眠!

 

歌手生涯長達七年的時間,她擁有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每一首都唱得令人心碎,因而有了療傷歌后的美譽,只是她總覺得似乎少了些什麼⋯⋯她沒有答案,不知何故,那個初初北上,陪伴自己為時兩年的舞台,卻不時浮現腦海。

 

是倦了?她只覺得生命再找不到歡愉,雖然還是唱著自己喜歡的歌,從事喜愛的工作,但總覺得疲憊,彷彿從四肢百骸般竄出,感覺自己就要被淹滅⋯⋯毅然決然,她親手畫下自己唱片歌手生涯的休止符!

 

她要找回那個初初北上,對唱歌抱有無限憧憬、滿懷熱情,那個只要開口唱,就渾身充滿快樂能量的彭佳慧!就這樣輾轉七年的時間,她再度站上那個熟稔又陌生的舞台,隨著旋律搖擺,唱出一首首撩動人心的歌曲⋯⋯愛情也在此時趁隙,悄悄闖進了她的世界。那個時候,她已然結束一場長達多年的愛戀,在愛裡苦苦泅泳,也曾潸然淚下、有過歡欣喜悅⋯⋯每一天,她總是竭盡心力去愛、享受愛與被愛,即便最後以分手告終,也從無怨悔,因為那是她的選擇、她刻骨銘心的愛戀,給了她音樂的能量,激發她成為一個更好的歌手、一個更懂得自己的女人。

 

能如此痛快的愛過一場,她覺得無愧於自己,即便痛,也概括承受,不過也因為傷得太重,對於愛⋯⋯有那麼點猶疑。回到PUB演唱期間,有段時間,她不怎麼愛出門,連朋友也懶得見,日子就是往返在PUB 和住家之間度過,生活除了唱歌還是唱歌,沒有其他消遣。

 

快樂的感覺還是消失無蹤,屬於生命的熱情活力依然欲振乏力⋯⋯終於她撥了電話給朋友,當時朋友與男友和男友的好友餐聚中,苦口婆心的要她加入行列,儘管百無聊賴,她還是興趣缺缺,只是朋友仍不死心⋯⋯後來朋友頻頻催促,要她不要故步自封,老是窩在家裡,不肯出門,一次又一次,半是利誘半是脅迫性質,無論如何都要她走出家門。終於拗不過朋友的要求,她加入他們某一次的餐聚,見到了那個此刻被她戲稱為老王、後來成為夫婿的男子。


並不是所謂的一見鍾情,耳聞他也曾到PUB 聽她演唱,兩人相處就如一般朋友,沒有特殊之處,不過倒是經常一群人一起吃飯。也許是這樣吃出了情誼?她其實也沒弄清楚,等到察覺時,兩人已經開始談起戀愛,只能說一切都是緣分。「在適當的時機,遇見對的人。」大抵就是這樣開始的。不過,她曾明確的表態,自己是不婚主義者,更無意願懷孕生子,他也無異議。只是就像溫水煮青蛙,他用自己獨特的方式,教她悄悄卸下心防,在相戀三年,婉拒了三次之後,終於允諾了他的求婚。只是想起自己委實殘忍,為了讓他斷了對她的愛戀,竟然說出那樣的話!

 

「我喜歡瘦高的男生。」

「我會減肥。」

「我討厭禿頭。」

「我會使用生髮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