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這世界只靠暖男是不夠的。

 

相信很多熟齡女子都會有這樣的不解,她明明事業不賴、朋友不少、男友不錯,但她就是提不起勁,快樂不起來。

 

我一直找不到適當的字眼形容這樣的處境,看了電影,我找到了,那就是「溫度」。

 

編導傅天余藉著孕育下一代的議題,不管是自然受孕,或是冷凍精子、卵子,溫度都是保持「活著」的關鍵因素。而女主角的職業是冷凍食品業者,這又是另一個講溫度的品項。小傅導就是有辦法告訴你一個故事,讓你可以把冷冰冰的冷凍食品連結到暖心的母愛。

 

她再把約會場景放到溜冰場、放到冰天雪地的北歐,把女主角內心世界的溶解放在冰肉的冷凍庫、崩解放到了冰箱的結冰,她不斷試探人性的冰點,挑戰人與人關係中那微妙的溫度。

 

如果,你到目前為止,都能明白我說的,那麼我想你也會懂為什麼傅天余會選擇用明亮乾淨的視覺,以及跳躍的節奏,來講述這個其實好大好大的生命題目。

 

因為我們再也禁不起半點重量啊,或說,暫時不想再感覺到重量。

 

這樣很好,美美的、輕飄飄的,帶我們暫時飛離這被現實磨難的軀殼,漂浮在人群網絡之上,用演員的俊與美,看看我們自己這被生活摧殘的故事。

 

是的,當電影結束,我們都知道哪有可能這樣就找到愛我們、我們也愛、溫度很對的人,套句林依晨在本片的台詞:「我當然知道啊 還用你說喔?」。

 

但做個夢,又何仿。

 

在我的臉書分享《我的蛋男情人》觀後文底下,有人留言說:「暖男是稀有動物」,而我回他:「這部片不是暖男暖女的問題~」。其實不單單是這部片,而是整個人生都是一樣的,你不能光是期待著別人的溫度,該問問自己,喜歡什麼樣的溫度、適合什麼樣的溫度,以及,自己到底能給出的又是多少呢?

 

這真的無法讓別人給答案,如人飲水啊。

 

 

圖說:「溫度對了,就對了。但你得先有感覺才行。」(圖/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