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星聞

穆熙妍/在谷底接住你

1.

我最近快被煩死了,考慮換電話號碼,再不然就搬家。

 

事情是這樣子的,飛熊是我很多年的朋友,客觀條件不錯,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最近分手了,因為對方想結婚,但飛熊一直下不了決心。拖了一陣子,女生意冷心灰離開,本來這也是常見的劇情,但在她走後,飛熊才發現自己沒有她不行。

 

這就有點複雜了。

 

我這個人一直是用盡全力在一起,轉身之後不回頭的擁護者,所以不相信挽回這件事。告別之後再痛苦,我都寧願蹣跚向前走,不想終生盯著一個有裂縫的瓶子,假裝它沒有發生過。

 

「那是因為你沒那麼愛吧!」飛熊不苟同。

 

「要是你真的那麼愛,怎麼會讓她走?」我冷笑。

 

「因為我蠢!我知道我蠢!」他抱著頭,「我已經很痛苦了,妳沒看見嗎?」

 

我不知道飛熊是不是真的蠢,畢竟有時候人想挽回是因為不甘心,但我很確定痛苦的不只是失戀的他,還有倒楣的我。

 

自從飛熊分手之後,他開始變成我的最常聯繫人,不管我是在工作睡覺吃飯運動,都會收到他看起來都可憐兮兮的兩個字,「在嗎...」,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對話截圖,以及超過一小時的心理諮詢與電話會議。飛熊與前任目前還保持著朋友關係,我私下覺得這比一刀切更慘,因為虛無飄渺的希望像是個蝴蝶結,再美的命運也是窒息,還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痊癒得快。

 

但飛熊不管,他覺得只要對方還願意回應,就沒有不可能,於是在他堅持之下,我們訂了「求冷撲」挽回三部曲。第一步想當然是懇求,苦求,哭著求,第二步是冷靜,冷淡,冷處理。

 

「第三步...撲?是什麼?」我一頭霧水。

 

「撲就是以各種角度,各種時間,各種速度,撲。倒。她。」飛熊一本正經回答,「先睡了再講。」

 

「...你是認真的嗎?」

 

他點點頭。

 

「你是不是以為自己是金城武?」我瞠目結舌,在親友上社會新聞前制止他,是做朋友的義務。

 

「武?對!妳說對了!」他一拍桌子,嚇得我一陣哆嗦,「就是要動武!肉搏!」

 

我默默戴上了口罩,記者無處不在,我得避免和這個傻逼拍在一起。

 

 

2.

飛熊的第一步是求,他照三餐發訊息給前女友噓寒問暖,對方回是回了,但往往是八個小時後。他問我這代表什麼意思,我想了想回答,除非她進了美國中情局,每天使用手機的時間遭合理限制,不然就是對他沒興趣。

 

飛熊不聽,改用禮物攻勢,他上網訂了一個前任一直想要的烤箱,準備送去她辦公室。到這個地步,我覺得不能不出手了。

 

「你真的覺得送女生家用電器是挽回的好辦法嗎?」我問他。

 

「可是她心心念念這個好久,這是她真的想要的,」飛熊振振有詞。

 

「...那起碼可以不要把烤箱送到她公司吧?」我嘆一口氣。

 

「為什麼?你們女生不都喜歡在大家前面收禮物?」

 

「你想過她一個人要怎麼把這麼重的東西搬回去嗎?蠢豬!」我提高聲音,「還是你要製造機會讓別的男人幫她搬你送的禮物去她家?」

 

飛熊恍然大悟。

 

「這封千字長信又是怎麼一回事!」我手插腰,拎起一個厚厚的信封,痛心疾首得像是一代詠春宗師看著突然使出高腿的大弟子。

 

「我...我有很多話想藉機會和她說...」飛熊縮成一團。

 

「說你個頭!」我把信摔進垃圾桶,「婆婆媽媽的男人最小氣,送禮的藝術就在於用心用金而話少,只准你寫一個字!」

 

飛熊戰戰兢兢地寫下,enjoy.

作家/主持人/知名藝人/時尚博主/同聲傳譯/暖心好友 她走過很多路,見過很多人,有過很多不同的人生角色。 她見過愛情本來的樣子,抵擋過浮華欲望的誘惑── 才更懂得心底的那一點真。