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沒有太晚,只有不為

最近因為工作,搭飛機的次數過於頻繁,頻繁到什麼地步呢?拖著行李進門之後,箱子直接就地攤開,只需要替換裡面衣物,護照也隨時在包裡待命,根本不需要拿出來。那天在櫃檯辦理手續,地勤人員與我的對話如下:

 

「穆小姐又見到您了,今天班機還好,只延誤一個小時,這是您的登機證和lounge pass。」

 

「謝謝,對了,休息室樓下的KFC裝修好了嗎?」

 

「唉,還沒呢,工程部一直拖,不過就算開了,您也不能吃吧?」

 

「…..我聞聞香味的權利都沒有嗎!」

 

飛得多了,延誤變成日常,取消計算在內,我拖著行李在登機門之間,低著頭也能摸索出方向。

 

那天班機又晚點,交稿底線逼近,我挑了一個靠窗明亮的位子,打開電腦準備好好利用時間,這時有兩位老人家走近,我連忙把椅子上的背包放在地上,他們向我道謝,顫巍巍地坐下。

 

我偷偷打量他們,應該是一對夫妻,丈夫年紀很大了,光禿禿的腦袋,皮膚上滿是大小不一的老人斑,穿著一件細格子的襯衫,衣領和袖口都很整潔。妻子比較年輕,但頭髮也已經斑白,斜揹著一個帆布包,手上還提著好幾個紙袋。

 

她先讓丈夫坐下,問他累不累,要不要喝水吃東西,他搖搖頭,拍著妻子的手說,妳休息一下,別老擔心我。

 

圓滾滾的老太太笑了。

 

這個時候,另一位老先生走過來,問他們是不是也去北京,三個人交談幾句,他順勢坐在老夫妻旁邊,掏出手帕擦擦臉上的汗。後來的老爺爺年紀沒前面這位大,我不太會評估人的年紀,但他還有十幾根頭髮,應該比較年輕。

 

不知道是因為班機延誤,還是被我的邏輯驚呆,同事聽了我的理論,連吐槽的力氣都沒有了。

 

或許是被爺爺奶奶帶大的緣故,我從小身邊都是長者,很喜歡老人家,總覺得他們每個人都是一個寶藏。三位聊了幾句,老夫妻說要去北京看兒子,要待一個月。

 

「這麼久啊!」頭上有毛的爺爺表示驚訝。

 

「是啊,反正現在閒的是我們,時間多嘛!」無髮之徒爺爺笑笑。

 

「你幾歲啦?我也是去看孩子的,那你身體還挺硬朗,我快八十了,坐飛機都覺得好累。你兒子怎麼不回來看你,省得你跑一趟。」

 

「他呀!他今年八十九了。」老太太憐愛地看著老伴。

 

「沒辦法,兒子工作忙,」爺爺摸著光頭回答,「俗話說得好,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哈哈哈!」

 

他們三個人都笑了,接著聊起這次去北京,兒子安排了什麼行程,他們要去哪裡吃哪裡玩,又互相展覽自己帶了好東西去,年輕的爺爺擔心手信帶得不夠,怕孩子們不夠吃,等等得趁有時間再去買一點。

 

我想起高中的時候,奶奶也飛到加拿大來看過我一次,當時七十幾歲的她,早已拒絕長途飛行,但因為那年暑假我們沒時間回去,於是她顛簸著來了。大家一直告訴她什麼都別帶,人來就好,可她出現的時候還是大包小包,零零碎碎拎了一堆。

 

愛就是心甘情願為你折騰。

 

過了不久,廣播響起登機的通知,空服員過來請老爺爺先上去,他向剛認識的同伴道別,開心得像小孩子。

 

「再見!再見!」

 

「你們保重啊!玩得開心點!」

 

「好好好,在我們這個年紀,看一秒就是賺一秒,哈哈哈哈!」

 

我和年輕爺爺目送兩夫妻進入登機門,看著他們對未知仍然充滿期待,突然覺得很感動。

 

我想到海底總動員第一集裡面的海龜Crush, 小丑魚爸爸馬林在分別的時候,對遠去的他大喊,你今年幾歲?Crush一邊在洋流裡漂浮,一邊悠然回答,一百五十歲了,朋友!還是小夥子哪!衝啊!

 

在登機之前,我拿起手機,把剛剛拍的這三位老小孩的照片發給我爸。

 

「老爸,我要登機了,剛剛旁邊坐著一對老夫妻,要去看兒子。那個爺爺年近古稀,皮膚都皺起來,頭也禿了,臉上都是老人斑,我馬上想到你…」

 

我爸已讀不回,大概是在思考怎麼和我脫離關係。

 

「他精神還很好,耳聰目明,和太太互相照顧,讓我很感動。」

 

「爸爸你以後一定也會這樣的,會活到耄耋之年,就算沒有頭髮,走路需要攙扶,和媽媽還像一對開心的孩子,覺得世界新鮮可愛,到處走到處看。」

 

過了幾秒,我那不苟言笑的爸爸,傳回來幾個字。

 

「但願如此,我永遠愛妳。」

 

這個世界與愛的人一樣,沒有太晚,只有不為。多看一秒,賺一秒。

 

衝啊。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