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 / 小兔子與大野狼

1.

我聽見這個故事的時候,正在和一寧大吃牛肉鍋,她猶豫了一陣子突然開口:「我有一個很悶的故事要告訴你。」

 

我回答:「哇不要吧,那還不如看新聞聯播。」

 

她大眼睛一瞪:「哎呀!不是聽了想睡的悶,是聽了心塞的悶。」

 

我哭笑不得:「謝謝你,我家樓下最近有個小胖子在練小提琴,每天下午都像殺雞,還偏偏不給那隻倒霉的鳥一個痛快。上次有路人經過報警,以為樓上發生兇殺案。我要是吃飽了撐著想體會心塞,搬張椅子坐在他家門口就好,不用勞駕您了。」

 

她長筷子一伸,把撈勺裡的吊籠肉都挾走:「你聽不聽!」

 

「欸欸欸你這女人怎麼這麼衝動,」我把肉挾回來,「說吧說吧,我聽就是了。」

 

以下,是田螺姑娘的故事。

 

2.

小許是一個條件很好的男人,高薪金融業的工作,相貌中上,每週上三次健身房維持身材。他有點幽默感,不拘小節,和三教九流的人都能聊上兩句。像許多條件好的人一樣,小許身邊沒有固定對象,並且不以為意。

 

事實上現在男女朋友這個定義越來越輕薄,我身邊的男性朋友甚至說,除了白紙黑字領證的老婆,其他女性交往再久都只是好朋友。

 

這想法也沒什麼錯,起碼比打著戀愛名義騙身體的好。沒有固定女友的唯一問題就是生理需要,於是小許偶爾使用交友app,在網絡平台上與異性維持心照不宣的關係。

 

他會先約女孩子出來吃飯喝咖啡,如果感覺不錯,甚至還會去看一場展覽或是電影。小許是個有風度與禮貌的人,除了買單,開車門拉椅子不在話下,有時候還願意扮演知心哥哥的角色,聆聽那些瑣碎的女孩心事,並給予建議。雖然大部分夜晚,結局都以小許家的床為總結,但他很努力打造一個良好的用戶體驗。

 

「這不是什麼高級的事,但最起碼,我不希望被當做一個低級的人。」小許曾苦笑著說。

 

直到他遇見田田。

 

3.

小許是在交友app上遇到她的,田田顯示是新用戶,毫無人氣,頭像也有點呆,應該是證件照;沒有仰角45度,沒有磨皮修圖,穿著簡單保守,看不出來有沒有胸。換句話說,根本不是小許的菜。

 

但他偏偏點進了她的主頁。

 

後來小許回憶當初的舉動,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仔細想了想,給了一個老套的理由:「可能是因為她長得有點像我的初戀女友。」

 

一樣清秀的五官,認真的神情,在越走越遠的網絡世界裡,她勾起了小許的一絲陳年舊事。

 

他和田田聊了一陣子,知道她剛搬來這個城市工作,沒什麼朋友,在公車上的廣告牌看見這個交友app的廣告,於是試著玩玩看。小許承認,他一開始完全不相信她的話,畢竟套路那麼多,扮清純也是招數的一種。

 

但信不信是一回事,約不約又另當別論,他駕輕就熟地訂下見面時間,地點是一間中高級的餐廳。田田到了,略顯緊張,一看就和小許是兩個世界的人。小許顯現紳士風度,用幾個笑話把她逗笑了。田田終於放鬆了一點,喝湯的時候,小許注意到她猶豫了一下:「怎麼了?不喜歡?要不要換?」

 

她連忙搖手:「不用不用,很好。」

 

吃完飯,他建議散步,田田溫順地點頭。倆人在涼爽的夜風中並肩而行,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她說自己是售貨員,於是小許禮貌性地詢問她的工作狀況,田田中規中矩地回答。交談中他發現,這個女孩子說的話真實性蠻高的,起碼她的言行舉止都不像故意掩飾的老手。他開始相信,田田或許真的是以交朋友為目的才和他出來的。

 

這時一輛車快速經過,小許連忙將她拉進自己身側,順口說:「妳走裡面,安全一點。」

 

田田的臉,霎時就紅了。

 

走到小許家附近,按照他平常的流程,這時候會用不同的藉口,邀請女孩子上樓。但這一次,小許遲疑了。

 

他覺得自己眼前的是一隻手無寸鐵的奇葩小白兔,勝之不武。

 

「我開車送妳回家吧!」他開口。

 

田田揮手表示不用,說她可以坐捷運回去。

 

「你快去休息,你剛剛不是說,每天工作都很累嗎?」

 

有嗎?小許納悶,但他也不爭辯,這個晚上太出乎意料,他一時反應不過來,於是含含糊糊地向田田道別,上樓了。

 

臨睡前,他才想起吃飯的時候,田田曾問他做什麼工作,他開玩笑回答高中老師,她說一定很累吧!

 

小許點點頭:「累啊,每天都好累。」

 

他亂編身分不是第一次,大多數女孩不是深信不疑,就是毫不在意;可這是第一次,有人將他隨口說的話,牢牢記在心裡。

 

4.

本來這件事就算翻篇了,小許也沒想太多,直到過了幾天,田田發了訊息,說自己包了薺菜餛飩,要拿給他。

 

「你不是說過你喜歡吃這個嗎?我打電話回去問我媽,她教我做的。」

 

「這……」小許懵了,最後只擠出一個問題:「這個季節沒有薺菜呀?」

 

「公司同事上個月去郊外踏青,我記得看到過,所以坐車去找,不過拔到的不多,只能包一點點,」在小許家樓下,田田不好意思地說。

 

接過那一小袋生餛飩,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那幾分鐘的沈默,讓氣氛更加尷尬。

 

田田似乎意識到了小許的為難和自己的唐突,連忙補上一句:「煮的方法我寫在字條上,就放在袋子裡,很簡單的。」說完轉身就走。

 

「喂!」小許叫住她。

 

「還是妳幫我煮吧!」他揚揚手中的餛飩,「我怕燒了廚房。」

 

那一夜,田田沒有走。

 

 

5.

第二天早上,小許要出門上班。他的想法是,把女孩子趕走是非常沒品的行為,紳士應該讓對方睡到自然醒;反正他家不放值錢的物品,不用擔心丟東西。他出門前會留下字條,寫明食物飲料在冰箱,盥洗用品可以自由使用,門會自動上鎖,帶上就行。

 

田田留下過夜的那次,他也是這樣處理的。

 

白天他忙得頭昏眼花,下班回家開門的那一刻,小許懷疑自己在作夢。

 

他那略顯髒亂的王老五之家,被整理得一塵不染,玻璃擦得發亮,連廚房抽油煙機的風扇都被拆下來洗過,浴室閃閃發光,馬桶刷得比盤子還乾淨,淋浴間有點堵塞的出水口都暢通無比。

 

他以為遇到了童話故事裡的田螺姑娘。

 

「老實說,她把我家搬空我都不會那麼震驚。」小許苦笑。

 

他連忙發訊息給田田:「妳幹嘛幫我打掃房間?」

 

田田很快回覆:「我今天休假,反正沒事啊!」

 

小許有點生氣:「這不是妳該做的。」

 

田田過了一會兒才發來一行字:「我做錯了?對不起。」

 

小許不忍:「我不是生妳的氣…算了,沒事。」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